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冥冥中(第三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364.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这当然算是我的事情。”林意没有矫情,他很认真,面对老人的这句话,他脑海之中想着的,是无论陈宝菀还是萧淑霏,对他而言当然都是极为重要。

    他喜欢萧淑霏,石憧当年和他打趣,甚至直接喊萧淑霏是他的媳妇儿,而陈宝菀和石憧一样,也是他的死党。

    甚至不说这些人,若是今日有危险的是萧素心或是齐珠玑,他也绝对会不计一切危险,竭尽所能的去相救,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

    真正的朋友和爱人之间,他认为必定是如此,否则又如何算是真心?

    只是能不计自己的生死安危而如此做,对于这名见惯世故的老人而言,他在心中对林意的评价自然又高了数分。

    他虽然老,但并不古板。

    在他看来,有些事情只需要最后的结果是好的,那过程曲折一些,或者作出些妥协也是值得。

    相比这点,他的许多学生反而更加迂腐一些。

    因为身世所限,很多军方的将领可能并不会喜欢林意这样的罪臣之子,但在他的眼睛里,林意拥有一切优秀将领的潜质,而且和他最欣赏的几名学生一样,林意还拥有那种令人热血沸腾甚至跟随的特质。

    “应该是陈家。”

    他温和的看着林意,轻声道:“我知道陈家有很多人在附近的山林中出现过,那么大的阵仗,应该是你说的陈家的千金无疑了。”

    “是陈宝菀?”

    林意的身体有些微微发冷,他看着这名老人,轻声而急切的问道,“那是否知道她现在有可能在哪里?”

    “陈家的那些修行者…哪怕是一半人,都比我们这里所有人加起来厉害许多。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恐怕你就算能够赶得过去,也不会有什么用处。”叶惊缓声说道,“更何况你现在的状况不容乐观,若是我没有看错,你方才对付那名北魏修行者,吞服的应该是龙血丹。这种虎狼药,会大伤元气,你很难再像之前一样战斗。”

    事关修行隐秘,林意无法解释其实龙血丹这种药物对他此时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损伤,他想了想,道:“总不能什么都不做,若是您知道他们所在的方位,我还是希望您能告诉我。万一…万一此时北魏的阴谋还没有发动,万一我能够尽快将消息传递到她面前,总会好一些。”

    “而且…”林意顿了顿,道:“旁人给她的军情,在未确实的情况下,她有可能未必相信,但是我告诉她的事情,她一定会相信。”

    “那这件事,我会尽量按两条路同时去走。”老人对着身旁的两名近侍说了几句,然后那两名近侍分别离开。

    他再转头对着林意轻声解释道:“我会安排人先传出军情,同时我会设法去问陈家的那些修行者此时有可能在哪里活动。”

    “多谢。”

    林意很欣喜,他再次对着这名老人躬身行礼。

    “说了别人的事情,那该说说你自己的事情。”老人温和的看着他,缓缓的说道,“我和你说了这么久,却并未感知到你有多少真元气息,再加上之前的战阵,你所用出的那些手段,在我判断,你的修为并不高,只是肉身力量很强大…那么,有关你的修为,我能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地方?你应该明白,现在在这片山林里,什么都没有修为和力量重要。”

    林意也听得出他的好意,也明白对方并没有探究自己修为和所修功法的意图,所以他也没有解释什么,也并不客气,道:“这些纯粹提灵的灵药对我现在并无大用,若是有和增强肉身有关的灵药,却是正佳。”

    叶惊微微的一笑。

    他眼睛深处却有些微微的遗憾。

    他无法从林意的身上联想到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大俱罗,他也不甚喜欢看那些偏门的典籍和笔记,所以他虽然博学,但是在不同方面,他甚至都不知道大俱罗这样的人物,他只是以为,林意之所以拥有这样的战力,只是在刻意朝着肉身炼体的方面发展。

    但对于他这种正统的修行者而言,那种肉身炼体自然是小道。

    到了承天境之上,少了诸多真元妙用的肉身炼体者,很难和他这样的剑师抗衡。

    但他毕竟豁达,任何事情也不可能完美,尤其是现在灵荒到来。

    于是他点了点头,也诚恳的说道:“现在灵荒已至,眉山这样的际遇今后可能不太会有,你选择这样的修炼道路,也未必不是聪明的做法。”

    林意毕竟没有彻底坦白,而且他看得出来这名老人接下来还有话说,所以他没有说话,只是听着。

    老人对着身后的一名侍者低语了几句。

    然后那名侍者和周围的一些人准备了一些东西,装入一个布囊之中,递给了老人。

    老人又递给了林意,道:“这是我和我学生们的一些心意。”

    林意没有拒绝,坦然收下。

    “你也很不错。”

    老人温和的目光落在了林意身后的元燕身上,他赞许的说道:“你即便也没有多少余力,明知危险,却还一直跟在他身后不弃,也是有义。”

    元燕垂着头,似是羞涩,只是听着他的这句话,她却是很想笑。

    “什么智者,什么三清老人。”

    她想笑,不只是因为叶惊此时的这句话,还在于之前他和林意的对话,她现在很希望这名老人真的能问来陈宝菀的去向,这样一来,她只要继续跟着林意,或者便能真正的接近到陈宝菀的身边。

    她先前花了那么多力气布局,却反而被南天院的那些人反摆了一道。

    现在若是因为这个南天院新生反而真正的到了陈宝菀身边,那岂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岂不是美事?

    “男女有别。”

    老人的一名近侍,也是一名修行者到了元燕的身前,递给了元燕一份伤药,同时说了这四个字。

    这意思简单不过,因为你是女子,所以便不方便帮你疗伤了。

    “多谢。”

    元燕觉得这些人也有趣,她忍住笑,轻声的说了一句,接过伤药,“我自己可以。”

    “其实我大致知道陈家的修行者在哪里。”

    接着她认真起来,又轻声对着林意和叶惊说了一句。

    这句话她没有说谎,陈宝菀最有可能在哪里,除了陈宝菀和南天院那几个人,恐怕现在没有人比她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