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你没事好路不走,攀岩下去看什么?”

    元燕皱起了眉头,她和林意不同,她对任何人都抱着怀疑的态度。

    像她这样的人,若是轻易相信别人,或许在过往已经死了很多次。

    在她看来,再无聊的修行者也很少会看到一处悬崖就先下去看看到底有什么。

    “我先前并非从此处下去,而是从下面上来的。”

    容意苦笑了一下,“我想着是从此处翻山节省一些赶路时间,却是没有想到内里别有洞天。”

    元燕皱结的眉头渐渐松开,这个解释在她看来可以接受,所以她只是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林意跟着来到崖前,看着下方翻腾的云雾,他的感知深入其中,以往他的感知穿入这些云雾不会有任何特殊触感,然而此时他神识感知到大为提升,穿过这些缭绕的云雾时,却分明有一种自身穿过淡淡水雾般的奇异感觉,就像是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真正接触了这些东西一般。

    在那些白色云雾之中,他分明感觉到有一些冰冷的气息从山体里流淌出来,空气里的水气和那些冰冷的气息接触,便顿时化为细密的水滴。

    “这断崖虽然不高,但下方全是乱石地,万一不小心跌落下去便非断几根骨头这么简单。我先下去,你们小心。”容意才交待了这两句,便顿时有些气馁。

    既然对方连厉末笑都能击败,甚至连有些承天境的修行者都能对付,那岂会在这一片山崖上出事。

    他身影一动,直接跳崖一般往下飘落,只是每隔数丈,他却是伸手在崖壁上一抓,瞬间将自己下落之势阻住,接着便再放手,周而复始,看上去十分轻松。

    林意看了一眼元燕,看到元燕面色如常,他便明白这片断崖对元燕也并无难处。

    “你先还是我先?”他看着元燕,轻声问道。

    元燕想了想,轻声道:“一起。”

    此时她的心境很奇怪,她说一起并非是计较安危的因素,而是想着,她和林意在一起的时间注定不会很久,每过一阵,她和林意在一起的时间便少一些。

    “好。”

    林意没有多想,他的做法足够狂野,直接双手握剑,双剑不断刺入山体之中,硬生生依靠臂力往下落去。

    他甚至有些自得,觉得没有真元也很轻松。

    若不是考虑男女有别,他甚至觉得就算背着元燕这样降下去也没有丝毫问题。

    元燕却是和容意一样做法,她跟在林意身侧,转头看着林意,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心中想着的却是,你们南朝人不是常说我们是北蛮子,你这人明明生在建康,为什么做什么都喜欢像蛮子一样?

    “进来。”

    下方云雾之中已经不见容意身影,但是他的声音却是从崖壁之中飘了出来,带着一些奇特的回响。

    其实不用他出声,林意也已经感知到了那些阴冷气息的出口,只不过再往下降了不到十丈,他和元燕的眼前就看到了一条幽黑的山裂。

    从上方悬崖上看不出来,但是近在眼前,这山裂却足以容纳两人并排进入。

    噗的一声轻响,内里已经有火光燃起。

    这是容意在内里点燃了火折子。

    “天地之间真是无奇不有。”

    当火光亮起,林意便有大开眼界之感。

    山裂只不过往内里延伸十余丈,内里便是霍然开朗,山体被掏空了巨大一块一般。

    内里寒气滚滚,一眼看去全部都是冰块,冰块色泽原本就不一,在火光的映射之下,竟然是有五光十色之感。

    “这….”

    再真正走到内里,林意更是眼睛瞪大。

    这就像是巨大冰窖一样的山体洞窟的正中,有一口方圆数丈的泉水在翻滚不息,这泉水是乳白色,粗看上去就像是沸腾一般,但近看却发现,这泉水始终处于将冻未冻的状态,水面上不断结出乳白色的霜花,但是随着水流的流动,又渗入周围的山体。

    元燕见多识广,对这倒是没有任何震惊之感。

    眉山再往西北,原本就是党项境内。

    党项境内到处都是高不可攀的雪山,雪山上冰川融水都是极冷,顺着地下水道甚至流淌至北魏东益州一带。

    东益州境内山中也有一些如此奇观,便是因此形成。

    此时这寒泉应该也属于此列。

    “地方我已带到,能不能找出火壁虫,就要看你了。”容意双手一摊。他手中的火折子在寒气的吹拂下都是如风中的烛火一般随时看上去都有可能熄灭,但三人都是修行者,眼睛很快适应眼前的黑暗,这一点火光也是可有可无了。

    “还说是做我近侍,分明是想让我做苦力。”

    林意抽了抽鼻子,只是在心中嘀咕了一句,他的面色却是迅速精彩起来。

    他真的就嗅到了一丝独特的辛辣香味,这种香味十分奇特,初时觉得很不好闻,但多闻数下,却是又觉得十分好闻。

    “真的有?”

    元燕的声音轻轻的响起。

    林意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这种冰冷的寒气让他的身体微微一颤的同时,也让他的神智似乎变得更加清明,他敏锐的感知到了那些香气的来源。

    散发出这香气的地方,距离那处寒泉很近。

    确切而言,就在寒潭边上不足一丈处的冰面之下。

    “这火璧虫擅不擅水性?”

    他想了想,似乎他看过的记载里没有火璧虫擅长水性的记载,但是他还是不放心,忍不住问了一句。

    “应该不擅。”元燕看了一眼林意,只此一句,机敏的她便已经明白那火璧虫此刻必定就在寒潭附近,林意只是生怕它从水中遁走。

    林意点了点头,他伸出手中的一柄剑,点了点他嗅到的那股异香所在的位置。

    元燕和容意知道此时最该做的是什么,两人沉默的分散开来,分别绕到林意所点位置的两侧。

    这火璧虫对于林意而言也是一大助力,他十分谨慎,甚至卸下了身上的背袋,脚步很轻的行向潭边。

    他缓缓的呼吸着,静心去感知,配合着鼻孔之中嗅到的那种香气,他的感知竟似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他的脑海之中,甚至出现了火璧虫的具体形象。

    他的心跳有些加速起来,在他的感知里,就在那冰面下方五尺余深的地方,就一共有五只火璧虫聚在一起。

    随着他的走近,这五只火璧虫只是一动不动,却并不遁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