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我师尊推算出灵荒已至后不久,他自身也出了问题,旧疾复发,已然离世。”

    容意沉痛道:“让我来眉山,算是他的遗言。”

    “那你怎么会想到和厉末笑战上三场,定这样的赌斗?”元燕顿时松了一口气,九宫真人这样的存在,少一个便多一分安心。

    “我师尊常言,一名修行者要有非凡成就,自身实力和出名缺一不可,眉山际遇非凡,若是我运气不是太差,有在这里活着的命数,自身实力应该便有不俗提升,出名便要乘早,我在这里恰好遇到厉末笑,而厉末笑又是建康城里公认的天才,我和他年纪相差无几,若是胜了他,我自然便极为出名,便能有很多助力,许多权贵便或许会重用我。”容意口音依旧很古怪,但是说话却是极为实在,“我突破承天境已经指日可待,即将修行九宫飞剑,若是我赌赢了...厉末笑是公认的武技天赋第一,像他这样的人若是真能成我近侍,我们两人在战场上,恐怕是当者披靡,互相如虎添翼。”

    “......”林意越发无语,越发觉得对方跟随自己是心怀不轨,自己近身战打赢了厉末笑,按理而言,这容意自然认为自己更加适合近侍。

    “只是我自不量力,今日若是你不来,我便沦为笑柄,从此成为厉末笑的近侍,何来出名之说。”容意看着林意,真诚说道。

    林意连忙摆了摆手,“那就算你欠我一个人情算了,你也不用做谁的近侍。”

    容意面容又肃:“我意已决,而且我有直觉,跟着你我出名更快。今日你身为南天院新生便击败厉末笑一事只要传出,你便顿时声名鹊起,前途非凡。”

    林意顿时苦笑,“那容兄你这直觉恐怕太差,你是不知道我身份,我现在是罪臣之后,而且我现在是铁策军不起眼的小将,你从罗州来,知道铁策军?”

    “那更是有缘,缘分天定。”容意眼睛瞬间亮若星辰,“我师尊前朝时便是铁策军起身,他在铁策军效力便超过十年。”

    “这...”林意目瞪口呆,此时南梁和前朝的兵制上的确没有多少差异,他也知道前朝诸军也多是如此设立,只是九宫真人在铁策军效力十年之久,他是根本就不知道。

    “我追随你,你我联手,在铁策军又如何,必定是接下来战场上最耀眼的将星。”容意傲然道。

    “两个人都有病。”

    元燕此时默默在心中又说了一句。

    一个是铁了心不想要对方,一个是铁了心想要跟,一个是不想要的莫名其妙,一个是信天意信得愚痴。

    “你用飞剑,如何做我近侍?”

    林意实在无奈,用修行之理反驳一句。

    容意笑容渐起,道:“我九宫剑近身布阵,保证对方不可能近身对你造成威胁,我想天下没有几个比我强的近侍。”

    “在你看来跟着我皆是好处,那我有什么好处!”林意忍不住道。

    元燕眉头一挑,她知道林意聪明,但是此刻听着他这句话,她看着林意的目光,却是如同看着白痴没有什么两样。

    能有这样一名强大的修行者心甘情愿作为近侍还不算好处?

    还要什么好处?

    容意也是被问的有些发愣,他呆了片刻,才道:“灵药?修行典籍?”

    林意也是觉得自己脱口而出的这一句话显得有些蠢,脸上有些发热,讪讪道:“寻常灵药和修行典籍对我无用,你的法阵之术我也没有研究,我只是淬炼肉身的莽夫,蛮笨打法...”

    “那提升先天资质,强身健体,大补气血,强筋壮骨的灵药便是合用。”容意若有所思,手上动作却是不停,直接取出三株灵药,“这三株灵药若是可以,便当见面礼。”

    “灵仰草,黑木膏,虎血草?”

    不需元燕提醒,一看容意取出的这三株灵药,林意便顿时有些头疼发热的感觉。

    这三株灵药都是眉山采药经上面有详细记载的顶级灵药,而且的确对他十分有用。

    灵仰草最大功效是提升感知,黑木膏是一种奇木如沉香般变化之后,在木中自然结出的黑色灵膏,整体提升内脏生机,虎血草则是增强气血,有提升伤口愈合能力的特殊功效。

    以这样的三株灵药作为见面礼,自己若是再推不受,那林意自己都觉得自己太过白痴。

    “你这些灵药自己都不服用的?”林意无法用言语形容此时心情,他忍不住看着对方说了这样一句。

    在他看来,黑木膏和虎血草这样的药物或许对于寻常的修行者而言,药性太过激烈,肉身难以承受,但是灵仰草这种是任何修行者都可用的极品灵药,难道谁还会嫌弃自己的感知太强?

    “黑木膏和虎血草对我身体反而不利,至于灵仰草...我一共觅得了三株,服用了两株,这株应该再服也没有多少功效了。”容意耐心的解释道。

    他的解释让林意无言以对。

    看着林意的样子,容意也有些无言以对。

    显然自己这三株灵药对林意有用,但林意居然还无奈的样子,这该是何等的修行者,还会迟疑要不要自己这样的近侍?

    他也懒得再说,直接伸手上去,将三株灵药塞入林意手中。

    “你真不后悔追随我,加入铁策军?”林意对这三株灵药相当心动,只是他此时是真正担忧这容意的前程。

    “......”直到此时还如此说话,元燕看着林意,只觉得林意真的很招人恨。

    她此时的牙都有点痒。

    容意这样的修行者,她自己求都求不来,但对方却是如此强塞给林意,这种事情,记载在典籍上恐怕都很少有人信。

    “大丈夫一诺千金,誓死不悔。”容意指天划地,当即立誓。

    “好吧。”

    林意犹豫了一下,取出了一串培元朱果递给容意,但自己又觉得有些小气,有些羞愧,又取出了一串,一共两串递给容意,“这两串培元朱果算是回礼,够不够你晋升到承天境了?”

    “你...你身上还有这么多灵药?”元燕顿时又有些无语。

    看这林意的动作和语气,分明这种培元朱果都还有不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