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林意明白她的意思。

    剑温侯受平蛮郡毕家门阀所邀,从隐居的稻城出来,原本必定是要对付剑阁,但现在军情危急,铁策军必定火速去援,这剑温侯按理不可能不顾全大局。

    只是说了这几句,洛水城已经被彻底惊动,到处战马嘶鸣。

    暴雨之中本身便诸多不便,整个铁策军军营看上去也是一片混乱。

    但在这一片混乱之中,有数声沉着的军令声响起。

    只是片刻的时间,雨声虽隆,但整个铁策军军营便已沉静下来。

    白月露随着林意下了城楼,雨水很快就打湿了她的头发,她看似有些不愉快的皱了皱眉头,但却并非因为这雨。

    南朝优秀的将领的确远远多于北魏。

    很多军士天生不如北魏的军士悍勇,但是在南朝将领的统御下,却依旧能够发挥强大的战力,这铁策军当然不算正规边军,但魏观星这样的边军老将只是调教没有多久,给她的感觉便已经比绝大多数北魏军队强出太多。

    “车马不足。”韩征北一个手抬起,放在眼前挡雨,看清了林意所在便已经心急火燎的赶了过来,一开口便说了四个字。

    林意这些时日虽然最多考虑的是修行的问题,但他十分清楚,铁策军几乎都是步军,平时出征都是各自带最多十余日战斗所需,之前考虑要长途跋涉,便已经在着手解决这车马运送问题,但这变故来得太过仓促,肯定是来不及了。

    “分成两拨走,调一些马帮来帮忙。”

    林意还未回应,魏观星的声音便已响起。

    顺着声音转过头去,林意看到魏观星和铁策军数名将领走来,他知道魏观星肯定已有考虑对策,便点了点头,依旧未来得及说话,营门口已有急剧的马蹄声响起,随之便是一声大呼:“铁策军右旗将领林意何在!”

    “林意在此!”林意挑眉,大喝一声。

    看着雨幕中那人的官服色泽,他便猜出对方是兵部的人。

    “铁策军接令!速至泗城,二十日内必达!”

    果然,那骑者在营门口翻身下马,递了官印便直接宣读军令文书。那军令文书上兵部朱印和墨迹原本都还未干,此时雨水一冲,便瞬间模糊。

    “接令!”林意知道军情紧急,也不纠结,示意营门口军士收下军令文书的同时,眉头却是不由得微微蹙起。

    他出身将门,对北方那些州郡烂熟于胸,洛水城到泗城,以铁策军这样的步军行速,正常行军都要在三十日左右,更不用说这是雨季。

    二十日,赶到泗城应该也是极限,铁策军如同强弩之末。

    只是林意很清楚,这应该也是兵部那些有经验的官员做出的估算才下达的军令。

    形势太过危急,他断然不可能推诿。

    “我安排三百军士,你和军中修行者先行,我、剑阁众人和杨鲲除外。”魏观星抬头看了一眼天色,雨水顺着他的乱发如条条透明蚯蚓在他脸上游走,他也是一脸的沉重,“元英如此疾攻,看来是想抓住萧宏刚刚掌管边军,调度必定多有失误,若是蓝怀恭无法阻止元英,元英后继的部队越过道人城,肆意在边军后方袭扰,萧宏统兵必乱,我南朝必定大败。你们先行,尽可能在十五日之内到达,我们后继铁策军,应该会在二十五日左右到达,我设法调度,尽可能保证战力。”

    “剑阁不随我去?”林意略微沉吟,问道。

    “战力不可尽显,而且中山王元英之前所有战役,都喜欢用奇兵断敌军军需,连攻城战,他都是想方设法,先对对方屯粮重地造成合围之势,迅速破去。他在北魏有中山狼之称,但在我看来,他也是抢粮王。”魏观星道:“铁策军修行者不少,想必也入了他的眼,沿途他应该会按排军队袭扰。”

    “有你和沈鲲,再加剑阁,保住粮草军械当然不成问题。”齐珠玑微眯着眼睛,道:“只是只有三百军士和我们先行,剩余铁策军大部无法在既定时日内到达...这难道不算违抗军令?”

    “你要明白一点,兵部的那些老爷们,对于结果更为看重。只要结果能让他们满意,他们便不会在意这些细节。”魏观星平时对齐珠玑极为客气,但此时的言语却带着一些不容置疑的教训味道。

    齐珠玑眉头微挑,他并未因此生气。

    在揣摩那些兵部的界限方面,魏观星自然是绝对的权威。

    数辆马车行了过来。

    赶车的车夫都很镇定,但是随着这些马车出现的年轻修行者们,都很紧张。

    无论是容意、还是萧素心,甚至是厉末笑,都很紧张。

    他们都很清楚,眉山之中的所有战役,和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大战相比,甚至连开胃小菜都比不上。

    王平央从这几辆马车的后方走来。

    冰冷的雨水淋湿了他的衣衫,但是他的手心之中却热得出汗。

    在此之前,任何一名修行者都是这个王朝的宝贵财产这句话已经在他们耳边说了很多年,然而直到此时,当发现他们有可能在这场决定南朝生死的大战中起到一定的作用时,他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意义。

    他走到了林意的身侧,在林意的耳边轻声道:“我不会和你们一起走,我和黄秋棠跟着魏观星他们来。”

    林意伸手擦了擦脸上的雨水,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王平央和黄秋棠为什么时常在一起,但他无比清晰的听懂了对方的心意,他感觉得到对方并非是逃避,而是无法第一时间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而感到焦虑和不安。

    “我们等你。”他点了点头,看着王平央布满伤疤的脸面,认真的说道。

    王平央并没有多说任何一句话。

    他也只是点了点头。

    当大厦将倾之时,是迎上去撑着,还是想着保全自己?

    在真正的大义和个人安危面前,便更容易令人看清一个人真正的面目。

    在最后的准备时间里,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负手望向北方。

    北方的战场上,不只是有铁与血,还有他的父母。

    那似乎才是他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