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又是你的红颜知己?”

    元燕跟了上去,大皱眉头。

    “是我的师姐,对我很不错,我手上的灵药分布图便是她给我。”林意道:“此刻不说她有难,便是其他南天院的师兄师姐有难,我也必定要尽力援手。”’

    “那你也不问那些修行者是何品阶,万一对方全部都是承天境以上的修行者,你这所谓的尽力援手,岂非是自找死路。”元燕冷笑道:“更何况你这腿脚不便,到时候万一不敌,跑起来也跑不掉。”

    “大丈夫行事,友军有难,亦当赴死不辞!”

    林意掷地有声,却是有些心虚,悄悄问身后跟上来的那五名宁州兵,“你们所见那北魏军队修行者,按你们判断是何等修为?”

    “我们并非修行者,不清楚到底是何等修为。”为首中年军士愣了愣,他也不知如何形容。

    “那有没有飞剑?”林意用最直观的方法问道。

    “并未见到飞剑。”为首的中年军士说道,“只是一人用弓,非寻常强弓,其余三人都用刀剑,只是刀剑上带起剑气,非寻常武者所能做到。”

    “那应该没有承天境的修行者,最多只有如意境。”林意顿时松了一口气。

    “我还以为你真的一点都不怕。”元燕鄙夷的笑笑,顿时忍不住嘲讽。

    她是北魏长公主,心中自然抗拒跟着林意去和北魏军队为敌。此时牵扯到北魏军队,她的心情便不同。

    “我这是知己知彼,问清敌情而已,不管如何,还是要去的。”林意大义凛然,却是又偷偷和元燕说了一句,“刚刚的话,我是故意说给那些轻铠军听的。”

    “那些轻铠军里头最多就两名修行者,还都只是黄芽境,去了也不是送死。你觉得人家保全自身有什么不对,难道你的宁师姐的命是命,他们的命就不是命?”元燕冷笑一声。

    “他们的态度有问题。”林意认真的看着元燕,说道,“在我看来,即便是明知不敌,去了也是送死,总也该做些什么,而不是一味的推辞,哪怕他们的确是想不到任何的办法,我现在说这番话,他们也应该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知晓对错,才知该为何事羞耻。”

    “在我看来,要让最低阶的军士奋不顾身,唯有赐予他们疯狂的利益。”元燕淡漠的说道。

    “我和你的看法不同。”林意想了想,又摇了摇头,总觉得这种争辩毫无意义。

    元燕看出林意此时心中所想,也不再多说,她只是心中想着,林意的想法终究还是太过幼稚。

    宁州西平郡便是宁州刺史的驻军所在。

    这所谓的西平郡镇戊军,对于北魏军方而言,便是宁州军。

    宁州军的战力只能算是非常普通,在元燕的所有计划里,并没有针对宁州军的这一环。

    所以她此时也不知道,将要合击宁州军的,到底是什么北魏军队。

    只是在她想来,也必定不是什么北魏的精锐军队,合击宁州军也并非有什么特殊的目的,而是北魏的某些将领想出来的手段,要将水搅浑。

    将水搅浑的目的,自然是用来更多的分散南朝军方的注意力,好让她和那些更重要的北魏修行者和军队离开眉山,逃出南天院布置的杀局。

    黑色瘴气笼罩的山林很快就在视线之中出现。

    然而当浓郁的黑色笼罩在跟随在林意等人身后的五名宁州兵脸上时,这五名宁州军的面容反而显得无比惨白。

    他们和林意等人的前方,沿着平坦的山坡,折断的树木和荒草,形成了一条清晰的通道。

    林意缓缓的弯下腰。

    要一手拄着狼牙棍一边完成这样的动作,有些显得艰难。

    他看着折断的树木中尚且在滴出汁液,便知道这支北魏军队应该刚刚从这里通过不久。

    在这些树木和荒草的青涩气味中,他嗅到了一些血腥气。

    这支北魏军队之中也有不少人负伤。

    只是这些宁州兵的同僚,洒在那片黑瘴林中的鲜血,应该已经渐渐冷了。

    林意抬起身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异常简单的说出两个字,“再追。”

    听着这两个字之中坚韧而肃杀的意味,他身后的五名宁州兵全部一呆。

    “我们追去天蜈岭。”

    林意对着身侧的元燕和容意点了点头,接着对身后这五名宁州兵轻声道:“你们若是跟不上,便慢些过来。”

    ......

    天蜈岭。

    一场战斗已经揭开了序幕。

    数百枝羽箭划出凄厉的弧线,从山林中抛射而至,撕裂山中的薄雾,落向下方林地里的宁州军。

    在林地中穿行的宁州军有千数,且在此之前,就已经有斥候发觉前方岭上有大量敌军活动的迹象,所以此时骤然面对这样的突袭,即便是在元燕看来战力很稀松寻常的地方镇戊军,也依旧保持了绝对的冷静。

    随着一声军令,除了羽箭刺穿树叶发出的嗤嗤声和落地时的闷响之外,响起的都是扎入盾牌或是树干的沉闷响声。

    这一轮羽箭的抛射,几乎没有对这支宁州军形成有效的杀伤。

    宁州军以雁形列阵,中军之中,一名身穿青色獠牙铠的将领目光沉冷的看着北魏军队盘踞的天蜈岭,他的目力远超寻常的军士,所以清晰的看到,在这一轮箭射之后,有至少两百余名身穿黑色皮甲的北魏军沉默的出现,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拔出了身后的长刀。

    这些长刀整齐划一的出鞘的刹那,使得那片山林都显得格外的寒冷。

    只是这些北魏军自然不在这名将领的眼中,他獠牙面罩下的嘴角顿时露出了一丝冷笑。

    然而在下一刹那,这名南朝将领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起来。

    一排青铜色的弩车在这些北魏军士的身后出现。

    这些弩车看上去并不大,但是造型很独特,弩车两侧就像是生着两片翅膀。

    “洛阳鸟翼弩车!”

    这名将领迅速的伸手,做出一个军令的同时,心中也生出觉得无比荒谬的感觉,这鸟翼弩车虽然可以拆解,然而整车依旧分量极重,再加上沉重的弩箭,将之运到这眉山之中,而且来对付...宁州军,这简直是疯了。

    (接下来还有两更,就是时间要略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