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三十一章 沉湖(第三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291848.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魏观星想了想,道:“有道理。”

    他抬头往城墙上看了看,“上面那个年轻人在等你?他是什么人?”

    容意在城墙上,此时魏观星抬头只能看见上方的天空和这一段城墙剥落的表面,林意开始确信这名煞星的修为的确很高,感知很强。

    “他叫容意,是我的近侍,同时是个阵师。”林意很认真的说道,“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能不能先回答我的问题?还有...你到底什么修为?”

    “上面的风光会更好一些,谈话心情也会更好一些。”

    魏观星看了他一眼,道:“上去再说。”

    “你心里还是有些逃避。”

    “什么?”

    魏观星愕然的看着走在前面,往城墙上走的林意。

    “风光和心情的前后顺序不对,心情好,所见的风光就好,心情不好,再好的风光也不好。”林意没有回头,道:“很多书上都说过,面对心中不想提及的旧事,总会不自觉的拖延。”

    “都是些什么破书,南天院教人看这些书?”

    魏观星深吸了一口气,在心中嘀咕了这一句。

    然而看着林意的背影,他还是觉得林意的话有些道理,同时觉得这个年轻人,的确和一般的人有些不同。

    初见便觉得意气相投,再见没有失望,便应该可以好好的聊一聊。

    “魏煞星...哦不,魏观星,这是容意。”

    林意简单的让两人见过,然后便在墙上铺着的草席上坐了下来。

    魏观星再仔细的端详了一眼容意。

    品行应该没有问题,眼神很正,很干净。

    至于修为,那便足以让他皱眉。

    如此年轻,竟然已经进了承天境?

    他皱着眉头,然后开始回答林意一个最简单,最容易回答的问题,“我的修为已经到了神念境。”

    林意有些吃惊,但他心中其实第一时间想起的是“果然如此”四个字。想着当年传说中那个一怒溺毙三千马贼的将领,在天监初年便已经有强大的武力,到此时似乎的确是神念境才合理。

    而且他之前感觉这人身上的气质特殊,其实也是猜测他已经到了神念境。

    但容意不同。

    “见过前辈!”他顿时大惊失色,对着魏观星躬身行了一礼。

    他无法想象,林意只是出去了不到半个时辰,结果便带回来一个半圣!

    神念境的修行者,听上去和承天境只是相差一步之遥,然而这内里所差的真元差距,便是差着寻常修行者数十年的苦修时间。

    魏观星却是很平淡的摇了摇头,示意容意不必多礼,“若无意外,此生也就神念境为止,和前人相差太大,不算稀奇。”

    “您还如此年轻。”容意下意识的说道。

    修行者的面容都会比实际年龄看上去年轻许多,比如这魏观星看上去三十几岁的年纪,但实际年龄恐怕已经超过四十,只是这在修行者的世界里,一名这样年纪的神念境修行者,当然还算很年轻。

    “你们应该在眉山之中得了不少好处,但眉山是眉山,别把眉山当天下。”魏观星此时微仰首看着天穹,这才有了些前辈的风范,“那是最后几块灵气富裕之地,其余地方,到明年初夏,应该所有的灵药就全部枯死,到时即便两朝的库存灵药还能用上不少年,但应该大多都会被炼制成提灵药物,当成军需品配发,只是给予修行者战场上补充真元所用,想要用此提升修为,恐怕你至少是要相当于王亲国戚的权贵,正常的修行者,便是不可能了。”

    林意和容意都是心头巨震。

    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这么快?”

