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元燕抬头看向林意身前远处的山林。

    她此时其实已经不太想在五烛峰一带遇见陈宝菀。

    和晋珠相比,陈宝菀反而更加像锦上添花的战利品。

    如果有可能,她想要在林意的面前保持现在的这份美好。

    她安静的带着晋珠离开,今后林意永远不知道她的真正身份。

    只是和林意忽略了她在药理方面的一些知识甚至超过了南天院的见习一样,她也忽略了至关重要的一点。

    当南天院破坏了她原有的计划,连南天院那几名不出世的修行者都到了这些山林里,那陈家修行者的活动区域,尤其是陈宝菀的行动路线,自然会产生很大的变化。

    任何算计都会被外界的一些变化影响准确的几率。

    而除了南天院之外,还有其它事情影响着陈宝菀不在她所计划的那片区域中。

    林意和她在继续朝着五烛峰南行走。

    然而此时的陈宝菀,却是在五烛峰之北,她和元燕所算计的地方,正隔着一个五烛峰。

    就在正对着五烛峰的一处干净崖上,有几顶并不大,但显得温暖和干净的营帐。

    陈宝菀便坐在最靠近崖外流云的一顶营帐里。

    这顶营帐的布置很细致,一些用具和她家中书房的用具甚至差不多。

    她的身前案上,放着一些军情文书,就在她营帐外,凝立着一名陈家的供奉。

    这名供奉是女子,也是在她小时候便经常在她身边教导她修行的某位姨娘。

    “你真不过去见见?”

    这名女供奉看上去也只不过四十余岁的年纪,身穿着一件很宽松的墨绿色布袍,圆脸,神色很温和,她看着营帐中沉默不语的陈宝菀,轻声的说道:“你父亲的意思你应该明白,也就只是先过去见见,并不是要强求什么。”

    无论是家中父亲还是这名女供奉的意见都必须慎重考虑,陈宝菀并没有马上应声。

    她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五烛峰之后。

    在五烛峰之后南边那处临时军营里,有一名在建康甚至在整个南朝而言极为出类拔萃的年轻修行者在等待着她。

    这是双方家中安排的一次会面。

    她当然很明白家中的意思。

    无论是对方的天赋和以往的表现,还是对方的家世,在陈家看来,对于她的婚配而言,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无论是她父亲还是现时的这名女供奉,都很尊重她的意思。

    既然都在眉山,既然双方家中有些意思,便不妨正好见一见。

    见过之后再看双方的心意。

    只是当她看着缭绕在五烛峰里的那些瘴气和烟雾,想着之前刚刚送到手中的那几份军情文书之中的内容,她便依旧觉得这样的安排...哪怕是见一见,都不合时宜。

    虽然一切都早已在南天院的掌控之中,然而为了让北魏那名长公主和她所率的修行者大军彻底踏入这个圈套,她和追随着她的那些陈家修行者却是并没有提前知道。

    那些死伤都是真的。

    为了让自己活下来,跟随着她的许多人死了。

    在这种时候去见一见,心情便本身不适合。

    尤其当方才最新的军情文件送来之后,她便更加觉得这样的会见不合时宜。

    在之前的某一份军情文书里,有铁策军某部报知北魏修行者手中恐怕有预知周围修行者存在的奇兵,而在刚刚一份军情文书里,更是有直接告知北魏可能有针对她的阴谋。

    这一切军情传递到她此处时,可以说已经是晚了,然而若是南天院没有丝毫准备,这两份军情对营救她而言,依旧也有作用。在南天院没有大批修行者到来之前,恐怕军方也会急速的调来许多修行者。

    而更巧合的是,这两份军情文书最初始的军情汇报者,都源自铁策军的某名低阶将领。

    其实文书上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林意的名字,只是她之前已经接到过消息,知道了林意加入了那支铁策军。

    所以她几乎下意识的确定那是林意。

    因为光是从这两份冷冰冰的文书,她都可以感觉到林意那种急切的心情。

    虽然林意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但光是那些想象,便让她感到感动和温暖。

    若是见人,她此时最想见的应该是林意。

    所以她在等着她派出去的那些人回来回报林意的具体消息。

    “情绪不对,时间也不对。”

    陈宝菀也一直是很有性格的女子,所以她很郑重很忠实的对着外面的女供奉说出了内心的想法,“即便他再优秀,但在这眉山之中,我也并没有觉得他和我有关,也并没有觉得他优秀。即便他在那里等我...即便只是见一见,我想着还是不见了。”

    女供奉听出了她的意思。

    她说的是不见了。

    这便意味着是以后永不主动要见。

    而按照对方那人的身份和性格,恐怕这便成了死局。

    她觉得很遗憾。

    因为她都觉得那人十分优秀。

    只是她看着陈宝菀长大,知道陈宝菀的脾气。

    “那便先不见了。”

    她知道必须尊重陈宝菀的选择,所以只是心中叹息了一声,便不再劝诫,转身朝着后方的营帐走去。

    陈宝菀闭上眼睛,似要修行。

    然而她的眼睫毛却时不时剧烈的跳动着,她的心情无法平静。

    她并不知道林意此时的真正修为,所以她很担心林意的安危。

    ......

    林意和元燕沿着一道山涧直穿过五烛山。

    因为心情越发沉重的关系,元燕在这一路上的话语变得极少。

    行军不发声这是铁策军的经验和传统,尤其是和罗烈侑一战之后,林意越发觉得厉害的对手不知有多少,所以他一直都在静心的感知。

    距离元燕所说的那片营地已经越来越近了,而且这一带山风正从南边那侧飘来,只是林意却并未听到什么明显的人声。

    只是突然之间,他感觉到了山风里有一种莫名的气息在涌动。

    这股气息很独特。

    应该是属于修行者,只是不像是修行者在出手,也不像是修行者在故意鼓荡真元。

    然而气息里一种莫名的波动却偏偏让他感觉到很剧烈,很强大。

    再往前走了数百步,这种感觉变得更加清晰。

    “你感觉到了吗?”

    林意忍不住停下脚步,问身侧的元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