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意外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77847.html
    /p>一道道流焰在青衫修行者身周穿过。

    这些都是林意投出的石块或者冰块穿过寒雾时带起的气流。

    当这些流焰清晰的出现在容意的视线里时,那些流焰正对的山壁上已经响起爆鸣。

    就连青衫修行者的眼中都第一次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情绪。

    投石块,这在修行者的世界真是比小孩子过家家还要玩闹的东西,他也从未想到一名修行者只是投石块,就真正的让他感到威胁。

    这些石块之中蕴含的力量很大,然而最为关键的是,林意的投掷很快,发力很快,而且这些石块锁定他的身影很准。

    他甚至可以肯定,林意投掷这些石块的发力速度,甚至比他都要快。

    在连续的爆鸣声不断在周身炸响的同时,他已经感知出了真正的原因。

    林意依靠的,纯粹是肉身的力量!

    寻常修行者要想投出这样的力量,必须依靠真元。

    真元贯注于指掌之间,配合手臂投掷的动作发力,每一次真元冲击,就如同潮汐涌动在这投掷之人的手臂之中。

    真元和身体的动作配合,方能完成这样的一次投掷。

    这种配合需要时间,真元的调动,也需要时间。

    然而林意根本不需真元,他只是纯粹的投掷,身体便自然发力!

    他的肉身,怎么可能有如此可怖的,甚至隐然已经凌驾于如意境的力量?

    然而此时最令他震惊的是林意的感知。

    他已经隐然感知到林意的感知甚至不输给他,正是因为林意的感知分外的惊人,所以他才能够如此精准的捕捉他的每一个身位!

    元燕沉默不语。

    她认定林意是南方三圣之一的何修行的最后真传弟子,林意肉身力量和感知的一些异常,她自然归结于何修行的功法。

    到现在为止,她知道自己依旧是这名青衫修行者的最大破绽。

    因为就算她施展了飞针,对方都依旧并未放多少注意力在她身上。

    她的手指微动,手中又捏了一根飞针,然而却是静待时机,没有发出。

    林意不断的连投,就连容意都从最初的不可置信之中回过神来,他不断的在心中提醒自己,这真的不是玩闹。

    他的剑动了起来。

    他的剑也很快,剑法也很精巧。

    落在他和林意身周的那些碎石被他用剑轻巧的挑在林意身前,顺着林意的动作,林意的手中若是空了,前方便往往无中生有般,正好出现落石。

    林意顿时觉得顺畅起来。

    他双手不断的连抛,身体前方的空气里一阵急剧的嗤嗤声响。

    青衫修行者眉头微挑,他心中的轻敌之意尽去。

    虽然还不知林意为何会拥有如此诡异的肉身力量,但是这两名少年如此配合之下,即便是他都已经不可能纯粹靠浮光掠影般的飞掠来躲避。

    他停了下来。

    当当当当….

    一连串的震响声在他的身前响起。

    那些袭向他的石块和坚冰被他的剑光全部击飞,震碎。

    看着这名青衫修行者停下时的动作,林意知道他接下来必定要改变战法,又将近身来战。

    但此时看着对方剑上爆开的石尘和冰屑,他关心的却不是此点,他骤然想到了一直安静躺在他随身行囊角落的某件物事。

    若是在之前对方纯粹闪避,那件东西当然也是无用,然而现在对方显然已经改变战法,这件东西便应该有用。

    林意心念动间,知道以对方的速度,接下来欺近自己身边也只不过顷刻之间。

    他再次发出一声爆喝,双手的动作竟是再次加快,在疯狂连投十数块碎石的刹那,他的右手探入随身行囊,已经将他置于一角的那片淡青色陨晶捏在指尖。

    这片淡青色陨晶只有指甲般大小,是那日他在南天院库房所得。

    虽然只是这细小一块,但重量却是惊人,而且他当日就试过,这陨晶极为坚硬,刺划山石如同铁器入泥一般轻松。

    “卫清涟!”

    在这片陨晶入手的刹那,他大叫了一声。

    元燕眉头一蹙。

    这虽然是她假冒的名字,但是她的反应没有任何的迟滞,对于她而言,她等待的机会还没有到,只是她和林意此时已经有种莫名的默契,此时知道林意是召唤她出手。

    她选择相信林意。

    她手指中紧捏的飞针飞了出去。

    一声凄厉的啸鸣连着一声轻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

    青衫修行者精准无误的挡住了这根直来直去的飞针。

    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他感到了莫名的危险。

    前方又有一道急剧的啸鸣。

    这声音来自林意的身前。

    他不知林意丢出了什么,但这件东西显然不大,而且沉重。

    几乎与此同时,他感到身体的后方也骤然出现了一道异样的风声!

    他毕竟非一般的修行者,在这刹那之间,他感知到了那是一枚不知如何会来的飞针,并且精准的感知到了那根飞针会比林意投来之物慢上一线。

    他挥剑,转身,一气呵成。

    在他的想象之中,他凭借这样的一剑,将会先击飞林意投来之物,接着磕飞那根飞针。

    当!

    他的剑上发出震响。

    他的人已经转身,然而他的剑却是一轻。

    一种不可置信的震骇情绪瞬间充斥他的身体。

    他的剑…竟然断了。

    噗!

    他的一截剑身和林意投来之物在他身侧旋转飞出,后方袭来的飞针却是就此落在了他的身上,深深的刺入他的右肋。

    青衫修行者一声闷哼。

    在这时他改变了主意,他决定不再冲向林意,而是乘着此时冲出这冰窟。

    这种事情虽然出乎他的预料,然而已经是他所预料不到的完美结果。

    然而令他再次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脚步才动,身体刚刚飞掠起来的刹那,一股阴暗而可怖的气息,已经从他的伤口之中迅速扩散,沁入他的内腑。

    他的呼吸顿时顿住。

    这是毒。

    一种异常可怖…甚至连他的真元力量都似乎无法控制的毒素!

    嗤!

    他体内的真元疯狂的朝着伤口冲去,那根飞针被强大的气劲直接逼出体外,真元推动着气血,以惊人的速度从伤口中喷出。

    他想要将所有染毒的毒血全部冲伤口中逼出。

    然而此时从他伤口之中如雾般喷涌出来的鲜血,全部都是黑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