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为什么?”

    林意和魏观星几乎同时出声。

    只是不同的是,一人的声音里充满惊讶,另一人却是淡然而戏谑。

    林意很惊讶的看着韩征北。

    在他看来,这个铁策军的“管家”当然是很和气的。

    的确韩征北是属于军队中少见的那种性情温和的人,他先前和林意的对话,也让他觉得韩征北更像那种街巷中可以聊聊家常的邻居。

    这样的人却第一时间强烈的反弹,他便很奇怪。

    “您是大名鼎鼎的煞星啊,而且您这样的大人物...铁策军是座破庙,可挡不住风雨。”韩征北说了这一句,他觉得魏观星肯定能明白意思,但又怕林意不理解,接着道:“先前你在边军,有昔日那些同僚相助,上面明威、定远的大将待你又不错,你就算惹了什么大麻烦,总有帮衬着你的人,我们铁策军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到时你惹了祸事,会能帮你扛得住?”

    “煞星?惹祸?”

    林意听出了些端倪,他好奇的看着魏观星,怎么都觉得这人很和善可亲,这样的人难道比自己还能招人恨?

    “看你这话说的。”

    魏观星拍了拍韩征北的肩膀。

    韩征北的脸都白了,他下意识的想躲,但是在他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魏观星的手掌已经落在了他的肩上。

    “不要紧张。”

    魏观星看着他的老白脸,笑道:“就像皇宫里再表面光鲜,都需要有人端屎端尿,有人赶粪车。铁策军在南朝可是独这样一支,没了铁策军,那些脏活苦活谁干?所以铁策军只要能干活,谁真会把铁策军怎样了?所以铁策军根本不需要别人帮忙扛。”

    林意和薛九都觉得这些话很有道理。

    其实韩征北也觉得这些话有道理,但他不管,还是将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似的,“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不同意你加入铁策军,这文书是夏震签的?我等会就去找他...”

    “韩将军,你这么说便没有意思了,我们之前都没有见过,你这万般阻挠,真不给口饭吃?”

    “你们之前都没有见过?”

    林意这下又是一愣。看着这两人对话,他还以为魏观星和韩征北是老熟人。但这既然没有见过,为何韩征北说话时,就像特别熟悉一般?

    “林大人,你就没有听过魏煞星溺毙三千人?”韩征北看着林意兀自摸不着头脑的事情,他忍不住凑到林意耳畔,轻声道:“魏观星最早可是十班将领!现在他才三班,你可明白他如何了?”

    “骆马湖溺死三千降军?”林意微微一怔,他当年也有所耳闻。

    魏观星挑了挑眉,以他的修为自然听得清韩征北说了什么,只是他却并未解释什么。

    “看起来不像。”

    林意眉头微蹙,他看着魏观星,“你不像那种以杀为乐之人。”

    “谢谢。”

    魏观星道:“但那真是我。”

    “先不管之前的事情,现在加入铁策军总有着你的想法。”林意认真的问道:“是什么原因?”

    “放不下。”魏观星面上戏谑的神色也完全消失,这一瞬间他不像个落魄而不修边幅的老边军,有种难言的锋芒,“有些兄弟的仇没报。”

    “要想领军,也不一定要加入铁策军,以你的修为,哪怕去别的大军中做个供奉都绰绰有余。”此时韩征北忍不住插嘴嘟囔了一句。

    他原本的确是个很宽厚的人。

    但越是宽厚,就越会为铁策军之中的每一个人打算。

    他自己可以吃亏,可以不去和朝堂中人争气,可以做缩头乌龟,但是他不能容忍有人给铁策军带来危险。

    在他看来,林意太过年轻,恐怕会意气用事,若是再有魏观星这样的一个人归入林意麾下,那无疑于雪上加霜。

    “老实人的话往往有道理。”

    魏观星又拍了拍韩征北的肩膀。拍肩膀是他的习惯,但只是在他看的顺眼的人和朋友之间,他才会如此做,他觉得韩征北应该会明白。

    “天下军队很多,将领也很多,但敢放肆的人不多。”他的神色有些傲然起来,“要找合胃口,又有可能成大事的,便更加少。”

    “......”

    韩征北一阵无语,胸闷难言。

    这意思是,林意都能满足他的条件?

    那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岂不是要发生?

    “我听说你带军打仗是很放肆,只是自己部下折损很少?”此时林意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魏观星点了点头,平和道:“这是事实,战场上的胜负,在战斗开始时大多已有定数,安排得当,自然不会有太多伤亡。”

    “我同意你加入铁策军。”

    林意看着韩征北,道:“韩将军你想办法帮他归入我军中,将这事做死了,哪怕兵部想反悔,都让他们做不到。”

    韩征北听着他说出“我同意”三个字就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只往脑门上涌,再听着他后面说的这些话,更是差点直接晕了过去。

    “这是军令。”

    林意看出了韩征北还要再说的意思,平静而坚定的轻声道:“韩将军,你方才说过,此时我是这城里铁策军的最高将领,既然如此,那我说的这些话,自然就是军令。”

    “胡...胡闹!”

    韩征北气得嘴唇都哆嗦起来,他忍不住骂出了一句。

    然而军令就是军令。

    林意就白了他一眼。

    这眼中的意味很简单,“韩将军你别犟了,你不帮我想办法做,我马上找别人做了,反正你不同意也没有办法。”

    “干得漂亮。”

    魏观星拍了拍林意的肩膀,然后忍不住竖了竖大拇指,接着又冲着韩征北一笑,“韩将军我可不是故意气你,你真是个好人。”

    很多时候,被人说好人往往便是受了欺负。

    就如最经典的那句,“你真是个好人,只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一样。

    韩征北再看了林意一眼。

    林意冲着他点了点头。

    他无可奈何。

    此时便只能木已成舟。

    “还是要谢谢你。”

    魏观星和林意朝着林意经常晒太阳的那段城墙走去之时,很是认真的又说了一句,“原本以为要浪费很多口舌。”

    “不用客气。”

    林意转头看了他一眼,“当年你溺毙那三千已经投降的马贼是为什么?你又不是蠢货,肯定知道溺毙那三千投降的马贼肯定会遭弹劾。”

    魏观星愕然的转头看着林意,“在同意之前不问,你现在却问?”

    林意认真道:“先后的顺序,我觉得会表达不同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