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林意看着容意,一脸无辜。

    容意脸上失意的神色渐消,他抬头看着远处天边的流云,轻声叹息了一声,然后看着林意,缓慢而坚定的说道:“既然我输了,我今后便做你的近侍。”

    “......”

    林意和元燕皆是愕然。

    几乎是下意识的,林意看着他回应道:“你是不是有病?”

    容意默然的看着林意,面色渐肃,“我和你师兄厉末笑在此赌斗,我输给他,便是要做他的近侍,但是他又输给你,他不留在此处,我自然是做你的近侍。”

    “你这是什么鬼道理。”

    林意哭笑不得,道:“那是你和他的约斗,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赢了他一场,也不代表着我接替他赢了你。若是我和你比斗三场,我也不一定能够赢得了你,而且我也未必会和你赌这样的条件。”

    “你赢了他,若是他还留在这里和我完成这约斗,我自然履行我的诺言,做他的近侍,但他输给你,直接离开,就像是他掉落晶石一样,我自然变成了你的战利品。”容意神容肃穆的说道:“我师尊便和我说过,修行者的世界最重信义和机缘,原本我便要做厉末笑的近侍,但是你恰好出现在这里,这里是眉山...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出现在这里,然后又恰逢其时的击败了厉末笑。最关键的是,冥冥之中似有天意,我们的姓名之中都有一个意字,这便是天意之安排,必须遵守。”

    “你这道理太过牵强,而且你甚至都没有试试我的实力,就这样一口说要做我的近侍,更何况我不需要近侍。”林意有些无奈的看着容意,“你可以自便。”

    “每个人对事物都有不同看法,你可以不认同,但不能改变这事实本身。”容意缓缓的说道,他的发丝无风自动。

    “你们两个都有病。”

    元燕一直是沉默的倾听者,初时她听见这容意一言不合就要跟随在林意身边做近侍,她便觉得容意真是有病,然而听到此处,她却觉得不只是容意有病,连林意也有病。

    容意此种能和厉末笑三场比试的,即便不如厉末笑,但资质和实力想必绝对超过南朝和北魏的绝大多数年轻修行者,而且这样的人精通法阵之术,今后还有无限提升的可能。

    即便以她的身份,都甚至很想将这样的人招揽为部下,令其成为近侍。

    然而现在的林意,居然是坚辞不受。

    “那我有什么办法,我看了那么多书,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古怪的要求。”林意一阵叹气。他是如此想法,自己走大俱罗之路,将来又不会修飞剑,而且冲杀战阵,也是和当年的大俱罗一样,纯粹以力破法,蛮兽一样横冲直撞,哪里需要近侍。

    这容意一看便是修剑,将来说不定便是用飞剑,自己若是真应允了他,将来不要反而沦落成他的近侍。

    更何况自己现在身上提升真元修为的灵药还有不少,他心中自然是要分给萧素心等人,那若是有容意跟随,这灵药要不要分给他?

    他想着便觉得容意跟着自己没有好处,反而是多一张嘴多一个人吃饭。

    他心中如此想,神色之中便不自觉的带着一点嫌弃。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容意的心中升起了一丝怒意,他看着林意寒声道:“是觉得我没用?”

    “你误会了。”林意都不知该如何解释。

    容意深吸了一口气,他咬了咬牙,越是嫌弃他,便说明对方的实力的确惊人,在此时反而让他更加坚定他的想法。

    “那是觉得带着我也没有好处?”容意墨眉微蹙,他想了想,伸手往身后一拂,嗤嗤嗤...九声连响,他背后剑囊之中的九柄剑全部飞射出来,除了一柄落在他身前之外,其余八柄落在他和林意、元燕的身周。

    林意略微吃惊,只是无论他还是元燕,都没有觉得容意是一言不合要动手,因为此时容意没有任何战意。

    这九柄剑的确都很纤细,剑柄是某种骨质制成,已经润成玉质,如同黄玉般油润,剑身是闪耀着青光的某种精金制成。

    这九柄剑都斜斜插在地上,元燕看着这九柄剑所在方位,隐然感知到这九柄剑之间有种莫名的元气联系,她的脑海之中电光一闪,瞬间忍不住问道:“九宫真人是你什么人?”

    容意也是吃了一惊,他看着元燕,道:“正是我师尊。”

    “九宫真人?”

    林意顿时愣住。

    九宫真人是前朝军中最强的阵师,只是前朝灭亡之后,他便流落民间不知下落,建康城中的观星台、落月门、紫金楼处皆有这名前朝阵师的强大法阵留存,而且现在的皇宫里,诸多飞檐镇守法阵,也是全部出自此人之手。

    未想到这大名鼎鼎的前朝第一阵师,竟然流落到了南朝最偏的边地,教导出来这样一个学生?

    “你师尊当年自己对敌,是用九块龟甲,怎么到了你这,变成了九柄剑?”元燕神色变得凝重许多,对于她而言,九宫真人这样的存在,也是北魏和南朝征战的不确定因素。一名强大的阵师,某个法阵依地势布置得当,就很有可能对一支强大的军队都造成恐怖的杀伤。

    “我师尊到了罗州隐居之后,回想自己过往一生,终究觉得自己作为修行者,和人单独对阵总是不足,之后便潜心思变,炼了这九宫剑。这九柄剑现在我用,是释放出来便直接成小型法阵,我在这法阵内对敌,便有诸多妙用,我现在是如意境修为,到了承天境之上,这法阵威力还会更加庞大,这九柄剑都会成为飞剑,到时这飞剑落在阵中各处,不仅相互之间有感应,带起独特元气威能,而且我凭心念,想动用哪一柄便是哪一柄,若是修行者和我对敌,他其实便和同时应对数名飞剑剑师差不多。”容意看着这九柄剑,眼中又是感伤,又是骄傲。

    “果然是飞剑!”林意却是直叹气,一柄还不够,还九柄,这简直是谁当谁的近侍。

    “那你师尊现在?”元燕接着问道,这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