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二十八章 昔日煞星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291062.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魏观星忍不住微微的一笑。

    积寒成冰。

    他在调令文书上虽然劣迹斑斑,有非同寻常之恶名,但是兵部的官员他见得多了,像夏震这样的人失了方寸,不只是因为他的原因,更多的在于先前那名年轻的铁策军将领让他乱了心神。

    他的盈盈笑意落在此时夏震的眼中,便显得更加诡异。

    “什么事情?”

    夏震定了定心神,问道。

    “按我朝军法,兵部主事处有面议环节,若是获罪者有心悔过,可戴罪立功者,当值官员可以酌情处理。”魏观星干笑两声,“想向大人求个情。”

    “好说。”

    夏震顿时松了口气。

    魏观星此时的样貌,在他眼中和那些边军老痞没有什么区别。

    “按照军法,除非你主动申述戴罪立功,只是当地镇戊军却不在此列,需调至前线边军。”

    “方才在外面,我不是见了两个铁策军的?”

    “铁策军?”

    夏震愣了愣。

    原来此人来时在外和林意、薛九客套,便是想讨好...借此多保一级俸禄?

    “铁策军倒是和边军类同,你要是主动申请调入铁策军,倒是在我职权范围之内。”

    夏震心中惊喜难言,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在他看来,如此狠人,无论加入那一支军队,统帅恐怕都会头疼。

    先前想杀一下林意的威风不成,这样一个人要是踢去林意的铁策军,岂不是美事一桩。

    “只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铁策军可是...”

    “多谢大人成全!”

    魏观星根本未听他说完,马上就躬身行了一礼,大声说道。

    “那我便静候魏将军佳音,以期在我主事处早日见到魏将军的提迁文书。”夏震心情大好,笑容可掬,他哪里还会犹豫,当下就官印一敲,接着朱笔点圈,改签了文书,将魏观星降一阶,调入铁策军林意麾下,戴罪立功。

    “多谢大人。”

    魏观星也笑眯眯的接了文书。

    明明是和先前一样笑着,但是当魏观星接过文书时,不知为何,夏震陡然觉得这人似乎和先前有了很大分别。

    似乎总有些地方不对。

    “来人。”

    当魏观星走出这间厅堂,他呆坐了数个呼吸的时间,兀自有些心神不宁,忍不住唤来了一名小吏。“方才这魏观星来自明威北固军,我记得此地孙将军曾在明威一带率军,你去问问他,可认得此人?””

    这乌衣小吏不敢怠慢,将他交待的字句都记在心中,马上出门。

    夏震所说的孙将军便是此处的户部税官孙书文,这孙书文之前在边军也是一员猛将,后来并没有犯什么事情,也和新朝旧朝更替无关,但官阶却是降了一级,调任到了宁州管盐务,后来不知是否和宁州那些官员相处不佳,又调来此处,挂了个相对清闲却又有足够油水的肥差。

    这种路数,其实反倒是朝中有人,许多边军武将解甲之后求之不得的归宿。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马蹄声疾如擂鼓般在门外响起。

    一名五十余岁的矮胖官员早就看不出当年边军的模样,只是骑马狂奔的姿态依旧有些寻常军士无法相比的身姿。

    这名矮胖官员正是孙书文。

    他急急的将马勒停,将缰绳直接往一名重铠军士手中一丢,便一个箭步掠进了内里,看着夏震的第一眼,便脸色有些发白的出声,“魏煞星竟然到了这里?”

    夏震和这孙书文的关系平时便亲近,此时在孙书文面前他却不惺惺作态,看着孙书文这火烧眉毛的样子,他便觉得有些不对,倒吸了一口冷气,“魏煞星...你怎生如此着急。”

    “你真没听过此人名号?”

    孙书文大皱眉头,道:“那你总该听说过济阴郡骆马湖一役?”

    夏震呆了呆,旋即脸色煞白,“那个溺死了三千降军的边军将领,该不会就是此人?”

    孙书文哭笑不得,“不是他还有谁。”

    “......”夏震一时失语。

    他无法将传说中的那名杀星和方才死皮赖脸像他求情保一级官阶的老军联系在一起。

    天监初年,有一群在北魏边境归来的南朝老军不知为何做了马贼,后来辗转于淮州、豫州一带劫掠,聚了不少流民,声势越来越大。

    后来这批马贼在济阴郡被边军击溃,有三千余人选择投降。

    按照惯例,这些投降的大多会被罚去做苦力,甚至有些也会被边军挑选收编。

    但不知为何,当年那名统军的边军将领直接将这三千余人全部捆绑了重石,全部投进了湖里溺毙。

    天监初年的南朝原本便以维稳为主,而且当年那名边军将领也是未请示上阶将领便直接做了这样的决定,这样的杀戮在当年的朝野看来当然有些过于残忍。

    那名统军的将领,自然也被夺了平寇的首功,遭受了严厉的责罚。

    只是那名将领,便是今日的魏观星?

    “这....这魏观星,到底是一个何等样的人?”夏震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孙书文,越来越觉得不对。

    “这人是一个很特别的将领。”

    孙书文苦笑了一声,道:“他在当年的北方边军之中,是公认的修为又高,又很会用些出其不意的手段来打仗的厉害将领,但他最出名的一点却是护犊和六情不认,还有不太听从兵部调令。”

    夏震瞠目结舌的看着他,如听天书。

    一名将领不太听兵部调令,这是什么意思?

    “听说魏煞星将自己的部下都看成亲生儿子一般,根本不让别军欺负,他的六情不认也是说在他的眼里,只要不是和他协同作战的,哪怕是同是我朝军队,在他眼里也和敌人差不多,平时相处根本不会留情。”孙书文也是依旧苦笑,他也想不到这样的一个边军名将,居然会一路流落到此,而且从当年领军十万的大将,变成了今日连四班都保不住的老军。

    他顿了顿,看着夏震接着说道,“他时常刻意对军令置若罔闻,只是因为他战功的确显赫,被边军那些大将看重,而且大多数时候功大于过,否则他有十个脑袋,恐怕也被砍光了。”

    “为什么要对军令置若罔闻?”夏震无法理解,在他的想象之中,越是那些对部下约束有方的将领,便自然是军令如山。

    “传闻有好几个原因,有时据说他是认为兵部出军令的人太过昏庸,有些军令简直令人去送死,还有时据说是他太过护犊,不想平白让自己部下填上去送死,他转而会采取别的战法。”

    “按自己的想法打仗...这岂不是拥兵自重?”夏震愕然。

    “但他领兵的确折损极少,而且战功显赫。”孙书文忍不住摇了摇头,“而且这人除了打仗之外,也从不营私结党,所以他还活着。”

    夏震听了这些话,心中却更加惘然。

    这到底算是个什么人?

    “他修为如何?”

    “现在不知,但当年溺死那批马贼时,应该已经入了承天境。”孙书文叹息了一声,“将才难得,只是未想到沦落至此。”

    夏震看着显然是有些敬佩和同情魏观星的孙书文,莫名的背上出了一层冷汗。

    “他原本被调至兵部管些车马,但方才向我求情,说想戴罪立功,去了铁策军。你觉得他是什么用意?”

    他看着孙书文,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某件重要的事情,声音有些发颤。

    (今天周日,照例看看电视早点睡觉,所以今天只有这一更,明天三更。这应该不算请假吧。昨天的章节字数多不算加更,前面欠着的章节依旧记着数,一定会补完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