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轰隆!

    这手掌在空气里穿行,真元澎湃,距离林意还有数尺,林意就感觉到神魂巨震,好像已经有一个浪头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这又是什么独特的真元运用法门?”

    林意眼前有些金星直冒,只是感知里,这名年轻将领最多也只不过如意境中期的真元力量,这种真元震荡音波扰神的手段虽然独特,然而力量对于他而言却是不足。

    更何况这名年轻将领虽然出手干脆,但毕竟不是战场上搏杀,杀意不足,对于他而言,出手速度也太慢。

    林意有足够的时间。

    他挺直了身体,握拳,然后对准袭来的掌心,一拳。

    闷雷滚滚的声音戛然而止,拳头和掌心撞击时的声音并不响亮,因为有着真元的缓冲,就像是有人用力的拍了一下马鞍。

    林意依旧挺直了身体一动不动。

    他看着这名贸然出手的年轻将领,嘴角一丝嘲弄的意味这才不自觉的荡漾开来。

    然而灵仰惑的面色却是剧变。

    一声痛呼的低喝声响起。

    一股令他觉得难以抗衡的大力,让他的身体往后跌跌撞撞连退数步。

    一股撕裂般的痛感从他的掌心朝着血肉内里延伸,接着有轻微的骨裂声响起。

    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掌掌骨在林意的这一拳之下,已经骨裂多处。

    林意缓缓的收回拳头。

    他并不是很喜欢故意嘲弄别人的人,只是看着灵仰惑这种见了鬼的表情,他还是忍不住有些喜悦。

    毕竟这是一名如意境的修行者。

    在进入眉山之前,他面对如意境的修行者只有乖乖洗干净脖子等着被砍的份,但是现在...这名身穿轻铠的年轻将领,他的这只手掌,明天应该会肿成熊掌吧?

    即便他在眉山之中见过太多强大的修行者,即便到现在为止,他面对一柄剑法老道的飞剑恐怕依旧是被杀死的可能性居多,但是这种感觉到自己渐渐变得强大起来的感觉真好。

    薛九面色苍白的看着林意缓缓收回的拳头。

    即便他不是修行者,但是他也感觉得出来,和在眉山中的那两次战斗相比,和他们分别之后到现在的林意,明显已经强大了太多。

    看着那个无比稳定的收回的拳头,他分明感觉到了林意强大的自信。

    这让他心中的不安和紧张,都不自觉的迅速消弭。

    这厅堂里变得突然安静。

    夏震不可置信的看着挺直身体的林意,他虽然明知这名南天院天监六年生在眉山之中作战无比勇猛,但在他的想象之中,这人的修为也不可能超过他身边的灵仰惑很多。

    “如何?”

    林意微微的笑了笑。

    他自幼和边军之中的名将接触,所受的熏陶便是无论是打仗还是打架,或者小到与人争气,都要将节奏掌控于自己手中,不要落入对方的调度。

    建康兵部的很多任职久了的官员,在边军将领的口中本来就是“建康老油子”,这些人比他那些长袖善舞的同窗要更加油滑,这夏震自然也是如此。

    在他看来,既然今天这夏震绝对不可能受命斩了他,而夏震和这名年轻将领,包括外面那些重铠军士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那这里,自然是要他牵着对方的鼻子走。

    他只是简单的说了这两个字,但是他的微笑和眼中的意味,却是让面色渐渐恢复的灵仰惑莫名的一滞。

    他看着林意,一时没有应声。

    这兵部主事处的厅堂之外,那名身穿旧皮甲的军士停在一株柳树的树荫下,他原本似乎有些无聊,但兵部主事处厅堂内一切的声音,却没有逃过他的耳朵。

    他听着这些声音,很轻易的感知出了这内里发生的事情。

    他的眼中顿时出现了一丝异色。

    强大,终究是有震慑力的。

    尤其当林意体现出了承天境的力量,然而却连一丝真元气息的波动都未往外绽放。

    夏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想让这名年轻人难堪,想逼迫这名年轻人做出一些对萧家有利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不觉得林意这样的年轻人会春风得意很久。

