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样的阵用来对付一些单独的修行者意义不大,只是难道有什么确切的消息,有北魏的军队会来?

    元燕也难以理解。

    在她看来,既然南天院设下了圈套,连她都开始逃亡,那绝大多数停留在眉山的北魏军队和修行者都必定转入撤退为主,而且原本在她的计划里,也并没有安排什么军队大举进犯这里。

    剑痕繁复,但纵横交错间却自成规律。

    林意看不懂,心中油然生出些惋惜。

    抛弃了真元之后,今后这种法阵的领域,也自然和他无缘。

    元燕也认真的看着这些剑痕,她的右手五指不自觉的微动,她演算着那些剑痕流淌真元受力之后的可能,渐渐她的神色微微肃然,心中对厉末笑却是有了些不同的看法。

    她在北魏不认为自己是天才,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学习和修行是如何的刻苦,但在北魏,因为她所学的渊博和体现出来的实力,所有的人却都将她视为天才。

    只是和真正的天才相比,她很清楚自己的差距所在。

    此时她面前的这个法阵,便比她所能布置的法阵要繁复许多倍,甚至令她产生一种感觉,今后哪怕在这一道上花费很多的时间,恐怕也无法超过此时的厉末笑。

    越是复杂的法阵越需要准备时间,只是哪怕这样的人再被林意打得凄凉一些,对于一个王朝,对于一些大型的战役而言,却往往能够起到极大的作用。

    她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厉末笑离开时的方位,心中却是有了些新的想法。

    “出了眉山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林意并不想在自己所不能涉及的领域多花时间,他抬起身来,却正好看到元燕沉思和看向厉末笑离开时的样子,他心中却越来越觉得元燕很优秀。

    他看得出,即便是这种法阵之术,元燕也有研究。

    元燕转过身来,看着林意的眼睛,她很少和人这般亲近,在北魏更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朋友,不知为何,她甚至怀疑是否朋友之间就天生有这种似乎可以看透对方心中所想的奇妙,因为此时一眼之间,她就隐约看出了林意的想法。

    她知道林意是关心她今后的去向,有没有更好的学习机会,她看出林意甚至动心,也想让三清老人帮忙,让她今后有更好的修行之路。

    “谢谢你的好意,只是那并非是我要走的路。”

    元燕垂下头来,她很感谢林意能让她一眼看穿,但她知道林意永远都不可能看到她内心的真正所想。她轻声的回应道:“我先回自己修行之地,或许在将来,我会去建康。”

    林意当然不知道元燕所说的真正意思,是希望某一年北魏能够彻底战胜南朝,她作为战胜者进入建康,在他看来,能到建康修行自然是很好的选择,和南朝的其余地方相比,建康城里有许多得天独厚的优势,有更多的修行者名师,有许多别城没有的典籍可以查阅。

    “你有这样的想法当然很好,只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要在铁策军呆多久,也不知道将来能去哪里。”林意也顺便想了想自己,他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他觉得即便出了眉山,可能等待自己的也是某处边军。

    两人在山林中各有所想,各自沉默下来。

    ......

    沿着这处山坡再往南,地势越见平缓,竟是慢慢出现了眉山之中很少见的大片草原。

    绿油油的荒草足有半人高,只是这大片缓坡基本没有山风吹过,所以这片草原平静得有些不太真实。

    按照元燕先前的所知,这里的确便是南朝军方的重要驻军地之一,陈家的一些修行者也会将此处当成落脚地,

    然而此时放眼望去,依稀可以见到这片草原之中许多扎营的痕迹,却看不到半道人影。

    林意很自然的感到失望。

    击败厉末笑之后,若是能够再遇陈宝菀,这当然是最完美的结果。

    只是事事都不可能尽如人意。

    便在此时,这片草原后方,再往南一些的树林里,却是骤然响起了一声宏大的声音。

    这声音像是某种巨|物在崩塌,在接下来的一刹那,那片树林里有烟尘涌起,正片草原的地面也微微的震动起来。两人有些震惊的看着那头。

    草原里出现了紊乱的风,大片大片的荒草被吹拂成各种各样的怪圈。

    很显然,有人在那头发动了一个法阵。

    若是那头有战场,法阵的发动必然伴随着更多的声音,至少应该会有惊呼声和惨叫哀号声。

    然而什么其余的声音都没有。

    当那头的树林开始恢复平静,却是有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里。

    那人身穿着一袭黑衣,远远的就可以看清是一名年轻男子。

    而且那人的身体挺得很直,头抬得很高,莫名的也给两人十分骄傲之感。

    当再近了一些,林意的目光却是变得不自觉的有些凛然,他看清了这人的面目,这的确是一名很年轻的男子,和他差不多年纪,而且这人的面容也十分俊美,在任何少女的眼中,恐怕都不会输给之前的厉末笑。

    然而这人和厉末笑最大的区别是,他的面容显得有些沧桑和憔悴,尤其是他身上的黑衣似乎很多时日没有清洗过,有些地方满是污垢。

    但最让林意在意的是,这人的衣衫式样很古怪。

    衣衫显得很紧,袖口也小,领子是圆形,而且领子很小。

    这在他看来根本不是南朝的衣衫式样。

    只是此时元燕也很诧异。

    她见过北魏的各族人,在她的眼中,这人的衣衫式样也很古怪,不同于北魏任何边地的衣衫式样。

    当他们很诧异时,迎面走来,脚步轻快的穿过草地的这名黑衫年轻人也很诧异。

    隔着很远的距离,这名黑衣年轻人便已经大声问道:“你们是谁,厉末笑呢,还不出来见我?”

    “......”

    林意和元燕面面相觑,尤其是林意,他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但是他听得出来,这人的说话是南朝口音,而不是北魏那边的口音,只是这人的南朝口音分外古怪,例如他说厉末笑呢的呢字,发音却很像咧字,其余说话间自然的停顿,也和建康的口音区别太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