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他的血肉汇聚着破碎的冰砾,带着他体内迸发的巨大力量,狠狠的冲击在这柄飞剑上。

    难以想象的痛楚,甚至让他这一条腿上的所有筋肉都开始抽搐,只是此时他的感知反而更加的敏锐,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柄轻薄的飞剑的剑身和他脚掌骨骼的摩擦,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两根细骨在折断的同时,这柄飞剑上附着的力量被彻底冲散,轻薄的剑体也产生了折弯。

    轰然的声音和他发出的厉声惨嚎在这个洞窟之中开始澎湃回荡,直到此时,容意才真正反应过来林意做了什么。

    他看着林意血肉模糊的那只脚,看着依旧穿透在他脚掌上却似已经失去生命的那柄小剑,看着冰面上无数的裂纹和其中飞洒的鲜血,面色迅速苍白无比。

    看着这种狠厉的战斗方式,他的心脏都有些不自觉的微微收紧,他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厉末笑会败在林意的手中。

    元燕的眉头深深的皱着,她没有去看林意,她的眼睛无比森冷也无比警惕的看着前方那名青衫修行者,只是光听着利刃刮擦骨骼的声音,她就知道林意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只是她不像容意这么心惊,只是对林意更加惺惺相惜和忌惮,因为设身处地,她觉得她也会采取同样的方法。

    飞剑上真元的流转牵动着修行者身体内的真元,飞剑骤然被击溃,修行者经络之中平和流淌的真元瞬时紊乱,对于飞剑的主人而言,也能造成不小的损伤。

    这名青衫修行者的身体震动着,他的双唇因为体内的痛苦感觉也紧紧的抿了起来。

    只是在下一刻,他还是发出了声音。

    他用一种很奇特的眼神看着林意,问道:“值得吗?”

    “你有病。”林意深深的呼吸着,这种冰冷的空气深入肺腑之间,似乎能够缓解那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同意。

    他的声音微微的颤抖,并非是因为恐惧,而是他整个身体也在不自觉的颤抖。

    在他看来,对方是要来杀他,现在还问他用这种方式击溃对方的飞剑是不是值得,简直就是有病。

    一个人心中总有一些最美好的事物,萧淑霏和他在齐天学院的一切,每一个他记忆里的画面,萧淑霏每一个回眸时的表情,都是他心中那些美好事物之中记忆最深刻的部分。

    他本身其实是个性情很温和的人,然而想要将他心中最美好的这些东西抹去,却往往能够激起他最暴戾的情绪。

    在“你有病”这三个字出口的刹那,他的手已经落在了那根狼牙棍上。

    一阵呼啸的风声带起了轰然的回响。

    他将这根狼牙棍用尽此时的全力砸了出去。

    狼牙棍的目标并非这名青衫修行者本身,而是这名青衫修行者身后的山窟顶端。

    眉山的山体之中多有山水渗透,这处山裂也不例外,这处冰窟上方的山水在滴落时便冻结,形成了无数巨大的冰棱。

    这些冰棱已经不知存在和生长了多少年,在些微火光的映射下便蔚为壮观,但是呼啸而至的这根狼牙棍却是打破了这份固有的平静。

    一声巨大的爆裂声响起。

    接着便是更多冰晶爆裂的声音。

    裂缝在冰面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几乎所有的巨大冰棱不断的坠落。

    整个洞窟不断的震荡起来。

    一根根巨大的冰棱坠落在这名青衫修行者的身后,如同巨柱砸地,瞬间溅开无数冰块的刹那,一团团白色的冰雾也不断的汹涌而来。

    青衫修行者的身影就像是在不断澎湃激荡的白色巨浪里。

    更凛冽而来的寒意让容意苍白的面容变得更加雪白。

    大团大团的冰块甚至将来时的路都暂时堵住。

    这名青衫修行者的身体被身后的气劲和寒流吹得猎猎作响,有些不小的冰块溅落到他的身上,和他护体的真元相撞甚至发出噼啪的响声。

    他并未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静静凝立着,眼中深处对林意的欣赏之意更浓一分。

    危险的境地容易让人分神,他毫不怀疑,若是此时处于真正的冰川之上,林意也会毫不犹豫的引发雪崩,将他同样限于玉石俱焚的天灾之中。

    便是边军之中那些久经杀阵的将领也未必有这样的悍勇,更何况对方只是一名初出建康的少年。

    元燕转过头去看着容意。

    她依旧有些可以拼命的手段,然而那些手段不可被林意等人轻见,她最担心的结果是即便拼命都杀不死这名青衫修行者,接着便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

    “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拼命么?”

    她看着容意说道,“如果你到现在还不知道,那我们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真是倒霉。”

    容意的脑海之中响起这样的声音。

    他觉得自己的确很不幸,竟然在这种地方还会遭遇这样的修行者,而且对方只是那一柄飞剑,就已经让他产生了无法匹敌之感。

    只是此刻元燕的声音和林意的战法,却给了他指引。

    “死就死吧!”

    他抬起头来,看向青衫修行者头顶的上方,他手中握着的一柄剑发出了恐怖的震鸣声,另外的八柄剑却是一齐破空如电,瞬间射入上方的洞窟顶端。

    青衫修行者眼中闪现惊讶的光芒,他感到了一些似乎似曾相识的气息。

    就在下一刹那,随着容意的一声厉喝,他头顶上方的洞窟山石之中,发出了令人心悸的炸裂声。

    无数石块如雨般瞬间崩飞下来。

    这个洞窟的洞顶开始真正的崩塌。

    一道惊鸿般的剑光出现在这些乱石里。

    没有人可以看清这名青衫修行者的拔剑出剑动作。

    当这道剑光出现的瞬间,暴雨般坠落的碎石都似乎在空中停滞了一瞬。

    这道剑光破空而至,瞬间到了林意的身前。

    林意的手中已经紧握着双剑,这一刹那,他双剑齐出,斩在这道剑光上。

    轰的一声巨响。

    林意感觉到一股无可抑御的巨大力量,顺着双剑传到自己的身上。

    然后他的身体就不可控制的往后重重一挫,接着往后倒飞了出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