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二十一章 一个篮子里的鸡蛋(第三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283259.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林意和黄秋棠互望了一眼。

    都是聪明人,所以都从王平央的这句话里听出了不同寻常的意味,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同样的理解。

    “你和寻常修行者不同的真元,和魔宗有关?”林意越来越好奇王平央和魔宗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更准确而言,来自他的功法。”

    王平央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他看着溪水上流淌过的落叶,道:“他的功法极具诱惑,能够让人的修为飞快的成长,但也能让人沉沦其中,他的功法和世间所有的真元功法不同,按照他的功法修行,真元自有变化。”

    “到底是什么样的功法?”林意看着王平央,神情凝重。

    “一种可以吸纳刚刚被杀死的修行者身上散逸的元气,如同吞食尸气而直接和自己真元融合的功法。”王平央看着林意,有些艰涩的说道,“我试过...这种功法,就如同可以直接吞吸对方的一部分修为变成自己的修为。”

    林意完全怔住。

    大俱罗修行法可以说是修炼肉身的极端,但对于此时修行者的世界而言,只能算是一条截然不同的修行之路,但王平央所说的这种魔宗功法,却是在真元功法之上的一种捷径,一种极为恐怖的捷径。

    这种功法,根本难以想象。

    直到此时,真正圣阶的字眼,再加上这样的功法本身,让他的心中深处都不由得沁出浓厚的寒意,他才真正意识到,这样的一名修行者的可怕。

    “他在什么情形下传了你这门功法?”林意完全想不明白。

    “就如同你在建康城里的街坊邻居,直接路过你家门口,随手推门进来问你吃了没一样。他就这样直接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传了我这样一门功法。”王平央如此说着,他自己都忍不住觉得可笑,忍不住笑了起来。

    然而事实却正是如此。

    “魔宗的行事,本来就没有几个人想得明白。”黄秋棠看着这两名南朝的年轻修行者,心中有些感慨。

    她是北魏的修行者,听到和接触到的和魔宗有关的事情自然更多,所以她比这些南朝的修行者更加清楚魔宗的可怕到了何种程度。

    “不管他如何想法,在我看来,我若是沉迷在他这样的功法之中,我便会变成一个嗜杀而贪婪的魔物,恐怕在不久的将来,我会变成一个到处猎杀修行者,只是为了提升修为而不知提升修为之后为何的魔物。”王平央苦涩的笑了起来,“哪怕他对我这样的魔物毫无想法,我这样的魔物存在于世间,不管对于南朝还是北魏,自然会有极大的破坏。”

    “所以不管他是何种想法,你都不想被他所用,甚至不想被他找到。”黄秋棠看着王平央脸上的伤口,她有些震惊,心中生出怜惜,但更多的是敬佩。

    “所以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王平央知道她此时心中想的是什么,他并不在意的抬起头来,道:“既然他已入圣,那他原本就是比北魏皇帝更强大的敌人,尤其是在北魏皇族的脱石散都对他无效的情况之下。”

    “先前很多北魏人的认知应该是错误的,他们会觉得魔宗对皇帝无比的忠诚,然而他似乎却并不太在意。因为很显然元燕也不知道这些事情。”黄秋棠忍不住摇了摇头,看着林意,“所以你和她之间,恐怕依旧会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你到底是谁?”林意没有去深想这些可能,他转过头去看着王平央,认真的问道。

    “我不想让你们知道我是谁。”王平央淡淡的笑了笑,“因为只有连我自己都忘记了我是谁,我才能保证不被他找到。”

    “就真的这么可怕?”林意忍不住说了这一句。

    他并非是质疑,也并非觉得王平央太过悲观,只是越来越觉得那传说中的魔宗大人,应该真的是超出他想象的那种可怕。

    “不知道你是谁也好,我若是落在他手中,我可未必有信心能够在他问出他想要的事情之前就能死去。”黄秋棠看着王平央,道:“但总是有些好事不期而遇,既然你得到他的功法,将来或许我可以从你的真元借鉴,来推测他到底需要哪些灵药是做什么,他想要保守的是什么样的秘密。”

    “前提是我们都能不被他察觉的好好活着。”王平央说道,“我并不建议你进南天院。”

    林意和黄秋棠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即便是强如南天院,对于一名圣阶的对手和意想不到的阴谋而言,也并不保险,更何况南天院是一个显赫的目标,就如再细小的靶心,也总有被强大的箭师一箭射中的可能。

    “只是宁州军都知道了你随着林意过来。”王平央看着黄秋棠,说道:“他应该不会知道我在林意的身边,但是你接下来要往何处去?”

    “我已经是一个死人,元燕会认为我已经死了,若是她回到北魏追查这件事情,恐怕她的一些行事,就会让魔宗觉得我已经死了。”黄秋棠转头看着林意,“只要你和那些南天院的教习见面时,也告知我已经死了,两相印证,恐怕只有你们两个知道我还活着。”

    “可行,既然如此,那便让宁凝和容意都不要知道。”林意十分决断。

    “我会和你一样跟着林意。”黄秋棠看着王平央,微微一笑。

    “需要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王平央皱了皱眉头。

    “有很多理由。”

    黄秋棠看着这两名年轻修行者微笑道:“最危险之地反而是最安全之地,反其道行之,这是兵法上多有记载的道理,你是很独特的修行者,你的真元和魔宗有关,而林意也是很特别的修行者,但更关键在于,我比你们年纪大得多,在很多方面更有经验,魔宗这样的人物,即便心中有九分觉得我死了,也一定还会派人来照顾一下林意,看看从林意身上还能得到些什么确切的讯息,我熟悉他的一些做事方法,所以我留在你们身边照看着,会更加安全。”

    “也好。”

    想到自己的处境,林意自嘲的笑笑,“反正即便出了眉山,我恐怕也是随铁策军到边军...边军打仗的那些地方,比起建康和那些没有战事的州郡,反而更为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