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噗”的一声轻响。

    急剧飞行的飞针在昏黄色的瘴气里留下一条笔直的通道,深深扎入罗烈侑身后的一株大树的树干里。

    罗烈侑抬起头来,他看向他自己的那柄飞剑。

    在过往的修行生涯里,他已经积蓄了足够的经验和小心,他在前来眉山的旅途里,已经足够细致的观察过林意,所以很清楚林意的手上有红龙银鲨手镯。

    即便被飞针干扰了这一瞬,他依旧有足够的时间去控制飞剑。

    对于他这样的修行者而言,只是一个动念而已。

    飞剑顺着先前的去势,在空中陡然加速。

    林意砸出的手镯在它带起的道道剑影和湍流中飞过,却是连带偏它的剑道都没有做到。

    然而也就在此时,两道破空声接连响起。

    林意竟然是接住了刚刚从他手中落下的短剑,直接朝着他掷了过来。

    几乎与此同时,一道寒芒也从林意的身后飞出,落向罗烈侑的眉心。

    罗烈侑一声厉喝,他的双手如电般伸出,掌指间黄光迸射,直接将林意投来的短剑和他视线里那名女学生射来的暗器握住。

    当掌心再次传来刺痛的感觉时,他的心中有了些许不快和觉得荒谬的感受。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一名承天境的修行者能够纯熟的运用飞剑之后,便意味着他从此和低阶修行者区分开来,面对任何的低阶修行者,飞剑的主人都可以很轻松的背负着双手,只是依靠动念便可以欣赏那些低阶修行者在飞剑的威胁下狼狈不堪的姿态。

    只是今日里面对这两名年轻的后辈,反而是他这名飞剑的主人,被对方用这种方式屡屡远攻。

    这种感觉比夏日里在身边嗡嗡作响的苍蝇飞舞还要令人不快。

    因为掌心真实的力量感提醒着他,前方的这两名年轻后辈之中,林意的肉身力量很惊人,而那名少女的真元力量也已经达到了如意境,若是被他们投出的东西击中,依旧可以给他带来严重的损伤。

    “乖乖的束手就擒不好吗,非要如此无用的挣扎?”

    他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冷漠的出声,身体往后方的瘴气里退去。

    对于他这样的修行者而言,再远个十丈战斗也没有什么区别。但再拉开十丈,他对林意和这名女学生投出的东西就有着更充足的时间反应。

    然而也就在此时,当他第一个字刚刚出口时,空气里又响起了急剧的破空声。

    林意将手中的那柄长剑也扔了出去。

    长剑在空中剧烈的旋转着,剑光形成了一个剑轮。

    这柄长剑没有朝着他的身体而来,目标依旧是他天空里的飞剑。

    当林意背后的血肉剧烈的跳动发力的刹那,谨慎而一脸肃杀的凝立在林意身后的元燕也瞬间明白了林意的用意,她猛然抬起头来。

    她的感知也前所未有的集中,捕捉那柄飞剑的剑路。

    浓厚的瘴气中响起了一声惊疑的声音。

    这声音来自于罗烈侑。

    他在这一刹那已经动念调整了飞剑的飞行剑路,他这柄飞剑甚至已经开始反击,在空中猛然一顿,如同流星般坠落,想要直击林意身后少女的天灵。

    林意投出的长剑已经让他略微吃惊,因为即便他及时作出了调整,然而林意投出的这一剑和他的飞剑已经极为接近。

    这只意味着一个可能。

    林意的感知和反应速度,甚至和他相差无几。

    最令他感到吃惊的是,即便林意投出的这柄长剑没有能够真正斩中他的飞剑,然而在他的感知里,他的飞剑骤然沉重,慢了下来。

    也就在此时,又一道破空声响起。

    他看到林意身后的少女,也和林意一样将手中的长剑都投了出来。

    这柄长剑精准无误的落在了他的飞剑上。

    当的一声闷响。

    他的身体剧烈的震动起来。

    灵动而迅捷到了极点的飞剑就像是被打中七寸的毒蛇,陡然失去力量,往下坠落。

    这一刹那,他明白了症结所在。

    林意将红龙银鲨手镯之中的另外一个手镯也套在了那柄剑上,连着那柄剑一起投了出去。

    所以林意的这一剑虽然没有能够直接斩中他的飞剑,但是极为接近的距离,却终于影响到了他的飞剑。一名承天境的修行者的飞剑,竟然被两名小辈用这样的方式击落。

    这对于任何一名承天境的修行者而言,绝对是巨大的耻辱。

    罗烈侑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真正的愤怒起来。

    此时的林意却也很意外。

    他方才的一击虽然是行险,但是在出手的刹那,他却是很有信心,他已经彻底感知清楚了飞剑的剑路,只是当投出的剑斩空,他的身体里还是有抑制不住的寒意在生成。

    他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承天境修行者的实力和反应速度。

    然而他没有想到身后的元燕竟然还能补上这样的一击。

    他体内的寒意迅速消失。

    他手中已经无剑,但是他的身前还有一柄狼牙棍。

    当罗烈侑身体剧烈的震动,真正恼怒起来的刹那,他兴奋了起来,沉重的狼牙棍随着他的厉喝,如同毫无分量般被他提起,抡了起来,带起巨大的风声。

    “当!”

    瘴气里响起清脆的金属震鸣声。

    劲气四溢,将周围的瘴气扯出千奇百怪的线条。

    灰色的飞剑被彻底砸落尘埃,落在林意和元燕身侧的地上。

    林意没有停手。

    他抡起狼牙棍狠砸。

    当!当!当!.....

    每一次狼牙棍的狠狠砸落,都响起巨大的声响,都将这柄飞剑砸入更深的落叶、腐土和碎石深处。

    他的狼牙棍的每一次砸在剑身上和地上,巨大的声响响起时,连元燕的眉头都忍不住的连跳。

    她看着那个被林意砸出的坑,看到那柄飞剑的剑身都出现了弯曲,这对于一柄飞剑而言,便是已经废了。

    当狼牙棍前几次砸落在飞剑上时,随着每一次的砸落,罗烈侑的身体也会随之微微的跳动,似乎他也在同时被无形的力量砸倒一样,但是三四击之后,他却反而彻底不动,死寂下来。

    他面无表情的静立着,看着林意,在林意连砸了十数下之后,才突然开口道:“砸够了没有?”

    他的声音无比的森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