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一声凄厉的破空声骤响。

    一根飞针带着森寒的杀意,落向这名将领的咽喉。

    这名将领瞳孔急剧的收缩,身体往后仰去,堪堪避过了这一根飞针,但他即将出口的军令,却是被这一根飞针硬生生逼停。

    北魏这支援军里,那名身穿赤羽重铠的修行者微转过头,他的目光落在了发出这根飞针的元燕身上,目光里一片漠然,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林意已经落在三具吞天狼重铠的身前。

    看着这三具吞天狼重铠同时扬起的武器,林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挥出了手中的狼牙棍,将狼牙棍当做刀用,将那一招刀势淋漓尽致的挥洒了出来。

    一声令人心悸的撞击声响起。

    这三具吞天狼重铠中的北魏修行者的眼中同时闪现不可置信的情绪。

    他们手中砸出的沉重兵器,竟然被林意这一根狼牙棍全部荡开。

    尤其最首当其冲的一具吞天狼重铠手中沉重的弯刀直接便被击飞!

    一片不可置信的惊呼声在这片战场上响起。

    林意的半边身体也被震得发麻,然而身体血液里燃起的新的力量,却让这种麻意迅速消失,让他站稳在地。

    他左手握着那柄夺来的九尺长剑,将之像拐杖一样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站姿依旧显得十分古怪。

    然而他紧抿着双唇,已经再次将手中的狼牙棍挥了出去。

    这三具吞天狼重铠在他此刻的眼中,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因为这三具吞天狼重铠之中的修行者感知和反应速度不如他,哪怕这身沉重的铠甲在真元的灌输之下,对他们的行动造成不了太大的影响,但他们的出招对于林意而言却依旧太慢。

    依旧是那一招刀招。

    他挥出的狼牙棍在空中带出了可怖的风声和刀意,落在那一具兵刃已经脱手的吞天狼重铠的胸甲上。

    当的一声爆响。

    空气里爆开一团耀眼的火星。

    这具看起来比他的身体庞大许多的吞天狼重铠往后连踏三步却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影,如山般往后轰然倒下。

    林意受力后挫,他也无法站稳,坠倒在地。然而当另外两具吞天狼战铠的兵器朝着他挥落时,他已经在地上翻滚,然后跃了起来。

    两件沉重的兵器和他擦身而过,落在了他身旁的泥土里。

    又是当的一声爆响响起。

    林意手中的狼牙棍砸在一具吞天狼重铠的腰间。

    这具吞天狼战铠内的修行者发出一声惨呼,这具重铠直接站立不稳,横摔出去。

    林意高高的跃了起来。

    战场上的绝大多数人愕然的看着这名年轻修行者跃起的身影,他们难以想象,这名修行者明明一只脚受伤,明明还手持着这么沉重的兵刃,为什么他还能跳得这么高。

    剩余那具吞天狼重铠手中的兵刃从林意的脚底掠过。

    林意在这一刹那甚至放开了手中的那柄九尺长剑,他双手握着狼牙棍,当头砸下。

    当!

    第三声巨大的金属震鸣声在这具吞天狼重铠的头顶响起。

    这具吞天狼重铠的头盔骤然往下沉了一寸,沉重的铠身晃了晃,然后这具吞天狼重铠重重的跪了下来。

    林意落了下来。

    他落在这具跪倒的吞天狼重铠的身前。

    这具吞天狼重铠之中的修行者已经毫无声息,重铠微微摇晃,似乎就要往前倾倒。

    在许多人震惊到了极点的眼光里,林意的左手松开了狼牙棍,然后甩了甩,伸了出去。

    他的手掌在这具跪倒的吞天狼重铠上推了推。

    这具吞天狼重铠便稳住,稳定而沉寂的跪在了他的身前。

    另外那两具倒下的吞天狼重铠还在挣扎扭动,然而始终无法站起。

    宁州军的所有人,包括宁凝在内,没有人敢相信这是真的。

    然而这样的画面,却无比的真实。

    就在此时,一片凄厉的破空声响起。

    数十枝重弩射出的弩箭带着肉眼可见的涡流落向林意。

    虽然对于寻常的军士和修行者而言,这种弩箭的齐射已经蕴含着足够的杀机,然而对于林意而言,这些弩箭依旧太慢。

    当他的感知里出现这些弩箭之时,他就已经可以做出及时的反应,他甚至来得及闪避到跪倒在身前的吞天狼重铠的身后,将这具吞天狼重铠当成盾牌。

    然而林意并未做这样的选择。

    他只是转身,面对着这些如流星坠落的弩箭,转身的同时,拔起了斜插在地上的那柄九尺长剑。

    此时的宁州军士气太过低落。

    在他看来,他必须用更加暴力和鼓舞人心的手段来面对这些弩箭。

    他仰头,面对着这些弩箭,然后挥剑。

    一道如明月般的剑光生成。

    一阵密集如雨的爆鸣,在他的身前响起。

    所有会落在他身上,对他真正有威胁的弩箭,全部被他的剑光击飞。

    那些原本就不会坠落在他身上的弩箭,从他的身侧和头顶飞过,噗噗噗的钉在他身后的地里。

    许多人的目光凝固在林意手中长剑的剑身上。

    林意的这柄剑稳定的收回,剑身依旧震荡,发出嗡嗡的声音。

    一声显得有些气急败坏的怒喝声在那支北魏援军之中响起。

    这声音出自那名先前想要发出军令而被元燕飞针逼停的将领之口。

    这名将领之所以愤怒和不解,是因为按照他后继发出的军令,方才落下的,不只是这些弩箭,还应该有一些赤罗丸。

    不管这名南朝年轻修行者何等古怪,但他的身体也不可能抵挡得住赤罗丸烈火的灼烧,必定要给这三具吞天狼重铠陪葬。

    只是当他的怒喝声响起,当这名将领的目光扫过自己的身体两侧时,他自己就明白了原因。

    那数名理应在此时射出赤罗丸的军士,都已经倒下。

    他们的心脉处,都插着一柄细细的长剑。

    容意手中也握着一柄这样的长剑。

    他此时就站在距离这些北魏军士不到数十步的地方。

    那名赤羽重铠之中的修行者看着林意的那道剑光,再看着此时握剑的容意,看着那名施展出了飞针之后,便一脸漠然的凝立在一侧的少女,他的眼睛里终于出现了凝重的意味。

    (接下来还有一更,时间略晚,字数会略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