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应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204379.html
    这头巨兽刚刚死去,连流淌在地的鲜血都没有完全凝结,只是这头巨兽的元气被他用这魔宗传授的手段释放,此时这头巨兽的表皮却变得灰白,甚至隐隐传出了尸臭味道。

    这种气味令人感到恶心,然而方才吸纳到的那种精纯的灵气的味道,却是令人迷醉。

    王平央可以说服自己,功法并不分善恶,关键在于使用功法的人的善恶,他也可以说服自己,杀死敌人来增强自己的修为,这点无可厚非。

    只是他心中一直有另外一个声音在提醒着他,被迫杀人和主动去杀人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

    更何况这门功法是敌国的宗师传给自己,将来自己要在这史册上承担什么样的角色?

    ......

    日出东方,和煦的光线均匀而热烈的洒落在眉山。

    林意三人开始下山。

    齐心莲已经到手,那名南天院的药师托林意寻的,还差一味银蚕草。

    三人行向那银蚕草有可能生长之处。

    林意很有信心。

    他并非对自己有信心,而是对南天院那名药师和元燕有信心。

    既然南天院那名药师特意托他在眉山寻找这两种药物,这便说明眉山一带应该的确出产这两种药物,而按照元燕所说,银蚕草吸纳月光而生,同时在月上中天时,必须雨露充盈。

    这样的条件,眉山之中符合的山谷在行军地图上也只有一处。

    寻找齐心莲的过程极为顺利,三人在心中自然都希望寻找银蚕草的过程也十分顺利。

    然而并非事事都能尽如人意。

    接近正午时分,一道焰箭毫无征兆的从他们行进前方的一片山林之中射了出来,接着又有狼烟升腾而起。

    那是南朝军队求援的信号。

    此时谁都不想节外生枝,然而看着那道升起的焰箭,元燕的眉梢微挑,不知为何,她心中便有种直觉,她知道林意一定会想要过去。

    林意并没有丝毫犹豫,看着那处山林,他异常简单的说道,“我要过去。”

    元燕微讽的笑笑。

    她只是笑自己太过了解林意。

    林意开始奔跑。

    在此之前,无论是元燕还是容意,都没有想到过一只脚受伤的人,背着一个比人还重的沉重行囊,竟然还能跑得比一般人快。

    然而这画面就是如此惊奇。

    林意一手拄着狼牙棍,他那受伤的脚也并不着地,但是这样就如单脚撑跳一样,他在山林之中竟有如履平地之感。

    元燕和容意两人跟在林意身后,看片刻便忍不住想笑。

    林意手中沉重的狼牙棍不停击地,声响极大,锤击在坚硬山石上,更是声势惊人。

    山林中燃起的狼烟侧,聚集着数十名南朝军士。

    只是这些军士显然泾渭分明,五名身上血迹斑斑的军士在一侧,而其余数十名身穿轻锁甲的轻铠军军士在另外一侧。

    这两方军士已经有过一次激烈的争吵,一方此时依旧气愤难平,而另外一方则是神容漠然,似乎根本不想再和这五名军士多说什么。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沉重的撞击声如雨点般响起,觉得地面都微微震颤起来。

    这是什么声音,难道是身披那种需要真元驱动的重铠的修行者?

    所有这些南朝军士震惊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同时那数十名身穿轻铠的军士用最快的速度分散开来,尽可能的隐在一边的树林之中。

    然而当这样的声音真正的临近,他们看到的也是和元燕和容意所看到的一样的惊奇画面。

    一手拄着狼牙棍,单足挑着的林意蛮横的撞入了他们的视线里。

    林意并未像这些南朝军士一样警惕。

    之前的种种迹象表明,南朝的修行者已经掌握了眉山的主动,北魏修行者针对陈宝菀的那个局已经失败,那些强大的北魏修行者都应该已经在撤离眉山的途中,不太可能会用假的求援信号来设埋伏。

    而且他现在有元燕和容意为伴,随着实力的提升,也已经有和强者一战的可能。

    “铁策军林意,前来援手。”

    在看见那五名身上血迹斑斑的南朝军士的刹那,林意便轻喝了一声。

    “倒有些将门风范。”

    他身后的元燕在心中微讽的自语。

    “铁策军?”

    听到这三个字,那五名身上血迹斑斑的南朝军士已经眼睛全部都亮了起来。

    “你们有多少人?”

    这五名南朝军士马上迎了上来,为首一名中年军士急切的问道。

    “就我们三人。”林意此时也看到了那些在山林中如释重负的军士,也觉得气氛有些古怪。

    “就三人?”

    为首这名中年军士顿时面色难看起来。

    “都是修行者。”林意也不想废话,直接道:“什么军情?”

    “我们是西平郡镇戊军,此刻我们西平郡镇戊军主军正朝着天蜈岭一带行进,但按照我们探知,北魏一部已经在天蜈岭设伏,还有一支军队正从黑瘴林一带穿过来,若是不能阻截这支从黑瘴林过来的北魏军队,我西平郡镇戊军腹背受敌,后果不堪设想。”这名中年军士咬牙说道。

    “黑瘴林。”林意迅速取出行军地图看了一眼,他顿时一愣。

    那黑瘴林,便就在他们此时位置附近,应该不足三里。

    “此时这支北魏军队动向?”林意马上看着这名中年军士问道。

    “正在穿过黑瘴林,按照他们行军速度,将会取道这里。”中年军士在林意手中的行军地图上指点出了他所说的北魏军队的动向。

    “你们怎么知道得如此清楚?”林意很自然的问了一句。

    “我们的同僚此时应该已经在黑瘴林战死,在战斗开始之时,我们便突出来到此处求援,按照之前的军情,这里有中卫军大部。”这名中年军士的面色瞬间莫名的悲愤,“只是来了才知道,中卫军大部已经离开,但这剩余轻铠军却不想应援...”

    “这是飞蛾扑火,如何叫做不想应援。”

    这名中年军士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那林中返回的一名轻铠军将领寒声打断。

    “你不妨告诉这铁策军三人,那支北魏军队有多少人,修行者几何?”

    这名轻铠军将领三十余岁的年纪,面色黝黑,此时冷笑连连,“你但看你说了,他们是否和我们一般决定。”

    林意眉头微挑,“多少人,有多少修行者?”

    “近三百人,约四名修行者。”这名中年军士握紧双拳,浑身都有些颤抖,“只是未必要战胜,只要拖延些时间,便能免我西平郡镇戊军腹背受敌。”

    “怎么拖?”

    轻铠军将领冷笑道:“你自己说过,那三百人之中,还有五十余重铠军,身上甚至带着机括重弩。”

    “西平郡镇戊军...”

    听着这样的字眼,林意突然想起一事,“刺史家千金宁凝你们认识?可知道她去向?”

    这句问话在此时有些突兀,周围这些人,包括那中年军士在内,全部愣了愣。

    但那中年军士旋即马上点头,道:“她现在便在西平郡镇戊军中。”

    “跟上我。”

    林意的声音响起。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的是他手中狼牙棍砸地的声音。

    一时间除了元燕之外,其余所有人包括容意都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你...”那名轻铠军将领顿时呆住。

    “我管别人去不去,我反正要去。”林意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

    (明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