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对于此时的战局而言,无论是元燕的出手,还是容意的出手,都并未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那三具如移动小山般的吞天狼重铠,才是此时战场上的决定性力量。

    林意用极短的时间击倒这三具真元重铠,再直接挥剑阻挡箭雨,这样的画面,甚至让很多人都不自觉的往后退去,停止了厮杀。

    很多人的心中都生出凛冽的寒意。

    然而林意的师姐宁凝的心中,此时却就像是有一团火油也猛烈的燃烧了起来。

    “林师弟!”

    她用力的朝着林意的所在挥了挥手,发出了呼喊。

    “宁师姐!”

    林意听觉何等的敏锐,他霍然转身,在纷乱的战场之中看到了宁凝的身影,他顿时喜出望外,也大叫出声,“宁师姐,你果然在这里。”

    “果然在这里…果然在这里…”

    这样的声音在宁凝的耳朵里不断的回响,震得她的心间有些发麻。

    只是这样短短的一句,却让她听明白了…林意先前应该就是知道她可能在这里,所以才如此火速来救援。

    一声带着浓重北魏北地口音的军令声响起。

    除了那支援军之外,这片战场上的北魏军队也终于做出了最激烈的反应。

    宁州军此时还在怀疑自己是否因为林意的出现而会柳暗花明的梦游状态之中,加之宁州军那两名统领已经战死,所以根本没有对北魏的这道军令造成任何的阻碍和威胁。

    一阵暴戾的喊杀声震动四野。

    至少两百余名北魏军士冲过余焰未消的焦土,如潮水一般朝着林意涌了过来。

    地面也震动起来。

    容意深吸了一口气,他转头看了元燕一眼。

    他此时有些犹豫。

    他已经直觉那支北魏援军之中的赤羽重铠即将有动作,那他此时面对的选择,是过去支援林意,还是先设法阻拦这具赤羽重铠。

    “你觉得对于他而言,是那些军士更容易对付,还是这具赤羽重铠更容易对付?”

    看着他探询的目光,元燕轻声的冷冷反问了一句。

    然后元燕接着轻声补充了一句,“若是这些宁州军依旧如此模样,我们恐怕也要战死在这里,既然他都选择用那种方法去对待箭阵,这岂不是他更加需要的?”

    容意对林意的了解并不如元燕这样深,他也并没有见过林意之前在战阵中的表现,所以他心中一时也无法回答元燕的那一个问题,然而元燕接下来的这句话,却至少已经让他明白了元燕的观点。

    嗤嗤嗤…

    三声轻响,他背上剩余的三柄细剑也飞射而出,坠落在前方地上。

    他紧握住手中的剑,看着那具身上已经开始闪耀光芒的赤羽重铠,一脸的战意。

    ……

    许多人在此时都已经明白那名发出军令的北魏将领的用意。

    林意是修行者。

    修行者依靠真元战斗。

    即便再强的修行者,真元耗尽之后,便和寻常的武者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若是林意是寻常的如意境或者刚刚晋升承天境的修行者,他也必定畏惧这点。

    两百余名悍不畏死的军士,也足以耗尽他的真元。

    然而他并非寻常的真元修行者。

    看着踏着焦土如潮水涌来的这些北魏军士,林意先做了一个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动作。

    他挥动狼牙棍,在身后跪倒的吞天狼铠甲上敲了敲。

    他就如敲打木桩,让这具吞天狼铠甲显得更加稳固一些。

    然后他还有些时间,他在背靠着这具吞天狼铠甲站立的同时,将狼牙棍砸在受伤的脚侧,当成身体的依靠。

    他手中长剑一挑,挑起了这些吞天狼铠甲坠落在地的一件武器。

    一柄很重很长的弯刀。

    这种真元重铠所用的弯刀出自北魏的一些著名工坊,对于此时的林意而言,手感奇好,他十分满意。

    他这种自顾自般的准备,落在战场上所有人眼中的画面显得十分诡异,只是在军令驱使下的这些北魏军士早已忘却恐惧为何物,这些北魏军士显然和宁州军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更像是南朝最彪悍的边军,这些军士不执行军令的下场也只有死。

    四名身穿轻甲的北魏军士在林意完成这一切时,已经率先冲到他的面前。

    这四名北魏军士之中,甚至有一名黄芽境的修行者,速度明显要比普通的武者快出一线。

    只是在此时林意的感知里,这人和其余的三名北魏军士没有什么区别。

    他背靠着吞天狼重铠,受伤的脚斜靠着狼牙棍站稳,抬手便是横刀一斩。

    这四名北魏军士手中的兵刃明明都已经化为流光也落向林意的身体,然而在林意的这一道刀光面前,却全部黯然失色,而且甚至显得奇慢无比,根本没有落在林意的这一道刀光上。

    林意一刀便横切过着四名北魏军士的身体,直接将这四人一斩两段。

    滚烫的鲜血和破碎的血肉随着他的刀光在他的身前喷洒出来,洒落在他的身前,洒落在他的身上。

    一片骇然的惊叫声在远处响起。

    这样的画面对于远处的那些北魏军士而言显得太过可怕,只是已经冲到面前的北魏军士淋着同僚的鲜血,眼瞳却是更加赤红。

    后方的十余名北魏军士已经如同一个浪头拍了上来。

    接着更后方的北魏军士冲来却一时无法接近战团,顿时四下散开,接着从四面八方朝着林意杀来。

    林意挥刀。

    依旧不变的是那道简单直接的暴戾刀式。

    每一刀挥出,他前方的北魏军士的身体便从中截断,一刀两段。

    他的身体两侧,包括身体的后方,也有北魏军士的兵刃袭来。

    有些北魏军士跃起,从重铠的上方刺击下来,有些北魏军士甚至踩踏着同僚的身体,跳上重铠。

    然而在霸烈的刀光闪现的同时,也有明月般的剑光不断的亮起。

    明月般的剑光虽然和刀光相比显得轻淡而柔和,但却真的如同月光一般,无处不在。

    虽然身处四面八方的威胁之中,但是这些递来的兵刃却不可能有飞剑那么快,而且对于林意而言,他手中的这柄剑足够长,他的身上还有天辟宝衣。

    剑光落处,尽是噗噗的入肉声和鲜血喷涌的声音。

    身在阵中还未死去的这些北魏军士尚未觉得,然而落在外面人的眼中,尤其是那些地势略高处,可以清晰看清林意身周的人…在他们的眼里,林意已经将这场战斗变成了一场纯粹的屠杀。

    他的身体周围,就像是一个屠宰场。

    所有接近他身前的北魏军士,全部被一刀两段,他身侧身后的那些北魏军士,全部被一剑穿身。

    这些北魏军士的尸身,以可怕的速度堆积起来。

    最令人感到可怕的是,林意根本就没有真元衰竭的迹象。

    他出刀和出剑的速度,甚至比一开始更快。

    那两百余名北魏军士在迅速的减少。

    这种画面,甚至让那名发令的北魏将领的嘴唇都失去了血色。

    他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是否将自己所有的部下填上去,也会被这人全部杀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