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林意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很柔软,很像女子跳舞和装饰用具一般的兵器。

    即便是面对飞剑,他都甚至没有这种不知如何应对的感觉。

    他甚至略微犹豫了片刻,实在不知这两条飘带蕴含着什么样的危险,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应对。

    所以在犹豫了片刻之后,他还是尽可能快的挥动狼牙棍,朝着这两根飘带砸了过去。

    现在这根沉重的狼牙棍在他的手中显得很轻灵。

    林意想要像用筷子卷面条一样,用这根狼牙棍将这两根飘带缠住。

    当狼牙棍和这两根飘带接触的一刹那,罗烈侑只是冷笑着看了他一眼。

    接着这两根飘带便真的被他这根狼牙棍缠住。

    然而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真元力量沿着这根狼牙棍冲击而来。

    林意一声闷哼,他全身发力,硬生生将这根狼牙棍扯住。

    啪的一声。

    这两条柔软的飘带急剧的绷直,就如两片刀刃。

    也就在此时,罗烈侑体内的真元一阵轰鸣。

    一股新的真元力量直接在这两条已经绷得快给人断裂感觉的飘带上炸开。

    已经紧绷到极致的飘带并未炸裂,然而原本灰色的飘带,却是变成了月白的颜色。

    一蓬灰色的粉尘,如同被一个淘气的小孩抛开的面粉包,迎面打在了林意的脸上。

    在这一刹那林意已经做出了反应,他瞬间放开狼牙棍,提起了放在身旁的鹿皮袋挡在了面前。

    只是这些粉尘的速度和力量都很惊人,他的鹿皮袋才刚刚提起,这些粉尘已经到了他的脸上。

    他只来得及闭上眼睛,停止呼吸。

    他的脸上就像是被无数根细针同时刺中,然而除了这一瞬间的刺痛感觉之外,反而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酥麻感觉从脸上弥漫到全身。

    甚至他的口鼻之中,都有一种香甜的味道,好像被塞了一口蜂蜜。

    “毒…”

    他的脑海之中只是出现了这一个字,他的整个脑袋就似乎已经变得比整个身体还要沉重,他朝着前方倒了下去。

    他昏了过去。罗烈侑收手。

    两条已经变得月白的飘带嗤的一声轻响,和坠在林意身前的狼牙棍脱离,然后缩回他的袖中。

    他看着在林意的身后显现出来的少女,此时他和元燕之间只是隔着五六步的距离。

    “如意境的力量虽然已经可观,但如意境和承天境最大的差别,便是真元力量依旧不算成型,甚至不借助外物符文,都根本无法凝成束流,无法拥有和承天境修行者一样的诸多妙用。”

    他看着元燕,微讽的说道:“凭什么你觉得你到了如意境,便可以笑话一名承天境的修行者?”

    元燕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她的口鼻之中也有一种香甜的味道,这是一种她都不熟悉的毒药的气味。

    这种毒药能够瞬间让蛮牛一般的林意倒地,毒性实在是猛烈到了一定的程度,只是她早就服过许多辟毒的灵药,这种毒药并未对她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迎着对方的目光,她知道对方已经认为她没有什么抗拒的能力,这对于她而言,便是机会。

    “我…”

    她开口,像是要说些什么,然而在下一刹那,她的身体急剧的加速,就在罗烈侑瞬间充满震惊的双瞳里,快成了一道风。

    她瞬间就到了罗烈侑的面前。

    她的手中没有任何的兵刃,直接以手掌为刀,斩向罗烈侑的脖颈。

    罗烈侑很自然的伸手,打在她的手上。

    这名少女的速度虽然让他十分震惊,对方这一刹那表现出来的速度,甚至不亚于他这名承天境的修行者,只是修行者之间的对敌,除了速度而言,还有绝对的力量。

    他的手打在元燕的手上,就像是老师在打学生般自然。

    然而就在双手相触的刹那,他感知到一股令他都毛骨悚然的阴暗力量,从元燕的身体经脉之中涌出。

    元燕的手上闪耀出了淡淡的光芒。

    这种光芒并不像寻常修行者那种真元映衬着肌肤的颜色,透出来的微黄光芒,而是一种惨淡的白光,一种阴冷的火焰。

    元燕的手掌边缘,浮满了惨白色的阴冷火焰。

    嗤的一声轻响。

    罗烈侑手腕上的衣物被切开,接着便是血肉。

    即便有着真元的大量喷涌,他强大的真元都没有能够阻挡住这种阴冷火焰的切割。

    他的手腕上瞬间出现了一道可怕的伤口,一些血脉都被切断,露出白骨。

    罗烈侑一声凄厉的大叫,整个身体下意识的往后飞掠出去。

    “阴焰刀!”

    在飞掠出去之后,他才从惊慌失神的状态中迅速恢复过来,只是依旧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名沉冷的少女,“你怎么可能会北魏皇宫里的秘术!”

    “不是只有你有秘密。”

    元燕深锁着的眉头并未松开,她心中此时也有些寒冷,原本在她的计算之中,她想要这样的偷袭,直接斩断对方的一只手,然而对方的真元十分古怪,比一般承天境修行者的真元力量要更有韧性。

    她的目光骤然变得威严起来,道:“这一路上,我遇到的北魏修行者比你见过的南朝修行者都要多。”

    她的话当然是实话,只是她也故意让罗烈侑产生曲解。

    “你居然从北魏修行者的身上,得到了阴焰刀这样的秘术。”罗烈侑的确想错了。他根本无法联想到这名南朝少女便是传说中的那名北魏长公主,只是以为元燕在战斗之中得到了北魏的一些典籍。

    元燕看过无数北魏枭雄的眼睛,所以她知道这人已经对她的阴焰刀动心。

    只要动心,这便意味着接下来的战斗,对方下意识的会有留手,对方会想要活口。

    “你给我他的解药,我给你复述阴焰刀的秘籍。”

    她看着罗烈侑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

    罗烈侑瞬间心动,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他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空气里多了些阴寒的气息。

    他那只完好的手如电伸出,当停顿时,指间又已经多了数根肉眼难辨的细针。

    “影毒针!”

    他瞬间醒悟过来,有些吃惊,“原来这不是林意的手段,是你的手段。”

    元燕依旧没有动作,她也没有回应任何的话语,回答罗烈侑的,是一道凄厉的破空声。

    这破空声来自罗烈侑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