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南北差异(第二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366.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周景宗心头一片茫然。

    他看着林意告辞离开时心头都很茫然。

    就只是这样一句话,他就成了三清学派领袖的学生?

    对于他这种出身于六同郡的学生而言,若是被三清学派里某个大贤看中收为部属,就已经是幸运至极的事情,甚至传到六同郡,恐怕会整个郡都轰动,光大门楣。

    他呆立在石砾地上,怎么都觉得不太真实。

    “万物有灵,觅食生存为灵长根本,但德行却将各类生灵自分等阶,有些生灵无德,便被视为牲畜,有些生灵有德行,更不只对同类生有慈悲心,便被认为圣贤。在我学派看来,德为根本,德而重礼,知廉耻,懂仁孝,方算是合格。既然你不反对林意让我收你为学生,那你还不过来见礼?”

    老人看着这名茫然的少年,温和的说道。

    周景宗的身体再次巨震。

    他从不真实开始变成真实,他浑身大汗淋漓,知道这名老人既然如此说了,便意味着真正已经承认收自己为学生。

    三清老人虽然经常在外面讲学,但是能够跟随在他身边的亲传学生,却是少之又少。

    更何况这些话语虽然温和,但却包含着许多道理和要求,实是拜入门下之后的第一堂课。

    他既是震惊,又是惶恐,顿时拜伏下来,对着三清老人行了一个大礼,道:“学生周景宗,见过老师。”

    “你是如何见了林意?”

    老人颔首,算是见礼,然后问道。

    他觉得林意很有趣,也很好奇林意为什么会特意折返回来,将这名六同郡少年推荐给自己。

    周景宗不敢有隐瞒,细细的将自己如何遇到林意,又如何加入铁策军来到这里说了一遍。

    “你加入铁策军,是因为别人不愿意加入铁策军,是因为觉得铁策军这样的军队其实才更值得尊敬?”老人细细的听完,也认真的问道:“你想以自身的做法,改变许多人的想法?”

    “自幼所读的书,都教人明理,教人正身,教人不以名利物欲为重,然而到了真正做时,大多数人却都不是如此。”周景宗如实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总有些人要做些别人认为是傻的事情,总有些人要追求自认为对的道理,我这么做,哪怕多有几个人认为我做的是对的,便是值得。”“有些人知利而不知廉耻。”老人感慨的笑了起来,他越发看重林意,“我们三清学派讲的就是身体力行,自己做事,不用多说,让别人来看礼义廉耻,自行在心中判断。今后不管如何,我希望你不忘今日和我说话时的本心。”

    “学生谨遵教诲。”周景宗再行大礼。

    “走吧。”

    林意走到元燕身侧,对着她说了一句。

    元燕怔了怔,“你不阻拦我了?”

    “我只是担心你的伤势。”林意无可奈何的看着她,道:“既然你决意要去,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到时要是遇到我无法应付的危险,你便自己逃了。”

    “谁要你担心我的伤势?”元燕在心中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但下一刻,她却是沉下眼睑,在心中也郑重的想道,看在你这般认真在意我伤势的份上,将来若有可杀你的机会,我也说不定放你一次。

    然而她虽然心中的确如此想,也只不过是说不定。

    因为她所处的位置不同,因为她的所见,比一般人所见的世界更为残酷和真实。

    ......

    按着元燕指点的方位,两人出了这片石林,沿途有不少将领和军士,都是纷纷和林意或躬身,或颔首为礼。

    他们都见着了林意这名年轻的修行者在战场上的表现,虽然其中大多数人和林意素不相识,甚至到现在都未知道林意的姓名,但是心中却都是好生敬服。

    往日里所有的将领和修行者身穿战甲看起来都很威武,尤其有些修行者身上的衣甲或是手中兵刃天生都和寻常军士的不同,看起来不凡,然而不管如何看起来威武不凡,到了战场上,才能看得出这人是真正的强悍,还是懦弱。

    林意尽可能的回礼,出了石林,山林里迅速变得静寂起来,空气也不像那片混乱的战场上到处尘雾弥漫,幽静的树木间笼罩着一层清光。

    顺着溪水的声音,林意先行找到了一处水源。

    他胸口的蟒珠没有任何的变化,他小心的尝了一些,确定从石缝中涌出的山泉没有任何的问题,这才狂饮几口,将随身所带的水囊加满。

    林意口干舌燥的感觉被冰冷的泉水冲淡,他开始慢慢的咀嚼着行军食粮,然后打开了三清老人赠给自己的行囊。

    他对元燕其实没有什么防备,他当然怎么都不可能想到,这样一名看似寻常的南朝少女,竟然会是北魏的长公主。

    三清老人身边那些近侍交到他手中的这个包裹看起来很普通,外面是一张看上去也并不整齐的牛皮,然而内里却是衬着棉布。

    当干净的棉布打开时,无论是林意还是他身侧的元燕,全部都愣住了。

    里面的东西其实很简单。

    唯有一块用软腊封着的块茎,一页薄薄的紫金纸片,还有一个白玉丹瓶。

    只是这块茎即便用软腊封着,哪怕是林意此时的嗅觉极为灵敏都没有嗅到独特的气味,然而隔着一层白色的薄腊,块茎内里淡金色的光华,却还在隐隐透出。

    这就是一块地仙翁药王。

    林意愣了数个呼吸的时间,他将这块药王拿了起来。

    的确就是如此。

    隔着薄薄的腊层,他看清楚这块地仙翁药王通体就像是色泽浓郁的琥珀,和他在阵中所见的那块地仙翁药王一样,只是这块尺寸略小,只有一个拳头大小。

    原来那片石林不只是产出了一块药王,在他看到那块药王之前,三清老人和他的近侍们,其实也已经得到了这样的一块。

    光是这块药王,就已经是一份重得惊人的大礼。

    元燕的双唇微启,久久才合上。

    她也很清楚这样一块药王的价值,她都开始有些怀疑这些南人的价值观是不是出了问题。

    “我已经给过你一块地仙翁。”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将这块地仙翁收好,然后对着她轻声说道,“灵荒已至,我有不少至交好友也很需要这种提灵灵药,我想要带出去给他们。”

    元燕点了点头,她的眉头又不自然的皱了皱。

    不只是三清老人,现在的林意也是这样,给她的感觉是否真的南朝和北魏人对于事物的看法真的不一样?

    难道南北之间,许多想法和习惯真的有本质性的差别?

    她并不知道林意所修的大俱罗功法不需要这种提灵灵药,在她看来,若是换了自己,自然第一时间吃掉,哪里还会留给别人?

    林意捏起那页薄薄的紫禁纸片,在林间昏暗的光线里看清上面字迹的同时,他再次震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