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我怎么觉得好像不对,不像是升官,倒像是要捉拿我们问斩一样。”

    林意跟着薛九到了城南军营,容意却是没有跟来,容意并未正式入册铁策军军籍,军中一些修行者随军携带近侍也是正常现象,只是这近侍却无法提领军饷而已。这城南军营里此时人也不多,列队巡逻的不过百数十人,薛九所说的兵部主事处门口也不过有十余名军士站立,只是兵部主事处门口的这些军士都是身穿重铠,眼珠子在重铠的缝隙中滴溜溜的转,冒着寒光。

    这些军士看着他和薛九,目光如同嗜血的野狼一般冷厉。

    林意是已经见过了大场面,连那种北魏只有一百几十具的真元重铠都交过手,这种寻常的重铠在他看来,也就是一狼牙棍的事情,他自然是随口开句玩笑,不怎么放在心上,但是薛九却不同,军中那种莫名其妙被斩了的将领不在少数,听得林意这句话,他的脸色顿时有些煞白,忍不住轻声道:“林大人莫开玩笑。”

    “看你在眉山之中如悍匪一般,到了这里就换了个人一般。”

    林意看了他一眼,“你不怕堕了铁策军的威风?”

    薛九直摇头,“什么威风,我们铁策军何时有过威风,最多是军饷比镇戊军略高一分,比边军都不如。”

    “来者何人,在这里多话,难道想要寻事?”

    就在此时,这些重铠军士之中已有一人大喝出声。

    这人声如擂鼓,震得林意和薛九的耳膜都有些微微作响。

    “命宫境?”

    林意微微一怔,倒是有些意外,这名重铠内的军士真元气息居然不弱,和黄芽境的真元气息都明显有些差别。

    “难道修行者如此寻常了,连在这里值守的重铠军士都是如此修为的修行者?”他心中顿时忍不住嘀咕。

    他当然不知道,这只是内里主事处那夏震有意要挫他威风,这些重铠军士都是这军营之中的高手。

    朝堂之中都讲出身出处,各党派,各门阀之争是自古有之,薛九是铁策军最寻常不过的老军,他当然不可能探听得到夏震的出身,但夏震实际出身于三威学堂,三威学堂是兵部设立在南豫州的重要学堂,兵部许多官员便都是三威学堂选拔出来,而三威学堂和此时南朝皇帝萧衍也颇有渊源,因为在前朝时,萧衍便曾做过三威学堂的总教习,后来历任三威学堂的院长便和萧家都有渊源,尤其是一些原本出身贫寒的学生会得到萧家的资助,这些人便习惯将萧家称为主家。

    萧衍当时恐怕没有想到自己今后会有兵变做皇帝这一层,但他当年的这些经营,的确在后来帮了他不少的忙。

    林意听自己父亲林望北说过,当年萧衍兵变时,几乎是驱兵长期直入建康,除了和一些主要权贵已经达成共识之外,主要各地镇戊军的将领也已经提前换了萧衍的人。

    而萧衍能够提前做到如此,除了前朝皇帝昏庸,根本未察觉之外,最大的原因,便是当时兵部许多官员都是出自三威学堂,一些调令一下,当时军监处都没来得及反应,那些忠诚于前朝皇帝的将领就已经被替换干净了,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却已经晚了,萧衍的梁州军已经迅速控制建康一带。

    .......

    林意还在嘀咕和奇怪这值守的军士之中都有命宫境的修行者,薛九却是心中直打鼓,从袖中取出一份文书递了上去,“铁策军林意、薛九前来述职。”

    那出声的重铠军士也不应声,只是伸手将文书接了过去,只是粗粗的扫了一眼,目光却是在林意和薛九的身上梭巡了许久。

    林意是只觉得这人虚张声势,但薛九却是觉得这人目光落处,好像有毒蛇爬过一样,极不舒服。

    当这名重铠军士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进去时,薛九的身上已是一身冷汗。

    “有我在,不用担心什么。”林意不看薛九便感知得到他身上的一切变化,不知为何,再想到之前薛九所说的铁策军何时有威风可言的话语,他便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

    薛九微微一愣,只觉得林意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之中有说不出的意味,只是当他转头去看林意时,林意已经走在他身前,进了前方厅堂。

    身穿青锦官服的夏震端坐正中,他前方的乌木大案上放着各色兵符和相应文书,一支朱砂笔的笔尖分外的血红。

    他身旁下首座椅上坐着的便是那名身穿玄色轻铠的年轻将领。

    这名年轻将领叫做灵仰惑,是督事参军,隶属军监处,但他的出身却是和夏震几乎相同,他是三威学堂的学生,而且同受萧家恩惠,萧衍起兵时,他还是西北边军的一个小校,官阶和眉山之中的林意相差无几,但改换新朝之后,他在边军便连连升迁,在天监四年便调入军监处。

    这样的升迁速度对于他而言自然是心知肚明,离不开三威学堂这一脉的提拔。

    此时一看林意走进来,这人便是眉头一皱,目光如冷电般落在林意身上。

    林意直觉这气氛有些问题,只是他平时不和薛九在一起,倒并未如何觉得自己是铁策军的人,但此时和薛九在一起,他却越来越觉得自己对自己的身份有些忽视。

    “铁策军林意、薛九!”

    他看了空旷厅堂中的两人一眼,直接报出这样一句,一个字都不多说。

    “你就是铁策军小校林意?”

    夏震眼皮微抬,看了林意一眼,不冷不淡的说道。

    “是。”

    林意眼皮都不动,面无表情的和他对视了一眼。

    夏震顿时皱了皱眉头。

    军中形形色色的人他不知道见过多少,但林意这一眼,却是让他心中咯噔一下,让他莫名的有些心慌。

    这怎么可能?

    他不知自己怎会生出这样的感觉,一时想不明白,没有马上出声。

    也就在此时,外面的军营门口,却是又来了一名军士。

    这名军士身穿已经多处破损的旧皮甲,三十余岁的年纪,兴许是许久没有修剪自己的头发的缘故,一缕缕头发显得分外的杂乱,和野草没有什么区别。

    这名军士进入军营之后,也朝着兵部主事处而来,但是看清兵部主事处外站着的那些重铠军士,他便是一愣,接着他停了下来,便感知到兵部主事处中已经有人。

    ......

    “你现今只是一名小校,我是主事处七班官员,你见我都不行礼,你上阶军官是谁,似乎未曾教会你礼数?”夏震缓缓抬头,他脸色微沉的看着林意说道。

    “是,见过大人。至于上阶将领,我从眉山出来,还未见过,我现今都不知我上阶将领是谁。”林意对着他微躬身行了一礼。

    夏震的眉头深深皱起。

    不知为何,他心中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厉害。

    这名年轻人表现得太过沉静,如此种种让人觉得无懈可击,他想挑个由头都似乎很难。

    “好气度!就是不知修为到底如何,当不当得起铁策军中的大将!”

    就在此时,夏震下首的灵仰惑却是霍然起身,说了这一句,接着直接一个弓步,一掌便拍向林意胸口。

    轰的一声,这厅堂内里好像骤然响了一个闷雷。

    (这章本来想写个四千字大章的,但是老了手速成问题...写了这么晚就这么多,这...明天白天多拼搏一些,下一章一定写满四千字,握着拳头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