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你的脚?”

    宁凝的目光很自然的落在林意脚上,此时林意那只伤脚伤口崩裂,鲜血已经渗出。

    “中了一飞剑,不过现在应该没有大碍。”林意笑了笑,说道。

    他感知得出来,虽然这次强行发力崩裂多处,但他恢复能力惊人,并未造成严重的损伤。

    “没大碍?”

    虽然心中明知刚刚林意也是要抓住那昙花一现的机会击杀那名修行者,但听到林意如此说,想着自己替这南朝小贼处理这臭脚时的麻烦,元燕还是忍不住心烦,有些生气。

    “中了飞剑?”

    宁凝呆呆的看着林意,她的目光触及身前那具即便内里的修行者已经死去的赤羽重铠,心中都依旧不由得泛起寒意,她看着林意满不在乎的神色,心中不由得想他这些天到底遭遇了什么。

    只是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修为还是气质上,林意和之前都已经有了明显的区别。

    元燕此时心中更加嫌恶,她微蹙着眉头,索性走到了那名一开始被杀死,戴着面具的北魏修行者身前。

    她俯下身来,揭开了这名北魏修行者脸上戴着的面具。

    这名北魏者的臂骨和胸骨尽碎,胸骨刺入他的心脉而亡,他的死状自然很凄惨,猩红的面具下全部都是已经粘稠的鲜血。

    只是元燕依旧一眼便记住了这名修行者的面目特征。

    她对天水郡秦氏的修行者并不熟悉,所以此时她也无法断定这名修行者是否是来自天水郡的修行者,但她既然记住了这人的面目,只要回到北魏,便肯定能够查得出来,只是看有无必要。

    她又翻了翻这名修行者的衣物,这名修行者的随身行囊里除了数颗赤罗丸之外,所带的东西也和寻常的北魏修行者携带之物没有差别,没有任何明显的标志之物。

    当她起身,想要返回那具赤羽重铠身侧,检查那名赤羽重铠之中的修行者时,林意和宁凝却已经走了过来。

    “你们这支宁州军到底携带着什么,为什么有这样两支北魏军要来阻截包夹你们?”

    她想了想,轻声而直接的对着宁凝问了这一句。若是寻常的搅混水吸引南朝军方的注意而为了掩护她更好的逃脱,也不至于这样精细的一支军队伏击,一支军队赶来支援。

    宁州军这样的地方军对于整个眉山战场也不具备任何战略意义,甚至以宁州军的实力,哪怕宁州军师赶往某处执行重要军令,也并不会引起北魏军方的重视。

    她手下那些将领,不会如此愚蠢,而且这两支北魏军队,似乎都是在她掌控之外的军队。

    除却这些原因,在她看来,便只存在一种可能,这支宁州军之中有十分重要的东西存在。

    若是能够知晓是什么东西,她便或许能够很直接的推断出,这两支北魏军队的身后是什么人。

    她是很聪明,很擅长审时度势的人。

    在她的眼中,宁凝的身份足够,但却只是一名很幼稚的少女。

    宁凝对林意天然的极度信任,那对她和容意也自然有着天然的信任,不会怀疑她的用意。

    宁凝来时已经听林意做过些介绍,她对这巴东郡巫溪学院天监四年的女生也是心中十分敬仰,她心中只道竟然连巴东郡那样的学院,都能有这样优秀的女修,但还未开口寒暄便骤然听到对方的这样一句问话,她顿时便是一呆。

    她顿时犹豫。

    看着她犹豫的样子,元燕心中便知她的确知道,只是在犹豫要不要说出来。

    “不想说也无妨,不必纠结。”她故意淡淡的看了宁凝一眼,轻声说道。

    被她如此一激,宁凝这纯真少女果然上当,咬了咬牙看着周围无人接近,便轻声说道:“我们宁州军中有一人…”

    “什么人?”这下倒是连林意都好奇起来。

    “是黄药姑。”宁凝终于忍不住轻声说了出来。

    林意一愣,他印象里没有听过这样的名号,正忍不住要接着发问,元燕却是眼睛不自觉微微一眯,声音微冷道:“竟然是黄秋棠?”

    “药谷圣手?”林意顿时大吃一惊,不可置信的轻呼出声。

    宁凝看着他点了点头。

    “她怎么会在眉山,会在宁州军中?”林意疑惑的问道。

    药谷圣手黄秋棠是很出名的药师,即便和那些武力强大的修行者相比,自身修为和力量不强的药师并不多见于记载,但药谷圣手却很特殊。

    药谷圣手黄秋棠是北魏岷州同和郡人,她出名并不是她能够治疗各种难治之症或是能够炼制特殊的丹药,而是她在培育一些灵药方面有特殊的手段。

    天地灵药汇聚灵气精华所生,即便修行者的一些药典已经清晰的列出各种灵药喜欢生长的环境,但绝大多数的灵药都是自然生成,没有人能够培育种植。

    但这药谷圣手黄秋棠却据说能够种植不少种天地灵药,知晓一些独特的形成天地灵药的手段。

    只是她是北魏人,先前都在北魏境内的一些山林里面隐居种药,怎么可能和宁州军搭在一起?

    “她早在一年前便已经逃至宁州隐居,这次进入眉山,她便主动提出进眉山找一些药材,她便隐匿在我宁州军中随军。”宁凝看着林意和元燕,面色有些难看,“现在我也想着,既然有这样两支北魏军特意来截杀,恐怕除了她也没有别的原因。”

    “所以还是有人走漏了风声。”

    林意大皱眉头,“想必她这样的人物随军应该也很隐秘。”

    宁凝心中沉重的点了点头。

    黄秋棠的身份特殊,知晓她随军的都是宁州的重要人物,这进入眉山的宁州军中也没有几个人知晓,但既然引来这样的截杀,只能说明其中必然有人走漏了消息。

    “她惹了什么人,怎么会在北魏无法立足,要逃到宁州?”

    就在这时,元燕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传入她的耳廓。

    元燕在她这样的稚嫩少女面前没有刻意掩饰情绪,她的脸色同样难看。

    黄秋棠这样的人物对于北魏而言自然也是重要的瑰宝,按她所知,明明皇宫都对黄秋棠有特殊照顾,这样的人物,怎么会在她不知的情形之下,在北魏无法立足?

    “这我并不知道。”宁凝摇了摇头。

    她是真的不知。

    “她现在何处?”元燕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了平静,轻声问道。

    (今天三更,因昨天请假,所以还欠一更,不过肯定今天还不出了,记着帐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