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这数名重铠军士很自然的双膝微弯,用同样的方式回敬,将手中沉重的兵器朝着这名南朝的年轻修行者砸了过去。

    这原本就是重铠军最擅长和最习惯的战斗方式。

    在外面的战场上,即便在边军,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修行者参战,所以他们才是战场上最绝对的主力,他们也已经习惯了用自身的重量和力量去碾压对手。

    他们的目光从重铠的眼缝里透出,带着一种天然的自信和藐视。

    他们看着林意的目光,就像是老虎在看着绵羊。

    然而当他们手中挥出的武器和林意手中的狼牙棍遭遇的刹那,他们眼睛里的神色彻底的面了。

    感受着那股可怖的力量顺着兵器传递到自己的手臂,他们只觉得对面扑过来的是一头猛虎,而自己变成了绵羊。

    “当!”

    空气里响起一声无比暴烈的震鸣。

    巨大的金属撞击声甚至令附近的军士耳膜嗡嗡作响,这种声音一时压过了战场上的惊呼声和尖叫声,同时吸引了这片战场上绝大多数人的视线。

    当这些人的视线转到声音传来处,他们看到一片火星在空中暴散。

    他们看到一根狼牙棍在暴散的火星之中继续前行。

    随着那根狼牙棍的前行,那些重铠军士手中的武器都在脱手飞出,他们沉重的身躯,也在以各种夸张的姿势往后坠倒。

    狼牙棍继续前行,落在正对着林意的一名重铠军士身上。

    这名重铠军士原本已经在往后飞跌出去,但是当狼牙棍落在他胸口的刹那,这名重铠军士整个身躯在空中猛烈一震,然后急剧加速。

    这名重铠军士的面甲之中血雾狂喷,他的整个身体在一声恐怖的敲击声中,往后横飞出去,坠入身后不远处的火海!

    “林意….”

    战场上的宁凝的目光在林意出现之后,就始终没有脱离这名南天院天监六年师弟的身上,哪怕火光冲天而已之时,她也依旧透着火光看到了林意无比决绝的冲杀。

    她的心紧紧揪起,没有时间去感到恐惧。

    当这声爆响传入她耳廓的刹那,她的整个心脏也如同被巨锤狠狠的砸击了一记。

    ……

    战场上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名似乎右脚带伤无法双腿站立的年轻修行者的存在。

    那名戴着面具,带着九尺笔直长剑的北魏修行者已经落了下来。

    在所有人的视线里,这名从半空中飘落下来的北魏修行者就如同一只轻盈的蝴蝶。

    他轻飘飘的落向林意的身后,手中的九尺长剑已经出鞘,然后这柄长剑化为一道如秋水般的笔直剑光,刺向林意的后颈。

    林意手中的狼牙棍刚刚砸飞前方的重铠军士,他单足落地,重心有些不稳。

    此时这一剑的时机把握得极为精妙,即便不带暴力的真元输出,但此刻林意已经来不及转身用狼牙棍抵挡这一剑。

    但林意还有手。

    林意的感知之快,远超这名北魏修行者的想象。

    当这柄九尺长剑的剑尖距离林意的后颈肌肤唯有数寸时,林意的左手已经无比稳定的落在了这柄剑上,抓住了这柄剑的剑身。

    这名北魏修行者一声低沉的厉喝。

    他用力的拧转剑身。

    然而林意的手指并未像凋零的花瓣一样干脆的落下,他的剑也并未能够旋转着刺入林意的后颈。

    他只觉得自己的剑卡在了一座大山里。

    他的掌心和剑柄的摩擦处,反而产生了剧烈的刺痛。

    林意手中的狼牙棍落地。

    他已经控制住了身体的平衡,好不犹豫的发力,扯剑。

    极为简单的一扯,却令这名北魏修行者的心生骇然。

    他体内的真元下意识的疯狂涌出,然而随之产生的力量,却依旧不足以和剑上传来的力量抗衡。

    他一声闷哼,手中的剑脱手而出。

    这名剑很长。

    足以让林意当拐杖一样支撑身体。

    所以他手中此时有两根拐杖。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身体被他扯得微微前倾,所以没有任何犹豫,他撑着这两根“拐杖”,凌空一脚便踢了出去。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心中产生荒谬和错愕的情绪。

    他从林意的体内感受不到任何真元波动的气息,只是这名南朝的年轻修行者就连感知和反应速度,都似乎比他快。

    根本来不及做出多余的动作,他双臂交叉,挡在自己的胸口,挡住林意的这一脚。

    轰的一声。

    他的手臂和胸口同时发出骨裂的声音,被这气劲的爆鸣声所掩盖。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身体如同折翼的大鸟,颓然的往后飞出,口中鲜血狂喷。

    林意的身体晃了一晃,但他还是无比强悍的稳住了身体。

    此时那数具南朝的真元重铠之中已经再也没有声音,气息全无,火焰却还像热油一样,从那些重铠的铠甲上滑落。

    在火光的映衬里,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越过那数名已经被他击倒的重铠军士,继续朝着三具吞天狼重铠冲去!

    他的右脚尚且不能踏地发力,在所有人的视线里,这名南朝年轻修行者冲跃的姿势依旧如此古怪,然而火光落在这名冲跃在火线边缘的年轻修行者身上,在所有人的眼瞳里,他的身影却显得无比高大。

    王平阳在对面的山上,在那些尸斑的阴暗笼罩里,他看到了火光的光明,他看到了光明里的林意。

    他此时尚且不知道这名手持着狼牙棍的南朝年轻修行者是谁,然而他只觉得林意身上的光亮亮得他的眼睛刺痛,亮得他的心脏都在刺痛。

    他觉得他原本应该在那里,而不应该在这里。

    ……

    三名身穿吞天狼重铠的北魏修行者同一时间感到了危险。

    只是他们依旧不觉得冲来的林意能够很快杀死他们。

    对于他们而言,只要拖得一定的时间,那支北魏援军便足以解决所有的战斗,光是那名身穿赤羽重铠的大人,都足以杀死这名南朝年轻修行者在内的所有南朝修行者。

    所以这三具吞天狼重铠内的北魏修行者不约而同的做了一个动作,他们嚼碎了含在舌下的一颗回气丸,吞服下去。

    在他们看来,只要略微补充一些真元,以吞天狼战铠如此沉重坚厚,便是站着不动让林意打,都或许可以撑到最后的胜利。

    所以这三具吞天狼重铠内的北魏修行者不约而同的做了一个动作,他们嚼碎了含在舌下的一颗回气丸,吞服下去。

    在他们看来,只要略微补充一些真元,以吞天狼战铠如此沉重坚厚,便是站着不动让林意打,都或许可以撑到最后的胜利。

    林意落在了他们的面前。

    也就在此时,那支北魏援军之中,一名将领眉嘴唇微张,就将发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