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三十三章 简单为佳(第一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296227.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说了这么久,至少看起来...你也不是一个守规矩的人。”

    魏观星对这种现况很满意,他看着林意接着说道,“只是有没有想过更进一步。”

    “我应该不是个很守规矩的人,但是我的做法和你应该会有些不同,如果当年那个骆马湖畔的将领是我,我就算也是一定要杀死那三千马贼,我估计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沉湖,说不定我会让他们在运送途中死掉,让部下扮成马贼将他们杀光,或者让他们中点毒死掉?”林意认真的想了想那种可能,然后道,“你所说的更进一步是什么?”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莽撞,看来你的确要比我更加阴险和狡猾一些。但是你总有些连一息的时间都不想等的时候。”魏观星晒然一笑,不再纠结两个人之间的处事风格会有何种不同。

    他接着收敛了笑意,认真道:“我所说的更进一步,是说,铁策军似乎天生就是做些吃力不讨好的活的军队,你率军,统帅得再好,铁策军也只不过就是干这些吃力不讨好的活干得更好一些,但你有没有想过彻底改变铁策军?”

    林意皱了皱眉头,或许真是同一类人,他丝毫都没有觉得魏观星这种想法跳跃太大。

    谁规定修行者就一定要用真元?

    谁规定他这样的人就一定要遵循萧家的意思?

    那么,谁又规定铁策军就是只能按照这样的路数存在?

    “怎么做?”

    他只是转过头去,看向魏观星。

    “首先要有态度,然后要足够强大。”魏观星看着林意,像林意这样的年轻人,自然已经优秀得足以让他赞叹,然而在领军的许多经验方面,还是犹如一张白纸。

    他微微的顿了顿,然后看着林意说道,“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一名将领的军阶只是意味着官衔、享受的供奉和特殊优待,但不同等阶的军阶,实际上有更为重要的东西。”

    林意异常简单道:“比如?”

    “比如你现在铁策军右旗将军的官阶,最重要的不是你能从铁策军要到多少军士归在你麾下,而是在于你有征兵权。按照你此时的官阶,只要你有足够能力,你可以统军万人。”魏观星笑了笑,“我虽然猜不出是什么人的意思,对你这样破格提拔,但至少这人总不会怀着什么好意。让你这样没有什么经验的将领在战场上出现些问题太过容易,只是在我看来,这人同样是下了一步臭棋,因为提拔得太高,你将来要承担的罪责可能更加严重,但对于你而言,起步高,你手中便握着越多可以翻本的赌资。”

    “征兵,扩军,然后按照我们的想法来改变铁策军。”林意很快的理清了魏观星所说的思路,只是他微皱的眉头并未就此松开,“但就算按我所知,哪怕是最初的军饷和粮草都成问题。”

    早在他年幼时,听到那些来建康的边军将领会谈最多的,也是军饷和粮草的问题。

    马要吃草,人要吃饭。

    饿着肚子,情绪都会出问题。

    那些边军将领很多来建康的目的,便都是带着上峰的旨意过来催要军饷。

    即便如前朝皇帝一样昏庸,也不会有人敢明目张胆吞掉发给军队的军饷,然而克扣多少,拖延多少时日,却是问题。

    对于兵部而言,调拨的军饷也始终吃紧,拖延一些时日也是正常的事情,然而他们等,有些边军却等不及,有些时候粮草一日不到,那些军士就是一天饿肚子。

    更何况有时还会出现极端状况,比如粮草大营被敌军偷袭,有些运粮运响的车队被劫掠。

    所以很多边军都常年在建康驻扎有人,便是为了讨好和结交兵部官员,长年催饷。

    征兵的问题林意也略微知道一些。

    新增人数登记之后上报,再批军饷下来,这其中便需要很长时日。

    若是世家望族,倒是毫无问题,自己贴钱养的军队就如私军。

    但林意可是没有这样的闲钱。

    魏观星看着也没有这样的闲钱。

    这还只是吃饭的问题。

    再接下来,军马,粮草,军备...真的是绝大的麻烦。

    “只要你敢翻本,我便会帮你慢慢解决这些事情。”魏观星看了他一眼,平静的说道。

    “看来你这些年也很不幸。”林意松开了眉头,看着如此认真的魏观星,却是忍不住笑得如同狡猾的小狐狸。

    魏观星却是一怔,“什么意思?”

    “猛龙过江,却是困于浅滩,声名太恶,明明还有些翻云覆雨的手段,然而却甚至找不到可以让你借军翻本的志同道合者。”林意得意的笑道:“从十班将领降到三班将领,结果都找不到?”

    “这么说的确是不幸。”

    魏观星叹了口气,“如你所言,有家伙的人很多,带种的却没有几个,也就是你这样太过年轻的修行者,才会不问清缘由之时,就直接将我收入军中。”

    林意微微一笑,道:“那现在怎么做?”

    “不聊了?直接做?”魏观星有些意外。

    “聊那么多做什么,不要节省些时间修行?”林意挑了挑眉,“简单为佳。”

    魏观星又笑了笑,他的笑容里充满了感慨。

    “纸、笔,书房。”他站了起来,很简单的说道。

    ......

    容意看着走下城楼的魏观星,又看着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林意。

    不知为何,只是这样的谈话,他就越来越觉得这个世界变得很复杂。

    “如果真按他所说,我们这支铁策军会变得很强大,那你想要用这支铁策军做什么?将来会怎么样?”容意沉默了许久,忍不住轻声问了一句。

    林意摇了摇头,回答得更加干脆,“不知道。”

    “不知道?”容意愣住。

    “我不习惯去想今后很久的事情和某种可能,我习惯只想眼前的事。”林意道:“这或许就是很多人说的鼠目寸光。”

    “其实我觉得他和你的想法都很危险。”容意沉默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摇了摇头,接着轻声道:“但是更危险的是,我居然觉得即便有问题,还是要跟着你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