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你!”

    林意是逃命在前顾不了那么多,但元燕却是身体一僵。

    她贵为北魏长公主,哪里有男子敢牵她的手?

    只是林意力气极大,她不由自主的被拖着狂奔。

    也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她恢复了镇定,只是被林意死死的抓着手,她还是不自觉有些羞恼。

    脚步声如雷践踏在石砾和落叶之间,对于罗烈侑而言,林意想要摆脱他的追击是绝对不可能,只是对方连影毒针这种东西都有,他却不得不小心一些。

    像他在军中如此掩饰修为的人,自然抱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常年如此而不被人察觉,便只能说明他的细致和经验远超一般的修行者。

    只是听着林意脚步声的去向,他就已经明白了林意的用意。

    只是一些瘴气的毒素,对他又能造成什么妨碍?

    罗烈侑将双手的影毒针收起,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元燕被林意牵着手,她只觉得林意的手心越来越烫。

    那是一种真正的温度,即便是同样在剧烈的奔跑,林意身上的温度也要远超她身体的温度。

    最奇特的是,随着气血的剧烈流淌,她可以感觉出来,林意身体内的伤势并没有因此恶化,反而在变好。

    所以那名游击将领所说的是对的,林意修行的的确是一门异常独特的功法。

    南方三圣是过往数十年里,整个修行者世界中最强大的存在,他们的存在,他们的态度,甚至对北方王朝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南方三圣这样的存在,是每名修行者都梦寐以求达到的目标。

    他们的功法,不只是这名游击将领,就连她都很想得到。

    所以在施展影毒针时,她就已经决定冒险。

    周围这些山林的地形,她远比林意要熟悉得多,所以此时她不用问,也和罗烈侑一样明白了林意的用意。

    对于她而言,若是一定要出手拼命,那片有浓郁瘴气的山林,也是最好掩饰她行藏和出手痕迹的地方。

    “看来他也有应对毒瘴的灵药。”

    林意的脚步也突然慢了下来。

    在剧烈的奔跑之间,他体内那些经脉的淤血积郁处被尽数冲通,那些淤血也被他的鲜血震碎,逐步透过他的血肉,随着汗水排出,除了疼痛的感觉之外,他的发力已经毫无阻碍。只是他也敏锐的感觉到了罗烈侑根本没有全力追击,只是像狡猾的饿狼一样不紧不慢的衔在他们的后方。

    这是一种故意让他们逃得更远一些的态度。

    不怕节外生枝,便说明对方已经胸有成竹,已经明白他的用意。

    “那我们就在那里面和他决战。”

    元燕轻声的回应,“即便是有药,吸多了也会有妨碍。”

    林意微微的一怔,转头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从一开始救下她到现在,林意到此时才算是真正的仔细打量了她的面容。

    因为若是注定要一起战死在这里,那至少也要看清和记住同伴的面容。

    这个时候他认真看了,发觉这名巴东郡巫溪学院天监四年的女生其实长得也很好看。

    她的五官不算精致和特别美丽,但是都很小巧,很清秀,就像是很多画册里画着的那种山坡上放羊的清秀少女。

    只是此时他也依旧会错了元燕的意思。

    在他看来,元燕说的要在瘴气弥漫的山林里和对方决战,便是一种玉石俱焚,死也要将对方拖下水的悍勇。

    在这样的情形下依旧能够保持这种勇气,和他并肩作战的少女自然值得尊敬,甚至大为出乎他的预料。

    “不好意思,拖累了你。”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没有迟疑,将另一块地仙翁递给了她。

    元燕愣了愣。

    其实她先是因为林意的这句话而莫名的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突然有一丝丝愧疚,因为毕竟从一开始到现在,对方都是在极为真诚的对待她,但在接下来一刹那,她没有丝毫的犹豫,接过了林意的这块地仙翁便啃了起来。

    她的确需要补充一些真元和提升些修为。

    因为虽然她和林意都不是那种寻常的修行者,但是这名追来的承天境的强者,也不是那种寻常的修行者。

    林意的气力没有任何的衰竭。

    他始终在用很快的步速奔跑,所以当她将这块地仙翁吃完之时,她的鼻子里已经嗅到了一种刺鼻的气息。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黄红色。

    那片被毒瘴笼罩的山林就像是被黄昏笼罩。

    林意停了下来,他听了听后方传来的声音,迅速的从随身行囊里取出了一些药粉,自己和着水吞了一些下去,接着又将药粉分了元燕一些。

    元燕没有拒绝。

    她自幼就怕被人毒死,所以幼年时学习药理和丹方比起武技还要卖力,对于这些药物,她恐怕懂得比一般的建康名药师还要多,在她看来,林意的这种药粉很粗陋,对于前方的毒瘴而言并不算太对症,只能说有些效用。

    只是要让身份显得绝对真实,她身上也没有任何特殊的药物,她所带的药物,也只是巫溪学院的一些普通药物。

    她和林意一样吞服了些,然后取了一颗巫溪学院的丹丸,用手指碾成粉末,撕裂了自己的衣袖,然后倒了些水,将撕下的两块破布淋湿,洒了这些药粉上去,然后一块自己系在口鼻之上,一块递给了林意。

    这种巫溪学院的丹药也并非对症,但是也能略微缓解,至少能让呼吸变得通畅一些。

    林意对着她颔首致谢。

    “走。”

    他朝着前方黄昏般的树林走去,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

    他在来眉山的途中,也想过自己有可能会在这眉山里战死,但是他从未想到过,自己有可能会和一名先前完全陌生的少女一起战死。

    元燕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她跟在林意的身后,这种瘴气吸入口鼻之中,便如有无数毛刺细针不断的扎过,接着充满她的胸肺。

    昏黄而浓郁的瘴气将她和林意的身影完全笼罩,遮掩了她的面容,她便不需要再掩饰她的面色变化。

    所以她的眉头虽然不快的深锁着,但她的身体却反而放松了下来。

    也就在她和林意进入这片黄昏般的山林之中的十数个呼吸之后,罗烈侑的身影落在了她和林意先前停顿处。

    罗烈侑看着前方的这片山林,默然的笑了笑。

    他很满意。

    因为到此时为止,他的身后并没有传来异样的动静。

    这便是说明,林意之前的呼救并没有起到作用,并没有什么修行者赶来。

    他的手抬了起来。

    他的手指夹着一颗朱红色的丹药,他吞服了下去,然后掠入了前方的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