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厉末笑等着这两人的到来。

    他身上的银衫很洁净,面上流露的骄傲神色在周围荒芜杂乱的环境里更是显得有些突兀。

    他看到了林意和元燕前行的路线,知道这两人避开了他布的崩石阵。

    能够感知到自己布的法阵,却在他已经展明自己所在的情形下,依旧如此小心的绕路前来,这在他看来便很小家子气。

    “你们不必这么麻烦,我花了一天时间布置这个法阵,绝对不可能在只有两名修行者的情形之下将它发动。”

    于是他直接出声,对着林意和元燕说道。

    山丘高不过百丈,他的声音很清晰的传入到了林意和元燕的耳中。

    这句话让他显得更加骄傲。

    只是林意和元燕却都并没有觉得他的这句话有道理。

    林意想着,自己走大俱罗之路,至少也是千百年来,大俱罗之后的第一人,若是这法阵真将他埋了,那这法阵也算是很有价值。

    元燕就更是鄙夷的暗中撇了撇嘴。

    以她的身份,别说是一个这样的法阵,便是十个这样的法阵能换了她一条命,那对于整个南朝而言都像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不能认同,回话便容易显得不客气,所以林意和元燕十分默契,两个人都只是保持了沉默,依旧绕开法阵所在的山坡,朝着山上行走。

    两人很快也看清了厉末笑的身影,确定是一名和他们一样极为年轻的修行者,接着两人很快也看清了厉末笑的面容。

    林意并不认识厉末笑,然而元燕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不只是厉末笑,在过往的几年里,南朝所有表现最佳的年轻修行者,元燕都很熟悉,她虽然并未见过这些人,但却记得住所有特征。

    “这是你们南天院的学生,你该不会不认识?”她转头看了一眼林意,忍不住轻声说了一句。

    她十分擅长察言观色,此刻的林意在她眼里,便是一片茫然,根本不认得对方。

    “是他?”

    林意顿时愣了愣。

    他并非那些怀春的少女,所以并没有见过厉末笑的画像,但是这名字本身,对于他而言也是如雷贯耳。

    “是厉末笑厉师兄?”

    他抬头看着那名年轻英俊的修行者,说道:“我是林意,南天院天监六年生。”

    “也是南天院的学生?”

    厉末笑的眉头微微跳动了一下,他并没有因为林意同门的身份而感到欣喜,他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只是一时却想不起来。

    他的面上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他只是微微颔首,算是回答了林意的问题,接下来却依旧只是在自顾自的思索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他的记忆力很好,所以很快记起了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南天院天监六年的新生,你的父亲是林望北?”

    他的目光落在了林意的脸上,他也是第一次认真的看林意的眉眼。

    他今日里停留在这片山坡上,是在等待着陈宝菀的到来。

    只是陈宝菀应该已经不会来,然而他听过,陈宝菀给了她昔日的同窗一封保荐书,她昔日的那名同窗就叫做林意。

    之前他并非很在意这些事情。

    然而既然家里很认真的安排了这件事情,他也默许可以在这里见陈宝菀,然而她却没有来,这些事情便让他突然在意了起来。

    “你就是林意?”

    看着点头的林意,他忍不住轻轻的摇头,说了这一句,然后看着林意问道:“那么你现在到这里来,又是要做什么?”

    “你现在到这里来,是要做什么?”和“你现在到这里来,又是要做什么?”这样的两句话只差一个字,但语气和包含的意思,却是相差甚远。

    别说是一直在察言观色的元燕,哪怕是对着南天院的同窗有着天生好感的林意,都敏锐的感觉到了对方对自己的态度似乎并不太对。

    林意微微蹙起了眉头,他认真的想了想,确定之前无论是自己,还是自己的家中,都应该和厉末笑和厉家没有任何的过节。

    他当然可以老实的说出他所来的目的。

    而且按照长幼尊卑,他也确实应该有一定的礼数。

    只是他一开始已经有了足够的礼数,所以他停了下来,安静的看着距离自己只有数十丈的厉末笑,很直接的说道:“我有些不明白师兄的意思。”

    厉末笑听着林意这样的声音,心中莫名的有了些燥意。

    他想了想,淡淡的说道,“我只是听说,你能进南天院,只是因为陈宝菀的一封保荐书。”

    元燕挑了挑眉。

    她都听得出厉末笑这句话很不客气,甚至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林意看着面色平淡的厉末笑。

    他故意看了许久的时间。

    等到元燕都觉得有些不耐烦,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口才不佳,找不到有力的话语反驳时,林意才学着厉末笑的语气淡淡的出声,“我是南天院天监六年的巡狩猎。”

    只是很简单的陈述事实,然而在此时,却是最有力的应对。

    因为即便连元燕都十分清楚,南天院的巡狩猎,便代表着每一年的最优秀学生。

    南天院的那些教习自然不可能看错学生的优秀与否。

    “看来你很聪明。”厉末笑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明显的不愉快情绪,他看着下方的林意,甚至笑了笑,道:“只是有些太过骄傲,不识时务。”

    “我太过骄傲?”林意忍不住摇了摇头。

    一直都是觉得对方太过自傲,现在反而被对方说太过骄傲。

    “因为我今天心情有些不快,然而你却偏偏在此时出现,而且态度令我更加不快。”厉末笑很自然的说道:“所以我现在很想看看天监六年的巡狩猎到底是何等的实力。”

    林意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笑得连元燕都觉得莫名其妙。

    面对同门师兄这样的态度,不是应该愤怒么?

    只是对于林意而言…这些南天院的老生们,到底一个个吃错了什么灵药,好像每一个遇到他的时候,都会忍不住要和他交手。

    “你笑什么?”厉末笑皱了着眉头,也觉得林意的反应很诡异。

    “南天院的老生都喜欢这样?”林意看着他不解的眼睛,忍不住说道:“都喜欢这样倚老卖老,以大欺小吗?南天院难道有这样独特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