    因为在他看来,林意太过锋芒毕露。

    “很好。”

    他缓缓颔首,对着林意说了这两个字。

    既然对方不想虚伪和客套,那他再搬弄那些官场上的手段也没有丝毫意义,“很好”这两个字可以有多重含义,他只想林意去体会。

    林意也对着他微微颔首,然后又对着灵感仰微微颔首,道:“抱歉。”

    “你在眉山之中军功显赫,只是新入伍尚未熟悉军伍,所以暂升为铁策军右旗将军。剩余军功先记录在案,等再立军功再酌情提拔。”

    夏震恢复了平静,只是按照正常程序,将手边的一片兵符和任命文书朝着林意推了推,接着再看林意身旁的薛九,“薛九你在眉山之中表现也是优异,提任校尉。”

    “什么?”

    这样的两句话落在薛九的耳中,却是比方才灵感仰的一掌还要惊人。

    他只觉得脑门嗡嗡作响。

    右旗将军便是铁策军副统领。

    铁策军统领之下,原本便是只有四名副统领,林意先前只是小校,一下子提升到了副统领?

    那先前的右旗将军牧恩去了何处?

    这何止是破格提升。

    他从军这么多年,从来未有听说过,一名将领能够直接从统领数十人的小校,直接提升至统领万人的右旗将军的。

    铁策军虽然是吃力不讨好的苦力军,但右旗将军却是正儿八经的位列八班,是真正可统一万之数的将领。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接了兵符,谢过大人?”

    直到林意的声音响起,薛九才从呆滞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慌忙上前行了一礼,取了兵符和认命状。

    外面那名身穿旧皮甲的军士一直在入神的听着。

    这些话一个字都不漏的落入他的耳中。

    “铁策军右旗将军?”

    当听清这样的字眼时,这名似乎才刚刚摆脱了无聊的军士也骤然变得真正的惊讶起来。

    他搓了搓手,伸出两根手指捻了捻眉心,然后朝着前方不远处那门口望去。

    林意和薛九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特别的人之间自有感应。

    林意的感知里出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他微微一怔,注意到了树荫下的这名军士。

    这是一名修行者。

    虽然此时这名军士身上一丝真元波动的气息都没有,但是他感觉得出这名军士体内的气血流淌得比一般的武者要慢得多,而且他感觉得出有一种雄浑的力量隐匿在这名军士的体内。

    这名军士看上去不过是三十余岁的年纪,但是面上风霜的意味很浓。

    这种风霜的意味源自于看见了太多的生死,见惯了许多的永久别离,是源自于心中深深的疲惫和厌倦。

    这样风霜的意味,林意并不陌生,在那些征战了很久的边军老将的身上,便都是这样的意味。

    这名军士看着打量着自己的林意,想着方才这名年轻人在内里的做派,不由得微微一笑,接着轻声道:“恭喜。”

    林意此时已经收好了兵符和任命状,看着这名军士善意的微笑,他心中更加清楚,这名军士不只是修行者,而且应该还是修为不俗的修行者,想必站在这里,便已经听清楚了内里的声音。

    “在下林意,建康南天院天监六年生,现在...是铁策军右旗将军。”

    林意对着这些征战多年的军士有着天然的好感,他也微微一笑,对着这人颔首为礼,道:“未请教?”

    “魏观星。”

    这名军士对着林意也是颔首为礼,道:“明威军北固都护。”

    “明威北固军?”

