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十五章 最后的时光(第一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275226.html
    她在冷冷的如是想着之时,感受到了旁人的注视。

    那名看似极其寻常的妇人,一直默不作声,甚至连满脸是狰狞伤口的王平央出现时,她表现得也丝毫不引人注意,她就如一个不相干的路边种菜的农妇,只是在安静而有礼的旁观着他们的对话和争执。

    这时元燕才觉得自己有些心乱,未分清主次。

    这名药谷圣手离开北魏的原因,以及是否能够再为自己和北魏所用,这才是自己最需要关注的重点,应该超过这南朝小贼的生死。

    “晚辈卫清涟见过前辈。”她尽可能快的将功法对着王平央说完,然后到了这名老妇人身侧,认真的行了一礼。

    这绝非做作,礼贤下士是她这种人最需要的品质,即便是在北魏,遇到足够值得重视的人,她也会如此。

    “惭愧。”

    黄秋棠看着元燕,回礼道:“若不是你们,恐怕此时已经横尸天蜈岭。”

    她这名无论在北魏还是南朝都很出名的药师,说话的声音和神态都甚至依旧和寻常的妇人没有什么区别,她此时说话甚至没有带北魏边地的独特口音,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自幼在南方生活的人。

    “我知道有些唐突,但我必须对军情有些判断。”

    元燕看着她,按照她的经验,越是像黄秋棠这种在任何时候都显得平淡无奇的人,心志其实便是比一般人更为坚忍,只是她没有太多时间,所以她也必须用最直接的方式,尽可能的从她的口中问出些什么。

    “据我所知,前辈您在北魏颇受优待,那为何又会到了宁州?为何到了宁州,藏匿在宁州军中,还会引来北魏军队的追杀,而且您在战场上也应该看得清楚,那些北魏军有赤罗丸,而那是党项皇族独特的手段。我必须知道在您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这恐怕会连党项都牵扯进来。”

    听着元燕的这些话,林意的面色也渐渐变得肃然。

    没有人怀疑她问这些话有什么独特的目的,的确对于此时的南朝而言,党项的态度将会对整个战争的进程造成巨大的影响。

    党项这种偏安一隅的王国,对于南方王朝和北方王朝而言都不算强大,而且因为天然的地势原因,因为那些连绵的雪山的阻隔,也让这种王国派支军队行进到南方王朝和北方王朝境内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然而党项也不能算太过弱小。

    若是这样的王国真的因为某种原因参战,那会有很多不可知的因素,因为南方王朝的修行者以前很少见到党项的修行者,至于军队,更是如此。南方王朝的边军都根本没有见过党项的正规军队是什么样的。

    “我不知和党项有什么关系。”

    黄秋棠沉默了会儿,然后说道:“在北魏我也并不知晓发生了什么,我只是发觉有人要杀我,我才设法逃到了宁州。”

    “是谁要杀你?”元燕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不知道,想来是北魏某个大人物。”黄秋棠微笑道,“这人能调用什么样的军队你们也已经见到,像我们这样的人,发觉有人要杀自己,第一时间想的便是逃,谁还能够去追究到底是什么人的授意?”

    这样的回话令人头疼,根本没有任何的线索。

    元燕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你察觉是谁要出手杀你?”

    “不知道。”黄秋棠摇了摇头。

    元燕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这一句便让她觉得很有问题。

    若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会觉得是某个北魏权贵要杀她?

    更何况以她的身份,即便有某个北魏权贵要杀她,她也可以设法将消息传递出去,不说别人,这样的事情,就连皇太后都会关注。

    “不知道”,这样简单的三个字,便只能说明她有些事不想说,或者说不想对她说。

    元燕垂下眼睑,不再多问。

    她听到了前方不远处有水声,那应该有条山溪。

    那便应该是她冒险和这些人分别的地方,所以她更加沉默。

    “你怎么了?”

    林意和她越来越熟悉,此时便觉得她的情绪有些问题,忍不住轻声问道。

    听着林意关切的声音,元燕抬头,正好看到林意转过脸来看着自己,一抹从上方林间落下阳光就温柔的落在林意的那半边转过来的脸上,将林意这半边脸照得金黄。

    元燕的心中莫名的有些温暖。

    她想着,这大概是自己这一生和这南朝小贼相处的最后一段时光了。

    今后应该永不会想见了。

    那最后的时光里,她便应该对他好一些。

    “没什么,只是有些累了。”于是她对着林意笑了笑,轻声说了一句,然后又柔声道:“到了前方的溪旁,我再帮你看一下伤口,我怕你用力之后伤口崩裂,涉水之后会有问题。”

    她在说这些话时,眼睛里只有林意和林意身后的世界。

    她很想这样的画面能够停留在她的记忆中,她并没有发现,她身后的黄秋棠也在安静的看着她和林意,黄秋棠的面容依旧显得十分寻常,只是眼底却有些不同于寻常的光芒。

    元燕这样的温婉的神容恐怕是在她幼年进宫之后的第一次,连那些皇宫里侍奉她的忠诚侍女都未见过,林意看了也是一愣,总觉得浑身哪里有些不对。

    “好像没什么事。”他感觉着自己的伤口,下意识的讪讪说道。

    “这并非你说了算的。”

    元燕的目光离开了林意的面庞,她抬头看向林间上方的那缕光亮,道:“你这伤口既然是我处理的,我便必须为它负责,我便不能让你变成瘸子。”

    林意抓了抓头发,心想若是你不嫌麻烦,我当然也不嫌麻烦。

    溪水声越来越清晰。

    元燕看着脚下变得越来越湿润的荒草和泥土,心情越来越沉重。

    “你不是他的暗侍吗?暗侍便不需要一直在我们的身边,应该隐于连可能来袭的敌人都并不察觉的地方。不让对方发现你的存在。”

    她突然转托身去,看着王平央,说道:“你去这溪流的上游处,我需要确保这溪流水的纯净来帮他处理伤口。”

    在王平央看来,她说的前半句话自然很有道理,但后半句话却没有多少道理,想必是因为她对自己的成见。

    只是以他现在的心境,当然不可能和她争辩什么。

    于是他只是淡淡的一笑,便点头应允,朝着前方那条溪流的上端行去。

    山溪水很清澈,而且因为水流很急,这一条有一丈来宽的溪流里连漂浮的杂物都没有什么,白炼般的激流,将溪道里的石头冲刷得圆润而光滑。

    此处地势不高,溪流两岸都是很高大的乔木,叶子宽大而碧绿,将阳光几乎完全遮掩。

    在元燕命令般的目光下,林意在溪水畔的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将双脚方向水面。

    元燕直接走入了微凉的溪水之中,正对着林意,用一柄小刀很干脆的将林意那只脚上缠着的药布割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