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真与假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370.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p>    “这些都不重要。”

    罗烈侑听着林意的骂声,并没有生气,反而微笑着说道:“你若是经历过我所经历的那些事情,恐怕也会像我一样认为。现在的问题在于,你若是真的想逃,我会用很残忍的手段杀死她,或许在她死之前,我还会做出许多在你看来人神共愤的事情。”

    “像你这么无耻的人,到底还有什么在意的?”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看着这名游击军将领,“不要叫我猜,我懒得和你这样的人猜。”

    “你所修的功法。”

    罗烈侑看着他,异常简单的说道:“从南天院到这里,一路上你力量提升太快,而且在最后一个月,你很多时候都进入了内息的阶段,但是你偏偏并非依靠吸纳天地灵气修行,而且从你的身上,就连我都感觉不到多少的真元气息,所以你的功法十分独特。”

    元燕在罗烈侑说任何话语,哪怕他说出会对她做些人神共愤的事情时,她都只是在心中怒骂,但神容不变,心境其实并无多少剧烈的波动。

    然而听着罗烈侑的这些话,她开始觉得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

    内息对于修行者是一种很奇妙的状态,若是纯粹以灵药壮大肉身力量的武者,绝对不可能进入这样的状态。

    “其实很简单。”

    林意看着罗烈侑,“我修炼的是南天院一名名叫何修行的前辈交给我的一门叫做无漏金身修行法的功法。”

    “何修行?”

    不只是元燕,连罗烈侑都是脸色微变,心境剧烈的波动起来,“南方三圣之一?”

    “南方三圣?”

    林意自己也很感慨。

    他也很狡诈,被齐珠玑说成是南天院之狐,他十分清楚谎话要是让人相信,最好便是半真半假,所以他抛出了无漏金身修行法,当然他自己很清楚无漏金身修行法并非关键,关键是大俱罗之道。

    南方三圣对于修行者的世界是高高在上,无法触碰,绝大多数修行者只知道南方有这样三名修行者存在,但具体姓名却是连诸多典籍之中都没有记载。

    他在齐天学院藏书楼遇见的瘦高老人是神惑境之上,那必定是三圣之一,所以他也曾怀疑过,这何修行恐怕也是同等的人物,只是不敢肯定,但现在这罗烈侑如此反应,却是隐然揭示这个事实...那名传授自己无漏金身修行法的人,也是三圣之一。

    传说中的南方三圣,自己居然亲眼见到一个,另外一个传授自己法门,这样的经历,恐怕他亲口告诉齐珠玑,齐珠玑都不敢相信。

    只是罗烈侑信,元燕也信。

    因为罗烈侑是雍州军出身,而且他们接受皇命去南天院,其中一部分同僚封山,便是要对付南方三圣之一的何修行。

    他十分清楚,南方三圣之一的何修行,之前就自困在南天院的荒园,此次南天院提前迁院,其实便是南方三圣的大圣沈约要在寿元耗尽之前,亲手杀死何修行。

    罗烈侑在游击军之中官阶并不高,只是他属于皇帝心腹军队,而且他的身份并不像看起来这么简单,他既然能够知道这些事情,元燕这种统管着北魏安插在南朝的绝大多数细作的人,知道的自然不可能比他少。

    “竟然是何修行的弟子?”

    她比罗烈侑更清楚当年何修行为何自囚于南天院,她也甚至知道无论是沈约还是何修行,此时都已经不在这世间。

    若是她的情报没有任何的问题,那林意便是何修行的最后一名亲传弟子。

    “我的要求也很简单,你将这门功法交给我,我便放你和她走。”罗烈侑的眼神迅速的炽热起来,越是像他这样的修行者,便越是清楚南方三圣那样的境界对于整个修行者的世界意味着什么。

    南方三圣那样的存在,对于这个世家,就像是天上的星辰,而他们这样的修行者,对于星辰而言,就像是微小的虫豸。

    “可是我不相信你的承诺。”

    林意摇了摇头,看着他,“除非你让她现在离开,我和你留在这里,这本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罗烈侑看了元燕一眼,他的回答很简单:“可以。”

    元燕的眉头微挑。

    然而也就在此时,罗烈侑却并未像他轻易答应的一样去做。

    他伸手一掌,拍了出来。

    和他体内的真元给元燕的感觉一样,当他此时体内的真元顺着经络涌向掌心,汇聚在掌指之间时,元燕只觉得有许多股阴暗的暗流如同章鱼的触手一样,令她感到异常不快的延伸在空中。

    一股暗灰色的光焰出现在罗烈侑的手掌边缘。

    林意胸口的蟒珠亮了起来。

    在这一刹那,林意嗅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

    他此时看清,罗烈侑的双手上,也戴着一双薄薄的拳套。

    拳套是淡淡的灰色,但很透明。

    拳套的表面本身很平滑,但是在此时他真元的冲击下,却是有细小的颗粒隆起,肿胀。

    这让他联想起林间的蛤蟆。

    但是与此同时,这种熟悉的气息让他明白,之前他在溪水畔发现的毒并非来自于那片石林战场,而来自于这人的拳套。

    若是他身上没有这种奇特的蟒珠,他喝下了那里的水,恐怕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便被这人俘获。

    如此说来,这人早已知道自己的路线,早就在自己有行进的路上等着自己。

    那除了自己,还有谁清楚自己的行军路线?

    那自然便是宿卫军的许宿。

    所以,那名让自己信任的宿卫军将领,其实和这人是一丘之貉。

    林意心中隐隐的愤怒起来。

    只是他来不及说任何的话。

    因为罗烈侑这一掌的掌势很快,快得他甚至来不及拔剑。

    他只有挥拳。

    一股可怕的力量从他的体内生成,然后汇聚在他的拳上,迎向对方拍来的这一掌。

    “啪”的一声脆响。

    然而就像像是大人教训小孩,轻易的打掉小孩伸出的手一样,当拳掌相交发出脆响,无数道诡异的力量,就像是隐匿在微风里的触手,就在罗烈侑这只手的周围形成,然后轻易的将林意的拳头扯向一侧空处。

    林意的这一拳落在了罗烈侑的掌上,然而在下一刻,却是落在了空处。

    罗烈侑的手掌继续前行。

    林意的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

    然而除了他身体本能反应的往后仰去,他已经来不及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

    这一掌落在了他的胸口。

    看似轻柔。

    然而轰的一声闷响。

    一股可怕的气浪在他的身前爆开。

    林意口中鲜血狂喷,他的整个身体连带着他背着的重物,往后飞跌了出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