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砰”的一声闷响。

    元燕的呼吸一顿。

    这是厉末笑的手掌拍击在林意胸口的声音,她可以清晰的感知出这一掌的力量,因为距离太近,她甚至觉得这一掌就如同落在自己的身上。

    林意闷哼一声,他的双手却是顽强的搭扣在了一起,接着在他身体往后顺势翻倒的同时,他的双手猛然发力,如同两条绞索,将厉末笑的身体死死箍住。

    厉末笑的双脚离地。

    这一刹那他有些愕然。

    他有些无法想象林意如何会在遭受重击之下,还能迸发出这样的力量。

    在他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之前,他眼前的天地已经倒了过来。

    咚的一声!

    林意将他反摔在地!

    厉末笑的头颅狠狠砸在这片山坡上。

    即便在他的头颅和坚硬的泥土和山石接触的刹那,他体内的真元已经疯狂的涌动到了他的头部,但是这一击的冲撞,也依旧让厉末笑的脑海一片空白。

    他的牙齿之间互相撞击,有血丝从他精致的双唇间流淌出来。

    林意一声低沉的闷哼,唇角也流淌出一丝鲜血。

    厉末笑的一掌已经给他带来了一定的损伤,尤其他强行发力,又牵动了伤势,但在此之间的交锋,已经让他确定厉末笑的确是那种晋升不久的承天境修行者。

    所以他十分确定,这样的一次摔抱并不能让对方直接丧失战力。

    他跳了起来,双手依旧死死的抱着厉末笑。

    接着他翻身,伴随着一声厉喝,他抱着厉末笑,狠狠的砸在地上。

    元燕依旧无法顺畅的呼吸。

    这种打法和市井之中的赖汉搂抱摔跤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那些无赖汉不可能拥有林意此时的狠劲,而且她此时心中也甚至觉得,这种打法虽然难看,但的确是对付厉末笑这种修行者的最好手段。

    厉末笑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

    他的双手已经不成招式,反手往林意身上打去。

    他的真元力量已经散乱,此时双手砸击的力量对于一般的修行者而言或许依旧有着一定的杀伤力,只是对于林意而言,却是已经可以忽略不计。

    林意没有松手,他再起身,然后再发力,连着自己身体的重量,再次抱着他撞向地面。

    噗!

    厉末笑的身体猛然一颤,口中一口鲜血喷成血雾。

    与此同时,林意感知到他的身体里发出了许多细微的嗤嗤响声。

    那是真元彻底散乱,在他身体里紊乱的流散,激射。

    林意松开了手,他确定厉末笑此时的伤势已经不可能再对他发动什么有效的反击,但是见识了罗烈侑等人手段的他,还是往后跳了出去,迅速拉开了距离。

    厉末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他的口鼻之中全部都是血沫和泥土。

    他的脑海之中依旧有点空白,甚至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茫然。

    他下意识的,有些艰难的起身,只是还未坐起,他的身体已经不断的颤抖起来。

    他身体内很多损伤,痛入心扉的痛。

    只是和他的心情,和他一贯以来的骄傲相比,身体的痛,已经不算什么。

    他没有去看林意。

    这一刹那,他的脑海之中涌现的,其实是很多张悲痛、羞愧甚至眼神空洞的面孔。

    那些面孔,都来自于过往很多年里,被他击败的修行者。

    现在他看不见自己的脸。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脸也一定和那些人的脸一样难看,甚至更难看。

    即便是做梦,他也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被人轻易战胜。

    而且用这样干脆的方式击败他的,还是后辈,还是一名南天院天监六年的新生。

    即便这样的消息传出去,建康城里的人会相信吗?

    整个南朝的人会相信吗?

    然而这的确是真的。

    真实而残酷到极点。

    若是林意想杀他,他现在就已经死了。

    而一开始,他都根本未将林意看成真正的对手,只是想出手教训一下而已。

    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在勉强坐起的刹那,因为情绪太过激荡,他散乱的真元依旧在体内破损的经络间冲击,让他再吐一口血。

    ……

    元燕深吸了一口气。

    她调匀了呼吸。

    看着失魂落魄的厉末笑,她的心中没有任何的同情。早知如此,何必刚才。

    不到真正的顶端,任何的自傲都是很白痴的行为。

    在此之前,她甚至有想要设法杀死厉末笑的想法,毕竟厉末笑的天赋很可怕,只是看着现在的厉末笑,她却连丝毫冒险的兴趣都没有了。

    这人的性格有些问题,而且这次在林意手中落败,心境和修为,必定也会出现很大问题。

    “我想知道师兄你一开始为何对我那样的态度。”

    林意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林意的脸上没有什么歉然的神色。

    在林意看来,此时出言宽慰没有什么意义,而且很假。

    这样的一句话,在他看来已经是最好分散注意力的方法。

    只是厉末笑没有回答。

    厉末笑缓慢而艰难的站了起来,他的身体晃动着,让人觉得他随时又有可能会倒下去。

    他始终没有回答林意的话语,甚至也不看林意和林意身边的元燕。

    他站起之后,转身,朝着身后的山林走了进去。

    在不久之后,林意和元燕听到有倒地的声音响起,但很快,厉末笑又站了起来,继续朝着远离两人的山林中走去。

    “这是爬得太高,落下时便摔得太狠。”

    元燕冷笑了起来,“又何必将自己看得太高。”

    林意松懈下来,他揉了揉脸,觉得很莫名奇妙,难道自己真的这么招人恨?任何老生见到自己都会忍不住挑衅生事?

    “这…?”

    他摇了摇头,并不想在此浪费太多时间,但就在他想要转身离开的刹那,在他先前抱着厉末笑砸出的深坑中,他却看到了一些异样闪亮的晶光。

    “恩?”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元燕也瞬间看出了异常。

    浮土和碎石之中,有三块晶石。

    很显然,这三块晶石不会是无端在土里生出,被林意恰好砸出来,应该是厉末笑贴身带着,甚至是放在怀中的东西,只是恐怕厉末笑自己也不会想到林意会用这样的战法狠摔,会将他身上的东西都摔了出来。

    当元燕下意识的俯下身体,看到一抹奇异的粉红色光泽时,她的瞳孔便不自觉的微微收缩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