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萧家压他,我们便提他。”

    这样的话语听来似乎有些赌气和儿戏。

    然而有些话语,无知而无能的人说起来便是儿戏,但再儿戏的话语,放在他这样的人口中说出,便是牵动很多权贵的一张棋局。

    在南朝,唯有陈家可以和萧家一争长短。

    陈家有一名很出名,很令南朝所有权贵忌惮的军师陈尽如。

    所以他便是陈尽如。

    世事不可能尽如人意。

    而作为一名调度着陈家许多资源的军师,他知道最应该放开的,便是个人的情绪。

    他理应对自己这名部将的死负责,只是这名部将的死,却不能影响他接下来对林意的情绪。

    这样的分裂有时会让他觉得自己同时是不同的两个人,自然难得快乐。

    所以他华发早生。

    ......

    元燕自己也很想知道,那些身在如云端高位,俯瞰着众生的人,到底有多少真正快乐的时候。

    在她的所有回忆里,只有在她刚刚懵懂记事时,跟着她母亲在山坡上放羊时,才似乎有很多快乐的时候。

    当她开始明白自己的身份,开始设法获取北魏皇帝和皇太后的欢心时,便极少有快乐的时候。

    从那时开始,似乎直到现在,反而只有在眉山之中这一段,和那名南朝小贼相处的时候,反而有很多开心的时刻。

    她先折往北,几乎是贴着宁凝所说的那些南天院教习的聚集之地行走,然后再折往西北,绕过一些有可能有大批南朝修行者穿行的区域。

    连续行走了十余日之后,她穿过了一片荒原,甚至见到了远处从未见过的南朝大城的轮廓。

    她知道那是南朝普慈郡的轮廓。

    再往北,是广汉郡。

    虽然要绕这样的一个圈子,距离北魏的边境还有许多路途,但到了这里,她已经有无数种方法可以安全的返回北魏。

    就如她针对陈宝菀的谋划失败一样,南朝针对她的埋伏也已经彻底失败。

    她转身回望了一眼眉山的边际,在心中默想着,那名南朝小贼若是不出意外,现在想必即便不出眉山,也应该到了眉山边缘的一些营地,想必也足够安全了。

    她不知道现在林意如何看待自己。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并不想她死,或者落在南朝军方手中。

    这对于她而言,便已经足够温暖。

    ......

    眉山边缘,属于怀仁郡境内有一条小江,名为青衣江。

    青衣江和眉山脚下夹着一片草场。

    这片草场之中的水草在此时依旧肥美,所以其中驻扎着许多营帐,有许多马场着落其中。

    在先前的数十日,这片营地便已经成了南朝军部用以接纳眉山之中撤出的伤员和朝着眉山之中运送补给的重要营地之一。

    只是近日随着眉山之中的军队逐一撤出,这里驻扎的人员已经不足之前的十一,也显得有些清冷起来。

    既是临时的营地,便不会刻意去规整。

    远看丰茂的草场之中,近看却到处都是一堆堆的马粪和埋锅造饭后留下大堆烧黑的石头和草木的灰烬。

    清点伤亡和统计军功是战时和战后必须的工作。

    无论是北魏还是南朝,都十分清楚利益的分割和军功封赏是否公正,都是军队稳定与否的最关键因素,所以此时的北魏和南朝,在平时攻城略地的大军交战之中,都是采取斩首割耳记功,除此之外,便有各阶将领逐级回报军情,各级将领阐述自己战斗经过的同时,也会特别指出在军中表现特别优异的部属,记录首功。

    逐级整理汇报军功似乎繁琐,然而各阶将领的回报经过系统的整理和编汇,往往可以用来判断敌情和发现很多战时未注意的敌方动向,而且北魏有枢密院,南朝有兵部中书处,两朝从上至下的官员配给都是足够,甚至许多边军将领私下都会说坐而食禄的兵部官员比真正上场打仗的官员还要多。

    在这片营地的一顶白顶大帐里,数名中书处官员便正率着数十名地方抽调而来的司统官员处理着这些军功记录和汇编事项。

    铁策军和地方上数支镇戊军的军功记录都归其中一名中书处官员汇整。

    当数卷汇整完毕的军功记录放在这名五十余岁的黑面中书处官员面前时,这名官员的面色瞬间变得精彩起来。

    “宝胜王...三清老人...宁州军....”

    他的眉头深深的皱起,先是有些呼吸不畅,面色赤红起来,接着再细看其中内容,便是不可遏制的生出怒火。

    简直是胆大妄为!

    这些铁策军简直是无法无天。

    一名铁策军小校便是历经这么多战阵,都有重要军功记录在案便已经不可思议,更不用说都是首功!

    “滕大人,你且看这份案卷。”

    他一下子站了起来,提起那卷案卷便几步到了这营帐中的一名紫衫官员的面前,将那份案卷递了上去。

    他中书处无法处置和惩戒谎报战功的各级官员,但军监处的官员便正是专门处理这些事情。

    “这份案卷是谁所制?”

    只是看了一眼,这名面容枯槁,看上去瘦得好像一阵风都能吹倒,但是却自有一种不怒自威气势的紫衫官员便顿时眼睛微微眯起。

    有人报出案卷编号,顿时两名小吏上前,额头见汗。

    “你们未觉得这军功有问题?”紫衫官员名为藤惊元,位列七班,是军监处参军。对于这些低阶官员而言,差了不知多少个官阶在里面,此时这一沉声发问,这两名小吏都是双腿一阵颤抖。

    “我们也觉得太过惊人...”这两名小吏中其中一人看着那份案卷,鼓足勇气,颤声道:“但这所有军功,都不是来自铁策军的回报...譬如地仙翁那一役,不只有三清老人特意差人提的首功,有两名在场的九班将领也是同时提了首功过来...”

    “什么!”

    藤惊元下意识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这整个营帐里所有中书处的官员也都听清楚了,一时都是瞪着眼睛,有人甚至凑上前来看着卷宗,看得也都是浑身发汗。

    这些战功恐怕真不会有问题,这都放在一名铁策军小校身上,这是什么样的军功?

    一名小校都能记下这么多军功,这恐怕是改换新朝之后,开天辟地的头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