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元燕一开始便觉得林意说的话很有道理。

    她的脑海之中甚至想象了一下那样的画面。

    画面里的林意脚穿铁靴,腰侧挂着刀剑,身后背着一个巨大的行囊,内里除了此刻林意吃着的食粮,还挂着大量的短矛。

    战斗起来的画风更加清奇。

    这个像移动殿宇一样身上挂满许多重物的南朝年轻修行者奔跑起来却极为迅猛,他不断的朝着前方狂奔,然后不断的投掷飞矛。

    那些飞矛如同流星一般,令某名强大的修行者和身边的近侍不得不小心应付,然后他冲到身前,大砍大杀。

    她心情本来阴郁,之前林意的没话找话也没有能够让她心中明朗分毫,然而此刻想象到这样清奇的画面,她便忍不住咯咯的笑出了声来。

    再想到若是那样的画面真的发生,而这画面中林意的对手又正好是北魏朝中对她本身有些阴奉阳违,甚至是令她很头疼的对头,她便笑得更加大声了些。

    “有什么好笑?”

    林意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便是在想着,今后你这样在战场上战斗,万一出了名,那是要喊你矛王,还是刀剑怪,还是铁靴子王?”元燕收敛了笑意,然而嘴角还是忍不住微微上翘。

    容意的脑海之中顿时也出现了那些画面,他忍不住也笑出了声来。

    “这....”

    林意自己也想象了一下,觉得风格的确很独特,他讪讪一笑,道:“似乎铁靴子王听上去威武一些。”

    “那我便封你一个铁靴子王。”元燕微微一笑,说道。

    “那厉害了,谢赏!”林意哈哈一笑。

    “不必客气。”

    她抬头往上方的天空看去,看着悠悠的流云,心中却是轻声的说道,倒是真希望有那样一天。

    只有她知道她自己。

    这句话,她是带着真心。

    哪怕是林意此时归顺了北魏,她恐怕真是会封他一个铁靴子王,真正的王侯。

    ......

    其实若说画风清奇,现在的林意画风便是很清奇。

    他的右脚尚且不能着地,拄着一根狼牙棍,背着一个足以装下两个人的鹿皮袋,袋子边缘还各挂着一柄剑。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能够跟上元燕和容意的脚步。

    而且元燕和容意也无法帮他背这些东西,因为即便是以他们的修为,在背负这样的重物时,依旧会消耗大量体力甚至真元。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想要边行军和边参悟典籍,似乎有些困难。

    所幸的是,三清老人给他的这一册紫金典籍之中记载的字句并非那么容易懂,他看上几句便要花很长的时间去领会,所以他只需在行进的途中,间隙的其中几句字句,然后慢慢在心中体会。

    只是他现在还并不知道...最为幸运的是,他身边还有一个北魏的修行者存在,而且这名北魏修行者,同样也是很多方面的天才,见识远超寻常人。

    这册冷刀狂剑的典籍虽然结合南朝北北朝许多剑经和刀经的所长,著作者也曾经在南方学习很长时间,然而其中的许多用词习惯,却依旧摆脱不了北地的一些习惯。

    最为关键的是,当时一些习惯的用词习惯,到现在却已经有了些改变。

    即便是现在的北魏修行者,若不是生于北地,又看过很多以往的典籍,否则也很难理解其中一些字句的意思。

    只是他身边恰好有元燕。

    这些用词习惯,她很清楚。

    但凡林意有理解不清的,只是开口问询,她很快便能将正确的意思告诉林意。

    容意也当然不可能将她和北魏长公主联系在一起,这一路前行,听着她的一些讲解,他心中仅有的那丝骄傲也荡然无存,尽数化为敬佩和谦逊。

    “这倒也是好办了。”

    林意看了约莫一半,心中又是遗憾,又是感慨。

    毕竟是修行者的典籍,这册典籍上虽然以刀法剑招为主,但也有一半是配合真元所用,那些招数,暂时对他却是没有用处了。

    但若是将那些完全剔除,对于他而言却是无形之中简单了许多。

    等到全部看完,将需要真元配合的刀法剑招全部剔除,一共是剩余了二十七招,十三招刀法,十四招剑法。

    这些刀法和剑法都是十分精妙,其中有些招数甚至将刀背、刀柄的妙用都发挥到了极致,而其中有些招数的卸力和震击更是让林意觉得闻所未闻。

    只是各人修行都有喜好,林意最重实用。

    他自认现在最缺的便是防御飞剑之类的招数,接着便是将他的力量发挥到极致的进攻招数。

    所以在这些刀剑招数之中,他毫无障碍,毫不犹豫的挑选了一招刀法,一招剑法。

    刀法名为“横刀夺爱”,听着便是十分无耻和霸气的招数,这招刀法是所有这些招数之中力量最大的一招,十分适合他的大开大合战法。

    剑法名为“明月生”,这招剑招听着完全不带烟火气,然而却是这些招数之中,最能消弭飞剑力量和缠住飞剑的招式。

    林意也不藏私,直接将这招刀法和剑法提出,和元燕、容意探讨其中的关窍所在。

    他想的简单,元燕和容意都是和他一起经历生死的真正朋友,共同参悟自然十分正常,更何况元燕的见识和领悟能力似乎远在他之上,而容意原本便是炼剑,在剑术上自然比他更多经验。

    然而元燕看着他这种做派,心中对这个南朝小贼的评价便又高了数分。

    一些武技甚至真元修行功法也不怕流传部下知道,任何武技和真元修行功法都是死物,关键还要看各人的际遇,所花的时间。

    蠢材再怎么修炼都是蠢材,有些人对剑法无感,即便知晓厉害剑招,也不会多花时间修行,剑法也自然不会厉害。

    只是分享、信任和封赏,却是一名将领必不可少的成功潜质。

    在她看来,像林意这样的人,的确拥有一切成为强悍将领,甚至成为许多人崇拜和跟从的将领的潜质。

    力量可以后天增长。

    而性情和气质,许多便是天生。

    她越来越坚信自己一开始的判断,她恐怕在造就和放走一名将来会对自己很有威胁的对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