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各有所思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71980.html
    /p>他所对身侧的这名修行者其实和他气质十分相近,给人的感觉也像是一名寻常的教书先生。

    即便这名修行者身侧斜斜的挂着一柄长剑。然而长剑的剑鞘也是用黄竹制成,看上去没有半分的杀气,倒像是建康那些文人雅士作为装饰的用具。

    听着要让他杀林意的第一句话,这名修行者有些不解,剑眉深深的皱起,但是听到接下来的第二句话,他便彻底懂了,只是轻叹一声,“有些难办。”

    的确有些难办。

    能够击败厉末笑的人并不简单,更何况此时这名少年身旁还有两人也并不差,对于这名修行者而言,要真正杀死林意并不难,难的是要落败,还要让对手毫无察觉,这便是真难。

    为首那人淡淡一笑。

    他清楚他身旁这些修行者的能力。

    有些难办,也只是一句玩笑话。

    他身旁那名挂着黄竹鞘长剑的修行者也不再多言,身影一动,便如同一道青云轻飘飘的落了下去,沿着那条线,往南而行。

    ......

    林意的脑门有些发涨。

    和之前吞服提升感知的灵药不同,当这灵仰草的药力在他的身体里彻底化开,一股股清气冲入天灵之后,除了和之前一样的耳聪目明的感受之外,他还感到自己的脑袋涨得有些要炸开的感觉。

    但这种感觉也持续了很短的时间,接下来很快,他感觉到就好像有一些东西,在从自己的脑海里要被挤出来。

    这种感觉很奇怪。

    那些要被挤出来的东西,也并非是和鲜血、真元一样的实物。

    所幸他看的杂书足够多。

    见识多,便更容意帮助他判断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只是花了数十个呼吸的时间,便知道此时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他的神识感知,如同形成了实质。

    如同形成实质,当然也并非是真正的形成实质。

    这是一种玄妙的状态。

    修行者的神识强大到一定的地步,便在调动真元和气血上有了惊人的突破。承天境中阶之上的修行者,便能够以神识念力令真元离体,让真元变化出各种形状,产生不同的妙用。

    但只有到承天境巅峰,接近神念境的地步,才会达到神识如有形之物的地步。

    到了这种地步,甚至能令真元离体之后,还能因为修行者的神念控制而在修行者身外留存很长的时间。

    这便意味着更多的真元妙用,更多诡异的手段。

    林意有些感慨。

    真元妙用他是不可能拥有,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神识感知之强,反而都已经接近神念境的修行者了?

    “怎么了?”

    元燕察言观色很细致入微,她明显感觉到了林意的异样。

    林意苦笑了一下,他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解释。

    若说自己的神识之强几近神念境,说出来都恐怕没有人信,但也就在此时,他却是已经感受到了境界提升过快之后的不利影响。

    他脑门发涨的感觉缓缓消失,只是却觉得身体在发沉,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衰老一样,行动缓慢。

    “境界提升太快,肉身跟不上神识...”他看着元燕,忠实的说出了此时的感受。

    “很正常。”

    元燕道:“只是需要一些适应的时间。”

    “你修的是什么样的功法,怎么我丝毫感觉不到你的真元波动?”容意转过身来,忍不住看着林意闻到。

    他其实一路上都在静心感知林意身上的气息,只是当他三串培元朱果都吃完,当修为节节上涨,已经即将接近那个重要的关口,他都可以感觉到自己距离真正的承天境应该恐怕只有盏茶时分时,他都根本没有感知到林意任何的真元气息。

    只是林意走动之间,他却分明能够感觉到林意身体里蕴含着的一种可怕力量。

    那些挂在林意身上的重物,似乎毫无分量,轻得如同几根树枝一般。

    林意也有些难以回答这个问题。

    “你真的很幸运。”元燕却是看着容意,轻声说了一句,“他修的是一种很独特的功法,而且你根本猜想不到来自何人。”元燕虽然说话的声音很轻,但是她的语气却很认真,甚至带着一些感慨。

    她已经将林意认定为何修行者的传人。

    既是南方三圣之一的真传,容意跟着他,岂不是幸运?

    “这...”

    容意有些吃惊,但他听元燕此时的语气,便觉得这应该涉及林意修行的隐秘,所以他也不再问下去,只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好奇,“那你现在的力量,相当于何种境界?”

    “如意境的修行者应该都能应付,承天境便不好说。”林意想着死在他和元燕手中的罗烈侑,此时他已经十分清晰,承天境的修行者的实力不能一概而论,就看各自利用真元的手段的高下。

    “承天境不好说?”

    容意听出了这句话之中蕴含的意思,顿时有些无语。

    这意思是说,有些承天境的修行者,便已经能够应付了?

    林意却也不再答话,他此时忍不住想着,承天境之上,修行者的身体自然也是跟不上神识的速度,但是他们有飞剑,有真元代替他们的拳脚,只是自己,该如何再让自己的出手变得快些?

    元燕也一时沉默,她此时想起南方三圣,想到那何修行的生平,便想到林意是何修行的弟子,那不知除了这独特的炼体功法之外,还有什么特殊的手段。

    她离开眉山之后,林意在南朝为将,必定也成为她将来在战场上的对手。

    虽然她并不想亲手杀死她,但对于她而言,对林意了解得太少,终究也是不可预知的巨大隐患。

    她当然想问得更清楚一些,但是她细想之前林意的反应...似乎问到这些修行问题时,林意都刻意回避。

    “快到了。”

    也并未过多久,容意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容意手指点的地方,是一片断崖,断崖的下方,有白色的浓雾升腾不息。

    “在那断崖下方?”林意问道。

    容意摇了摇头,“就在断崖里面。”

    (过度章节,比较难写,今天第二更更新比较晚,抱歉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