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一切便是如此顺意。

    三人采了这些齐心莲,然后都心照不宣的决定走上那座山峰,到那片湖泊畔看一看。

    遭遇一名亚圣,对于他们而言,也是在眉山之中最大的奇遇。

    盐湖里清晰的倒映出了他们三人的身影。

    水面连一丝波纹都没有,没有任何遗留的痕迹,什么都没有。

    “就在这里休憩一晚?”

    元燕看着已然黑下来的天色,看着两人提议道。

    其实黑夜对于已有一定境界的修行者而言永远不是问题,只是对于她而言,既然眉山战役已然结束,不需要再赶什么时间,她心中也自然慵懒。

    至于林意所需的还有一种药草,那种药草若是真的有,那也不会长腿跑掉,早去晚去一些都没有问题。

    林意没有异议。

    他自己精力旺盛,哪怕脚上有伤也可以不必休憩,但是在他看来,元燕和容意却需要休息。

    更何况这片盐湖周围很干净,景色很秀美。

    没有虫豸,也没有野兽活动的迹象。

    在是否点燃营火这件事上,三人也没有什么争议。

    此处远离那些盛产灵药的核心地带,又在地处高处的湖畔,营火燃得旺一些便不会有什么烟气,火光被山上的林木遮掩,山外也很难见到。

    即便真有人在远处见到微弱的火光,恐怕也是因为修行者之间互有忌惮,并不会特意赶来查看。

    其实火对于修行者而言也未必需要,然而在黑夜里,火光会给人温暖的感觉,而且跳跃的火光会带来变化,不会让黑夜显得太过枯寂和无聊。

    “你介不介意吃肉?”

    随着篝火渐旺,容意问了元燕一个问题。

    元燕微讽的笑笑,摇了摇头。

    此处若有鲜肉,也必定来自荒原和山林之中的兽肉,这些兽类的血肉让寻常城内的少女当成食物恐怕的确有些抗拒,然而对于那些游牧的人而言,这些兽肉却已经是难得的美食。

    她年幼时,看着母亲在牧场上灌水捕捉地鼠,然后晚上喝着肉汤,啃着地鼠腿的时候,便是分外的满足。

    到了北魏皇宫里,各种美味佳肴她都尝过了,只是没有一种可以比得上当年那加了简单的作料和野菜煮出来的兽肉汤。

    “这应该也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女修。”

    容意是个比林意还要质朴,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还要简单的边区少年,只是即便是他,也从元燕眼中复杂的神光之中看出了许多风霜的味道,他在心中如此想着,越发觉得自己之前的世界太过风平浪尽,这恐怕也是自己感觉越来越和这些人有差距的地方。

    他先行告辞去这山后的山林里去捕猎。

    元燕将一些石块在湖水之中洗净,然后放入篝火之中,接着她开始切削一些树木,做一些容器。

    当这些盛水的容器做好,她会去山林间接些清水,放入烧红的石块,再加入一些野菜,便很容易煮出她记忆里的那种野菜羹。

    林意最为无事,他很自然的在火堆畔加着干柴,然后又不自觉的将一柄剑握在手中。

    练剑很需要心情,此处静谧,他在心中又已经将那招刀法和剑招反复揣摩,正有练剑的心情。

    心中细想着那些关隘和剑路,他手中的这一柄剑自然的递了出去。

    他前方的火堆里的火焰噗的一声,骤然随着他手中剑光的迸现而卷起几条乱舌,数十点火星和残焰在他的剑光之前飞散在空中。

    虽然不是有意为之,但是他手中的剑下意识的追着那些火星和残焰递了出去。

    他身体里的血肉奇妙的震颤起来,很顺心如意,他手中挥洒的剑光追上了那些火星和残焰。

    一道奇妙的剑光如同清风一般承接起了这些火星和残焰,这些火星和残焰跟着剑光而行,一时并不熄灭,在剑光的映衬下,甚至变得更加明亮起来。

    元燕停了下来。

    她看着林意这道剑光的亮起,看着沉浸在剑意之中有些无法自拔的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你以前学剑法也是这样快?”

    林意收剑。

    听着元燕的这句话,他依旧有些沉浸在方才奇妙的发力状态之中无法自拔。

    他自己也有些无法想象,自己竟然能够将脑海之中的剑招用得接近完美。

    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武技的领悟力,之前应该属于厉末笑那种天才,而并不属于他自己。

    他看着元燕,一时没有回答,只是有些艰难的站了起来。

    他转头看向平静的湖面,缓缓静下心来,然后再次出剑。

    平静的湖面上骤然泛起一阵涟漪。

    他手中的这柄剑走刀势,看似只是寻常的横斩,然而却带起一种令元燕都为之心悸的气势。

    空气被刀风所激,甚至响起轰然的回响。

    这一刹那,林意直觉得自己浑身的毛发都舒张,似乎身体里每一根骨骼,每一丝血肉之中的力量,都被这一刀的刀势压榨了出来。

    从他身体里压榨出来的力量,凝成了一股,汇入这一刀之中。

    越是简单的招数,要带来超乎寻常的发力,其实便更加困难。

    然而这一刀他虽然不能说完美,但毕竟已经算是掌握。

    林意看着湖面上被刀风激起的水花,他自己震惊的沉默了许久。

    “我之前虽然还可以,但一套疯魔杀拳,其中的一些拳招,我也是练了很多遍才掌握。但那些拳招,肯定无法和这些相比。”他长长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才慢慢的说道。

    元燕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她知道林意所说的疯魔杀拳的拳招无法和这些相比,并不是指威力,而是指掌握的难度。

    “所以应该是南天三圣给你的功法的问题?”她想了想,看着林意说道。

    “应该是。”

    林意认真的点了点头,和真元无关的武技都属于肉身的协调和发力,他肉身的强大和改变,除了那些灵药之外,最根本的原因便是那两名圣者的教导和功法。

    “南天三圣毕竟是南天三圣。”

    元燕很自然的将这一切全部归结在那至高的三圣身上,不知为何,她在初时的紧张林意进步太快之后,却有些释怀,“我看你这一刀一剑…若是再练得熟一些,恐怕一般如意境和承天境不是太厉害的角色,应该也杀不了你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