    他没有质疑的成分,便是在今年春里,他就已经亲眼见到了建康城里灵药的枯死。而且神念境的修行者,对于天地灵气的变化判断,便应该不太会错误。

    “若不是迫在眉睫,两朝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就打起来。”魏观星微嘲的笑笑。

    林意沉默了片刻。

    他觉得之前自己的确没有想到这一层,更准确而言,他没有意识到随着灵荒的加剧,很多原本在修行者世界看似惯例的东西,的确会随之改变。

    “所以那些赋闲的,或者说流落在民间,不参与这种两朝征战的修行者,接下来所能做的,便是等待着真元的耗光,然后变得和寻常武者也没太大区别?”他想了想,说道。

    “王朝不养闲人。”魏观星微讽道:“以前这句话是说到做不到,但现在总算可以做到不养闲的修行者。”

    顿了顿之后,他接着说道:“不过比寻常武者总是要强一些,即便是那种修行者,就也更不会浪费自己的真元,他们平时应该舍不得出手,还有他们当然也可以天天奋力的汲取一些稀薄到了可怜程度的灵气。灵荒也只是灵气稀薄至极,不是绝对没有,想要修行更进一步不可能,当个喝口参汤,延年益寿还是勉强可以做到。”

    “这些我先前还没有想到。”林意皱着眉头,道:“那你想要加入铁策军的原因之一,应该也是铁策军既然属于这种专干苦力的军队,至少会有些灵药配给?”

    “这也是原因之一,若不能进境,至少不能堕境。”魏观星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他,“但我之前对韩征北那个老实人说的话是真的,我在兵部主事处外感知到发生了什么,至少你的表现,让我觉得你不是那种愿意低头的人,否则像你这样出身南天院的,也不可能被丢进铁策军。”

    “我很招人恨,得罪了萧家,估计陈家看着我也不舒服。”林意忍不住叹了口气。

    听着这句话,看着林意故意叹气的样子,魏观星忍不住笑了起来。

    愿意跪着的人太多,但修行者的世界里,总是要有些只肯站着的人。

    所幸这个年轻人,似乎真是这样的人。

    他笑着,眼睛里却是渐渐充满感慨。

    “当年溺死那些人的事情其实不太复杂。”

    他沉默了片刻,渐渐收敛笑意,慢慢的说道,“其实所有的马贼都一样,一旦成为马贼,无论你先前是多善良的一个人,往往便会成为醉生梦死的,忘记自己本性的那种人。因为马贼往往居无定所,今日在这边点个篝火宿营,明日可能已经在几百里之外宿营。这些人也没有家可言。马贼自然是求财,只是他们抢了钱财,除了买酒买醉,买更好的马,更好的兵器之外,也没有太大去处,带着家眷自然是累赘,他们也不可能在大城里的烟花柳巷去挥金如土,长久以往,这些人的心理和生理都会有很大的问题。所以他们在劫掠到一些女子之后,那些女子的下场往往很悲惨。因为这些女子不会被长时间的带在马队里,她们只会被当成很短暂的泄|欲工具,然后被杀死。更悲惨的是,和这样的大群马贼相比,能够劫掠到的女子数量实在太少。所以你应该可以想象,若是数十名女子落入近万的马贼手中,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情。”

    林意和容意都慢慢变了脸色。

    即便不往深处去想,那样的事情都的确很可怕,太过残忍。

    “其实那批被俘获的马贼一共有四千人左右,只是我后来排清楚了,直接放了八百多人。那八百多人在那种环境之下还没有做出太过令人发指的事情,我便觉得让这些人做苦役而死也不公平,这些人做马贼,在我看来也只是迫于生计或者生死的压迫。”

    “至于那三千多人,我正义感本身也未必有那么强烈,在我看来,让他们苦役而死和直接溺死他们,也没有太大的差别。但不幸的是,我军中有个弟兄,他有个未婚妻和妹妹,都正好在那次被这批马贼被劫掠的那数十名女子之中。”魏观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更不幸的是,他也知道上峰来了命令,要将这批人押解交于地方统一处理,他便觉得我也不可能抗令杀死那些投降的马贼,所以他用了很干脆的方法结束了自己的痛苦,他直接震断了自己的心脉。我后来看着他的尸身,当然明白他心中想着的是什么,然后我听见心中的声音,在我看来,那三千多名马贼的命加起来都不如我这个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所以我将那三千多人全部沉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