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碑文上的字迹银钩铁画,每一个字都堪比建康城里那些书法大家的手笔,每一条刻痕里,又带着那种神惑之上的独特精神念力,甚至让他看起来时犹如身处风雨飘摇的大江大河的一叶孤舟之中。

    然而让他最为震撼的并非是传说中这名魔宗大人的修行境界,而是文字表述的内容本身。

    这是一门真元修行的功法。

    然而和过往无数年的修行者世界留下的所有功法都截然不同,有本质的差别。

    哪怕是已经走大俱罗之路的林意此时若是看到这样的一门功法,也会震撼至无言。

    因为这又是一条新的道路,而且修的并非肉身,依旧是真元。

    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这片山坡上的那只苍鹰终于忍不住扇动了一下翅膀。

    压抑着它的那种恐怖气息已经消散,它现在不知道它的主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还僵立不动,这让它更加不安起来。

    它翅膀拍动发出的声音惊醒了王平央。

    他终于能够开始思考。

    这块碑文的内容足以震惊整个修行者世界,所以每个字分外深印脑海,他只是第二遍看去,就发觉自己已经完全记清楚了。

    他心中甚至都没有去思考自己是否真的要修行这篇功法,但是他已经下意识的挥剑去斩掉这块碑文上的字迹。

    已经彰显出超凡的圣者境界的神秘北魏魔宗大人已经走出了很远,他的感知悄无声息的落向四面八方,不断又落回这片山坡上。

    王平央在看到这块碑上文字的一切反应,都逃不脱他的感知。

    他脸上的神容没有太大的变化,所有的一切在他看来都会按照他设定的方向发展。

    世间哪里有那么多的巧合。

    包括这块石碑,哪里有可能是他以前来眉山时看过,然后王平央也正巧到了这里看到。

    王平央能够到这里,能够看到这块石碑,只是因为他的一些安排。

    这块石碑,也只不过出于他门下某个弟子的手笔。

    只是这样的“巧合”,他轻描淡写的说的一些话,加上这篇功法的内容本身,都会很快在这名南朝天才的身上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

    五只火璧虫先是一人一只,另外两只便被很“凄凉”的切成了三份。

    “我们这样会不会显得很残忍?”

    林意看着分到手中的火璧虫,忍不住想着这也算是灭门惨案了。

    元燕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让他自己去体会。

    人花了许久的时间,从荒古时被巨兽任意欺凌,躲在石窟中群居生活的食物,到终于爬上食物链的顶端,难道还要纠结以其它族类为食?更何况修行者又是人之中的顶端存在,越是像她这样的人,越是清楚那些根本不用去险地但是却有足够灵药以供修行的人,和吞食那些采药客和地位低下的修行者的血肉又有什么区别。

    每一株到那些权贵手中的灵药,其中又蕴含着多少人的争夺,牵扯多少人的性命?

    不过林意也只是随口一说,纯属无话找话。

    他不知这名北魏长公主的真正身份,也不知她心中所想,但是随着越来越熟悉对方,他越来越觉得对方有很大的心事。

    尤其是在见过厉末笑之后。

    他当然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未见陈宝菀而不是见到厉末笑,他不知道元燕已经彻底放弃在眉山之中的一切想法,唯有归意,但在他看来,似乎元燕变得越来越沉默,越来越少话。

    火璧虫很独特的地方在于,它不只是外表看上去就像是通体的红玉,即便切开之后,内里也是坚硬的一团,如同红色的玉石般闪亮,并不像寻常的硬壳虫一样,切开之后便是恶心的黄绿粘液乱流。

    看着元燕只是抛来鄙夷眼神而不多话的样子,林意故意接着说道:“按我所见记载,这种火璧虫一般是磨粉入药,如此不磨粉直接吃,会不会影响药力,我们如此切开,它的药力会不会散失?”

    元燕看了一眼林意,磨粉和整吞在药力上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区别,区别只在于药力释放的快慢而已,而且按照她的所知,火璧虫在死的刹那,浑身血液冻结,便是形成如晶石一般...若是连磨粉,加入其它药物炼制都不会影响它的药力,那此刻切开又有什么影响。

    然而此时她却偏有些不乐意,故意道:“当然会影响药力。”

    “那便只能现在吃了?听说北魏的很多边地,倒是有吃虫的习俗,似乎有个部落还有百虫宴,也不知是什么样的味道。”林意一副悠然神往的样子,直接将手中所有的火璧虫往嘴里一丢,然后还嚼了两口。

    这口味倒也其实不算难吃,很像煮烂了的牛筋,泡着一些微甜微辣的面酱的味道,但毕竟是虫,林意吞咽的时候还是不自觉的有些反胃。

    “真是个野蛮子,战场上是如此,现在吃东西也是这样,还真吃。”

    看着林意吃虫的样子,元燕忍不住想笑。

    然而她笑不出来。

    因为她太聪明了。

    看着林意微蹙着眉头脸色微白的样子,她便明白这个南朝小贼是故意想令她开心。

    不必如此。

    然而她也明白,此时这南朝小贼是真心将她当成真正的朋友。

    不知为何,她有些想哭。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觉。

    尤其是她母亲死后,她便已经再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她转过头去,不看林意。

    林意奇怪的看着她,他不明白到底这是怎么了。

    只是元燕也不想再让林意为自己再多做些什么。

    装纯真和装开心,本身也是她这些年最擅长的事情之一。

    所以她很快微微的笑了起来,带着一种真正的憧憬一般,轻声的问拄着狼牙棍还背着沉重的鹿皮袋却还走得很快的林意,“建康城里有什么好吃的小点,有什么名菜?”

    “那可多了,我最喜欢吃的是红糖桂花芋,秦园边上那家小店最佳,芋头都是自己种的,甜糯无比,入口即化。名菜里我最喜欢吃的是酒香鱼,那鱼用的是鲥鱼,蒸时需加些腌肉片,连鳞蒸,最肥美,做的最出名和最好的是杏花楼。”林意来了精神,说得食指大动。

    这些东西,其实这些年他家道中落之后,也是未曾再特意去吃过。

    他此时心中想着的是,若是有机会元燕到了建康,这些便真是要带着她去一一吃过。

    太聪明有时候便真的不是好事,元燕听着他的这些话,看着他眼中的闪光,便轻易的看穿了他心中想着的是什么。

    她心中更加阴郁,只是脸上却笑得更加灿烂。

    “好啊。”她说道,“真希望能去尝一尝呢。”

    (今天全程看完了RNG全华班的抗韩赛...所以今天更新就这一章,明天三更。上一次这么有激情和认真的看电子竞技的比赛,还是在上大学时星际争霸的年代。恍然快二十年过去了,仿佛还在昨天。和以前星际争霸年代的电子竞技选手相比,现在的中国竞技环境已经好得太多,选手和主播们也有了各种赚钱的方法,想起那时候的星际选手,便是真的感伤。今天的比赛最终还是输了,虽然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就是头铁不BAN掉大魔王的正义巨像,但终究是场精彩的比赛,打的很好,就是输的让人心情阴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