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林意停了下来,等待着这人的出现。

    这世上有很多种相逢,只是他以往任何一次相逢,都绝不会有这次记忆深刻。

    满脸是血,如同带了一个狰狞面具的王平央出现在林意的面前。

    王平央面上的伤口太过可怖,即便是元燕都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尤其是当她和王平央的目光相逢时,她的心中都油然而生一种震撼和危险的感觉。

    王平央的目光太过平静,而且带着一种难言的力量。

    这种力量让她第一时间就觉得这人会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容意并没有林意那么强的感知,他看到满脸鲜血的王平央的刹那,便下意识的握住了一柄剑。

    一声惊呼声在林间响起。

    宁凝吓得直接叫出了声音。

    “你是南朝的修行者?”

    林意看着王平央,看着此人明显是南朝的衣饰,他也觉得王平央的神情很古怪,只是他是下意识的觉得是这人恐怕受伤太重,而且伤的是脸面,恐怕是心里受了太大刺激,情绪有些反常,所以他尽可能的语气温和道:“要不要先帮你处理伤口?”

    在这么说着的时候,他看着王平央那些伤口,心中却是有些忐忑难安,觉得恐怕用再好的伤药,也会不可避免的留下伤疤。

    “不需要。”

    王平央平静的看着林意摇了摇头。

    “不需要?”

    林意眉头大皱,他更加认定这人在精神方面已经彻底出了问题。

    “只是皮肉创伤又不会让我死。”

    王平央认真的想了想用何种方式来让林意接受自己的决定,但他还是觉得依靠自己的直觉,不要麻烦。

    “我今后要成为你的影子,我要跟着你,做你的暗侍。”他对着林意微微躬身,道:“你不用管我的来历,不用过问我的过往,你只需要知道,我会追随你。”

    林意等人面面相觑。

    就连之前受到惊吓最厉害,现在还不太敢看王平央血肉模糊的脸的宁凝都觉得是王平央受刺激太大,脑子都出了问题。

    “我当然不是像你们想象的那样这里出了问题。”

    王平央看着面前这些人的神色,他很轻易的猜出了这些人心中在想什么,他甚至带着些骄傲微微一笑,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然后摇了摇头,“我先前便说过我不在意这些伤口,我也希望你们不用在意这点。”

    元燕又不自觉的深深皱起了眉头,她第一个觉得这人并不是受了刺激,她只是觉得这人冷静的可怕。

    “你突然出现,然后说要追随他,总该有理由。”

    她看着王平央,问道:“否则你不觉得太过古怪?”

    “我当然有理由,只是我不想说出来。”王平央不去看她,而是直直的看着林意,道:“现在的问题是,你愿不愿意接受我做你的暗侍,但条件在于,你不要管我是谁,不要问我这些问题。”

    “连暗侍都有人抢着做?”容意有些无语。

    林意发愁的看着王平央,他越发觉得王平央的精神出了问题,他忍不住用请求的语气,尽可能温柔道:“要不我们先处理好了你的伤口再商量?”

    “你放心,她的治伤手段极其厉害。我脚上中了飞剑,骨头都不知道碎裂成多少片,但是也没过多久,我的脚都快可以走了。”

    林意生怕再度刺激王平央,连忙又点了点身旁的元燕,用一种哄骗的语气,接着道:“你的伤口让她帮忙处理,应该连伤疤都不会留下。”

    王平央看着林意,他有些头疼,有些想笑笑不出来。

    他只是见了林意的一战。

    那一战虽然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他也只是远远的看着林意的战斗,甚至连面目都看不太清楚,然而林意在那一战中发出的光,却足以扫掉已经缠绕在他身上的阴暗。

    他确信这人的品格和那种光明足以值得自己学习,除此之外,他对林意没有什么了解。

    但现在林意的神气,却让他看到了另外一面。

    他觉得林意有些孩子气,甚至有些可爱。

    这是一种始终在担心着一名陌生人伤势的善良。

    所以他虽然觉得林意有些难缠,但他很满意。

    他很满意自己的决定。

    “我很快就能突破到承天境。”他平静的看着林意,道:“以我的修为和此时年龄,在将来的修行之中还有很大可能,所以其实我随便去某个将领面前提出要做他的近侍,那人应该都会极其欢迎。我愿意追随你,只是希望你不追究我的过往,难道这个交换条件很过分?”

    “当然你可能觉得我这样做很古怪,但你敢不敢赌一赌。”

    王平央深深的看着林意,眼睛里一片肃然,“赌我会死在你之前。”

    “赌我会死在你之前...”

    这样单独的一句话很难理解,有很多种可以猜测的方面,但是此时王平央的眼神,却让林意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就如许多绝对忠诚的近侍一样。

    在遭遇若是不可能战胜的对手,这种近侍也会用自己的命先填上去。

    “我当然可以赌。”

    林意的第一句话让王平央略松了一口气,但是接下来第二句话,却是又让他皱起了眉头,“但你能不能先让我们处理一下伤口?”

    “真的不用。”

    王平央无可奈何的看着林意。

    “不追究你的过往,你是不想让人看出你的本来面目。”元燕的声音在此时微冷的响起,她已经观察了王平央许久,“或许连这些伤口都是你自己弄的。”

    “你可以这么认为。”王平央转过头去,看了她一眼。他并不想过多的解释,以他此时的心境,他觉得每说一句话都很累。

    “放心, 我本来就对处理你的伤口没有任何的兴趣。”元燕冷笑了起来,她转过头去看林意,道:“不过换了是我,我绝对不会接受这样的赌约,来相信你的忠诚,我实在想不出他无论是修为还是身份,有什么可以值得你追随的。哪怕是你之前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错事,想要找个靠山,也绝对轮不到他。”

    元燕这些话的意思很明显。

    事实上以她和林意之间的默契,根本不需要说这么多话,只是几个眼神,林意就已经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她是提醒林意这人的用意绝对有问题。

    林意和她有默契,能够轻易明白她的意思,但是在这件事上,他却是有着不同看法。

    他当然很聪明,也会根据许多细节来判断,但他很多时候也相信自己的直觉。

    他看着王平央的眼睛,此时终于相信对方不是脑子出了问题,只是因为某种不想说的原因。

    “我接受。”

    他看着王平央,道:“至于你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作我的近侍的原因,你今后什么时候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也可以。”

    (接下来应该还有一更,我在写。至于欠了几章我不重复计算了,我算数不好容易算错,但肯定会补出来,然后今后的三更才算是多爆的。还有我认真请假和认真算数是基于对创作和对书友看法的尊重,所以有些对我有意见的书友也略微理解一下,不要觉得借口多。作者不是包身工,没有限定一天到底要写多少,我尽力会多写,也是想尽力多写,首先就觉得剑王朝后期更新太糟糕,对不起读者,然后也想尽可能的给自己一个一定要达成的目标,比如一天两更。这个其实也是自律和始终和自己的状态,包括身体健康在做长期斗争的过程。最后顺便宣传一下自己的微信公众号wuzui1979,微信搜索wuzui1979就可以加。等过几天我贴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火车票和飞机票,来更好的解释一下自己的忙。那些老是说我的忙是借口的,我还就是要申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