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南朝少年看着那块石碑,眼睛里的神情原本已经渐渐迷醉,但在这声音响起的一刹那,他略显稚嫩的眉眼间骤然生出煞意。

    他的感知朝着那人探去,接着缓缓转身。

    然而他的感知落处却是什么都没有。

    他明明都已经听见这人的声音,知道那人的方位,然而那人却就是如同不存在于这天地之中一样,似乎不是真实存在的事物。

    只是他眼睛的所见,提醒他这人无比的真实且危险。

    看着这名黑衫男子身上黑衫和头顶竹笠上布满的繁花,这名南朝少年的心骤然沉了下去。

    他微红的双唇紧紧的抿了起来,瞬间变成一线,失去血色。

    他想到了一个传说中的,按理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尤其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的北魏修行者。

    “你猜出了我是谁?”

    黑衫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他的声音很温和,很有磁性,然而即便是微笑,他的唇角线条也如同岩石般棱角分明。

    不知为何,就连这名南朝少年都很想看到他整个面目。

    这名南朝少年都直觉,这名黑衫中年男子不管五官长得到底如何,一定极有魅力。

    “你便是传说中的北魏魔宗大人?”他看着这名黑衫中年男子,慢慢的说道。

    “何以确定?”

    黑衫中年男子又是微微一笑。

    这名南朝少年皱了皱眉头。

    何以确定?

    能够确定的条件很多,例如传说中那名魔宗大人所修的真元功法独特到了极点,甚至可以让修行者的感知里空无一物,例如传说中魔宗大人始终不以真面目见人,而且喜欢穿着满是繁花的黑布衣…只是似乎让他瞬间直觉断定的,还是这名修行者的气质本身。

    这名修行者便是有一种神奇的魔性,让他自然觉得,若这人都不是那传说中的魔宗大人,便不可能再有别人是魔宗。

    “因为直觉。”他沉默了片刻,说道。

    “王平央,你不愧是南天院最出色的的学生。”黑衫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算是默认,同时说道。

    王平央抬起了头,他看着对方,他自然不会问对方怎么知晓他是王平央的幼稚问题,而是直接问道,“你想做什么?”

    “成年人的世界太功利,难道年轻人的世界也是一样?”

    魔宗笑了笑,玩味道:“天监三年的厉末笑,天监四年的倪云珊,天监五年的王平央…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说你是南天院最出色的学生?”

    “我只是觉得,像你这样的人物如此出现在我的面前,当然不是纯粹的想杀死我这么简单。”王平央心情平静了一些,他的嘴唇有了些血色,“你的手下,多的是世间罕见的强者。”

    “两者其实是同一个问题。”

    魔宗收敛了笑意,认真起来的他更有一种令人感到心凛的气势,“我要挑选一个人,或者说杀一个人,但这个人必定是我觉得最优秀的年轻人。”

    王平央沉默着。

    自从魔宗到来后,就连他那只苍鹰都不敢挪动分毫,此时这一片山坡上的空气都如同被禁锢,分外的死寂。

    “你可以先听听我的判断。”

    魔宗先前在眉山之中的行走也不着急,现在和王平央的这番谈话他也依旧不着急,他看着这名隐约猜到些什么的南朝少年,说道:“在我看来,倪云珊并不输于你,但她毕竟是女子,按照历朝历代的所有修行者来看,女子在修行一途中往往比男子更吃亏,并非是因为男尊女卑的思想,而是因为她们有朝一日在动情之后,往往比男修更加奋不顾身,更加失去理智的判断。”

    “或者可以说,男子往往比女子更容易薄情寡义。”魔宗的嘴角露出些淡淡的嘲弄神色,接着说道:“至于厉末笑,他太过骄傲,而且总喜欢在一些并无多少用的手段上面浪费时间,至于武技,那是修到神念之上之后便泯然大众的东西。在这上面骄傲,根本毫无道理。”

    王平央听着这些话语,心中并没有任何的惊喜,他深吸了一口气,道:“只是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魔宗又微微一笑。

    忽然他和王平央之间出现了一道风。

    王平央明白对方似要出手,然而他连什么动作都来不及做,就连他身体里的真元才刚刚下意识剧烈流淌起来,便被一股磅礴的力量直接镇压了下去。

    那根青竹杖直接到了他的额头,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点了点。

    一股磅礴的真元,直接逼退了他体内与之抗衡的真元,然后如奔腾的河流瞬间冲入他的经脉。

    这一瞬间王平央觉得自己无比临近死亡。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下一刹那就会爆裂开来。

    然而令他浑身战栗的却是没有,那股磅礴的真元在他的体内冲击,却是和他体内的真元相融,甚至有些经络和窍位在这真元的融合之中,壮大了数分。

    他呼吸已然停顿。

    他看着那根收回的青竹杖,看着依旧站立在原地的魔宗,如同看着真正的神魔。

    他的修为在提升。

    这完全不合修行界的道理。

    任何人的真元都是融合了自己体内独有元气的本命物,真元和真元之间只有可能互相排斥,不可能相融。

    “王朝有南北,修行没有南北。”魔宗平静的说道:“千年之中,南北王朝已经变幻了多少代,生于南朝就要为南朝尽忠,就要随着南朝的消亡而消亡,便是极其愚蠢。”

    “我要收你为弟子,你得我功法,便会明白我这些年领悟的功法和世间那些平庸的手段有何等的不同,便会明白我为什么会说南朝终将灭亡。”

    他缓缓的抬起头,目光似乎穿透了自身所戴的黑竹笠落向了王平央身后不远处的那块石碑。

    一种无形的力量被他的念力所牵引,石碑上石粉噗噗洒落,出现了新的字迹。

    王平央的身体僵硬无比,他确定对方只是一个动念自己便会被杀死,他确定这名传说中的魔宗,已经足以和当年的南天三圣并立。

    “再见。”

    只是对方却只是接着对他说了这样一句,便点了点头,然后缓步离开。

    境界太过悬殊而产生的压力无法言语,王平央自认不是胆怯之人,然而此时甚至没有勇气去看此人的背影,他浑身冷汗淋漓,缓缓转身过去看那碑上的字迹,当一遍看完,他心中震撼至大脑一片空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