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毫无用处。

    阴暗可怖的气息依旧在血肉之中蔓延,最令人心悸的是,这种毒素甚至迅速让他的真元衰竭。

    更加准确而言,是将他的真元,也变成对他不利的毒素。

    青衫修行者的脑海里充满荒谬而不可思议的情绪,这世间只有三种毒药能够彻底瓦解承天境修行者的真元,只是那三种毒药全部存在于北魏的某个人手中。

    在下一刹那,他终于明白那名看似最为无害的少女绝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她才是最危险的敌人。

    这样的人,隐匿在这两名南朝少年身边所为何事?

    他心中一片冰冷。

    他想要出声提醒林意,然而他此时已经无法发不出声音。

    不只是发不出声音,他的眼睛也迅速失明。

    他看不见眼前的一切事物,然而他的感知却牢牢的锁定了元燕的身体所在。

    一声裂帛般的撕裂声自他的身体内发出。

    他身上的青衫迅速膨胀,黑色的鲜血从青衫内里往外炸开,他体内残存的力量在此刻被他尽数压榨出来,依旧形成了一股恐怖无匹的力量。

    一道瑰丽的剑光逼退了所有的寒雾,击碎了坠落的冰雪和石块,带着他决死的气息,落向元燕的身体。

    元燕的面色急剧发白。

    这道剑光甚至超出了她感知的极限,感知都无法捕捉,便意味着真正的死亡来临,意味着她绝对不可能挡得住这样的一剑。

    容意也感知不清楚这一道剑光,然而场间却有人能够清晰的感知。

    当青衫修行者斩出这一道剑光的刹那,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一剑的去处,也直觉元燕不可能抵挡得住这一剑。

    他就在元燕的身前,就在元燕和这一道剑光之间。

    砰的一声闷响!

    元燕已经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不管何种心情,她已经准备迎接死亡。

    然而撞在她身上的,却并非是剑光,而是林意的后背。

    林意挡在了她的身前。

    剑光落在林意的胸前,剑光里蕴含的可怕力道,将林意往后击飞,狠狠的撞在她的身上。

    噗!一口鲜血从林意的口中喷出。

    林意前所未有的感到虚弱。

    他听到了自己胸口发出的一些细微骨裂声,他带着一种敬畏看着那名手中握着断剑的青衫修行者,他难以想象,对方隔空的一道剑光,竟然依旧能够迸发出这样可怖的力量。

    元燕的双脚在地上滑行。

    她的双手下意识的环抱住了林意。

    不知为何,这一刹那她突然很害怕林意就此死去。

    然而此时心情最为复杂和难言的,却是那名真正迎接死亡的青衫修行者。

    他的生命已经只剩最后数息时光。

    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只想假装要杀林意,结果反而被杀死在这里。

    他最后想要提醒林意这名少女的真正身份却做不到,就连最后斩杀这名少女的一剑,都反而被林意挡住。

    他最后想到的,是他追随着的军师的心情。

    若是军师知道了他的死讯,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这简直是…”

    他忍不住想摇摇头,然而这最终的动作,却是让他的身体轰然砸地。

    林意松了一口气。

    元燕只觉得她双手抱着的这个身体骤然变得沉重了起来。

    她紧咬着嘴唇没有说话,顺着林意身体下挫之势,将林意的身体慢慢放下。

    林意颓然的坐倒在地,靠在元燕身上。

    此时无论是他还是元燕都并未响起任何有关男女有别的事情,弥漫他和元燕心间的,全部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即便这名青衫修行者已经死去,然而林意看着这名青衫修行者的眼神里还是充满了敬畏。

    他可以肯定,若是再给这名青衫修行者一次机会,他们一定无法再次战胜这名青衫修行者。

    容意也坐了下来。

    他也慢慢无力的跌坐在地,一身的冷汗。

    这是他最接近死亡的一次战斗,也是他最无力决定最后结果的一次战斗。

    看着林意颓然而凄惨的模样,他感到自责和羞愧。

    他是林意的近侍,然而这一战之中他却根本未尽到近侍的职责。

    林意受伤如此之重,他却是完好无损。……

    林意轻轻的咳嗽着,他咳出了些血沫,感觉呼吸还是有些不畅,胸口的骨骼应该是断了一些,但是应该没有大碍。

    只是这脚…还能长好么?

    不要真的就此瘸了。

    他有些担心的看向自己的脚。

    直到此时,他才真正有勇气去看自己脚的伤势。

    一片血肉模糊,破碎的血肉间,甚至可以看到断骨的白茬。

    真的是惨不忍睹,不像脚的模样。

    元燕挪了挪身子,她看着林意的那只脚,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真的伤的很重,只是以她的手段,应该能够治好。

    她见过许多更可怕的伤势,但却没有一次让她如此揪心。

    “不要动,痛也不要动,不然你的脚真的有可能废掉。”她看着林意,认真的说道。

    林意点了点头,“能治好,不会瘸?”

    元燕点了点头,“应该能,不会瘸。”

    林意顿时来了精神,不去看伤口,用力的点头,“那打死我也不动。”

    “居然此时还能嘴贫。”

    元燕看着林意那只脚,心中又骂了声南朝小贼,然后伸手出去,很自然的取了林意的随身行囊,将内里的药物取了出来。

    看着她和林意之间的对话和这些动作,想到之前战斗之中那种可怕的默契,不知为何,容意的心中生出些许羡慕。

    在林意和元燕自身看来,两人自然不是那种心心相映两情相悦的情侣,然而落在容意的眼中,却是截然不同。

    在从整个南朝最边缘的州郡离开,来到眉山的途中,他也自然幻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遇到一名少女,无论在阳光明媚的日子,还是在暴雨如注的时候,都能和他结伴而行。

    但最为关键的是,能够生死与共。

    元燕开始清理林意的伤口。

    她将林意的鞋切开,将血肉之中那些不属于林意身体的部分细致的剔去。

    “这男人的脚…还真是有点臭。”

    她忍不住这样想着。

    (这章开始就上架了,纵横老无哥,人狠话不多,上架后尽量多更,大家多支持一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