    林意和薛九都是愣了愣。

    在前朝有四大边军,名为四征(征东、征西、征南、征北),这四征之中,因为北方王朝威胁最大,所以征北军在前朝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主力边军。

    现在南朝为防边军高阶将领兵权太重,却是将之前的四征全部取消,所有边军分成了勇武、壮威、宣威、明威、定远五部,而之前征东和征南则已经归入地方镇戊军。

    但其中明威和定远两部,则是真正北方边军之中能打和经常打的老边军。

    先前林意父亲林望北统御的军队,就被打散分在了这两部,还有一些分入了宣威军。

    虽然眉山之中恐怕是南北王朝对立以来,修行者最密集的战场,但林意心中也十分清楚,真正决定现今两朝生死的战斗,都在西北部的边境。

    那些最富有战斗经验的北方边军,自然是不可能千里迢迢抽调到眉山一带。

    而眼下这里是兵部主事处,若非升迁便是罢免官员,又怎么会有一名北方边军的将领出现在这里?

    都护这个官阶在军中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位列四班,按军衔可以统领千人军队,但在边军之中,却是护骑将领,一般都是率领百余精骑,保护阵中一些关键之处,例如主将所在,例如军中关键修行者或者重要辎重所在。

    “先前授命至戎州帮忙练兵,才会到了这边。”

    这名叫做魏观星的军士看出了林意和薛九的惊疑,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道:“来这里,却是犯了些事。”

    “犯了些事?”

    林意看着他,“那到这里便不是提迁了?”

    旋即林意想到了什么,又脱口而出,“该不会正好被罚来铁策军?”

    “没有这么巧。”

    魏观星哑然失笑。

    看着这名四班官员没有什么架子,而且现在自己说什么也是个校尉,薛九便也忍不住轻声问道:“犯了什么事,麻烦不麻烦?”

    “这倒真是有些麻烦。”

    魏观星正想开口详说的样子。

    “你们当这是什么地方,在这里闲聊?”就在这时,林意和薛九身后那名为首的重铠军士一声厉喝。

    林意和魏观星又都是哑然失笑。

    这之前素不相识,现在倒的确是将这兵部主事处门口当成了茶铺,在这里聊开了。

    “那我先办事,说不定今后还有见面的时候。”

    魏观星对着林意行了一礼,却是又笑了笑,道:“不过你方才说的...难得一见如故,这铁策军,似乎到也是个不错的去处。”

    “铁策军可是人人避之不及,可别自误了前途。”薛九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说了一句。

    魏观星脾气极好,哈哈一笑,致谢般对着薛九也作揖一礼,接着也不多言,告辞朝着前方厅堂走去。

    ......

    薛九出了这城南军营,兀自觉得做梦一般,心脏还是擂鼓般跳个不停,时不时的伸手抹汗。

    “薛校尉,不就是升了几阶...按我所知,铁策军别说是校尉,就算是我这样的副统领,也免不了上阵冲杀。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为何如此紧张?”林意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调侃。

    “林大人!”

    林意是调侃,但薛九却是陡然面容一肃,认真道:“今后也不能按在眉山之中一样叫你头了,你这官阶已然极重,若按以往,恐失了威严。大人您是修行者,又出自建康将门,在你看来这官阶升个几阶恐怕没有区别,但在我们而言,区别便是大了。首先军饷便很大不同。”

    “大人。”

    看着微微一怔的林意,薛九恭谨而庄重的说道:“寻常军士和修行者都是截然不同的存在,恕我冒犯,对于我们这些寻常军士而言,最重要的便有两点,一是军饷,二是颜面。不过有时为了军饷,便是折损些颜面,也无妨。”

    林意的眉头微微蹙起。

    薛九的神色,便也让他不由得认真起来。

    他开始醒觉,自己即便是在建康家道中落,但身边认识的人,那些所接触的世界,都似乎和薛九这些人截然不同。

    “您将我们真正当成自家兄弟,我便也实话直说。”薛九看着面色凝重起来的林意,轻声道:“大人您个人为战和带兵打仗截然不同,打仗最重军心要稳,若是不明底下人的想法,恐怕.....”

    薛九知道林意聪明,说到此处,便不再往下说。

    林意点了点头,心中却是默念,“军饷...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