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重骑行走的并不快。

    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重骑都是军中的重要兵种,这种骑军居然冲入战场时,将会对一般的骑军和步军造成可怕的碾压之势,只是因为本身重量的问题,只有特殊品种的军马才能承受。

    重铠的军马十分强壮,北魏的重骑军马一般叫做“青卓”,南朝的重骑军马一般都是大鄂郡所产,这些军马都有强劲的暴发力,在短距离的冲刺速度和力量都是惊人,带着重骑本身的力量,可以轻易的撞飞普通的骑军。

    不过这种军马的耐力却不如许多矮脚马种,所以每过一段时间都要令其休息,甚至要卸下它身上的披甲,否则不过数日,马蹄马足都会损伤。

    不过在林意看来,这支重骑军休憩的时间也似乎太多了一些,同样的一段路途,同样的重骑可能只要休息五次便已足够,这支重骑军却至少休息七次。

    细细想着这名“方柿子”之前和齐珠玑对话时的神态,林意便忍不住恶意揣测,这“方柿子”恐怕心中倒是畏战,最好是和那支运送军械的行伍接头之前,那支运送军队的行伍已经被北魏军队端了。

    其实方才在他的感知里,这被齐珠玑称为“方柿子”的方台槐,他的修为也应该足到承天境中阶,在边军之中,这种修为也算是高绝。在林意想来,这种修行者应该也是少数。

    在他之前所见的修行者之中,但凡修为到了一定的程度,便自然有一定心气,不会如此软弱。

    不过哪怕他对这名重骑将领的猜测是对的,这“方柿子”也注定失望了。

    两个多时辰之后,两百余轻骑,百余名步军车夫就这样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里。

    这些行伍停留在道畔的一处水塘边,已经准备扎营,陡然看到在一侧道路弯口转出的重骑和铁策军,为首的一名轻骑军将领顿时大喜过望,驱马便迎了上来。

    这名轻骑军将领未料到除了军情内报知的上百重骑之外,竟然还多了数倍于重骑的铁策军,再加之林意的官阶原本便比他高出不少,他对林意等人便极为客气。

    他这支骑军隶属于南平郡镇戊军,不过林意看到他们的马上都安置着箭囊,应该都善于骑射,在地方军之中倒是罕见。

    蓝怀恭部的这支重骑对林意等人的态度却是依旧不冷不淡,甚至有些漠然。

    多数边军都会有些瞧不起地方军,在他们而言,他们当然才是代表着南朝的正统军力,而地方军,包括铁策军在内都是杂军,只是地方平乱,和一些零散马贼和镇压一些闹事的农户而已。

    林意对这支重骑原本也没有什么兴趣,见这支轻骑军客气,便和为首的数名将领交谈起来。

    这列行伍一共押运着三十余辆马车,林意在和这些将领寒暄之时,他感知放开,便是面色微变,那当中有七辆马车用薄黑纱披着,车厢内里无数细细索索的声音,令他都有些头皮发麻。

    “这些活毒物是什么东西?”他皱着眉头问道。

    白兰郡郭家工坊在前朝时就因制器歹毒,杀伤性强大而闻名,而且郭家工坊的诸多军械也都是喂毒,但活毒物他之前却并无耳闻。

    战场上一般火攻也会运用比较广泛,磷火、火油之类用量较大,活的毒物,虫蛇之类要么趋光,要么畏火,很容易对付,而且不分敌我,万一反噬,后果便不堪设想。

    这几名将领原本和林意谈得热络,但听到林意问这样的问题,还是面色有些犯难。

    “这属于军中机密?”

    林意微微一怔,顿时反应过来。

    “这些都是飞毒蝎,样子像天牛。这些倒是能说,具体毒性和如何驱使他们用法,一半是我们都不知道,还有一半是上方严令不可说,必须交接到地才能告知接头官员。”

    对于这些地方军而言,铁策军倒是强援,也不敢得罪,为首那名将领左右看了看,凑上前来,在林意的耳畔轻声说道。

    既然是有特定的驱使之法,林意便懒得操心,此时营地里已经开始生火做饭,只是气氛依旧压抑紧张。他的目光从那些马车上脱离,只是扫了一眼,就看到轻骑军中不少人带着伤。

    “先前听说你们和北魏的小股部队有过战斗?”他看着这名将领,问道:“那北魏军队什么来历,战况如何?”

    “夜色里看不清楚,北蛮子有三十余骑,他们死了五个,我们死了九个,对方来历却是不知,他们撤退时将同伴尸身也带走了。”

    “衣甲也没有看清?”

    “用狭长弯刀。”其中一名轻骑军将领对着林意比划了一下,看他比划的样子,似乎对方所用的长刀和北魏寻常的长刀长度差不多,但是刀身却似乎更加狭长一些。

    “肩上有的有狼头标记。”接着这名将领说道。

    林意和这些人的这几句交谈都并未刻意压低音量,周围的重骑军和铁策军之中都有不少人听见了。

    按照先前的军情,胸口、肩头这些部位有狼头标记的,几乎都是中山王元英的嫡系部队,而三十余骑和这么多地方军遭遇,而且这些骑军都是箭军,但死伤却反而小一些,还能将死去的同伴的尸体抢走,元英部下嫡系军队的战斗力便可见一斑。

    “你们拿些吃食过来,还有,马车也匀我们一辆。”

    天色越来越黯淡,营地里稀稀拉拉的火光也照不清其中走动的人的面目,一名重骑军将领走到团聚在一个火堆前的薛九和容意等人的面前,很直接的说道。

    容意微微一愣,先前他们带的口粮便不多,现在军令有所更改,被调到这里协助运送军械,应该会在路上多耽搁数日,如此一来,铁策军自己带的口粮便会比较紧缺。

    至于马车,林意这一辆十分特殊,当然不可能让出,那其余的,如齐家那名供奉,如齐珠玑等人的马车,哪一辆能够让出?

    “只不过如此小的要求,难道还不舍,磨磨蹭蹭做什么?”这名重骑军将领见容意和薛九等人一时都没有回音,他便眉头大皱,轻声冷笑道:“赶去增援都带这么多马车,你们铁策军做派倒是不小。”

    薛九有些愕然的看着这名在夜色里面容显得更加阴霾的重骑军将领,他不比什么都不懂的容意,这名将领在重骑军将领之中官阶并不高,此时过来说话也不找林意和齐珠玑,应该便是方台槐生怕讨齐珠玑不快,到时候若是起了争执,方台槐也可以推说他并不知情。

    但按这名重骑军低阶将领此时的神色来看,却是觉得铁策军必定低声下气的乖乖奉上。

    这些人哪里来的信心?

    想必是边军一般军队得到军情容意,但是对外面风花雪月之事和修行者世界的一些事情,消息却并不灵通,根本不知道现在的铁策军是何等样的一支军队。

    既然对方是推出了这样一名低阶将领,薛九这样的老军自然明白该用什么方法应付。

    “没有,我们铁策军也没有多余口粮,要不你去他们那问问?”他一脸诚恳的很断然回绝,同时朝着那些轻骑和步军的所在看了看,意思再明白不过,“至于马车,我们也都有用处,没有空闲的。”

    这名重骑军将领的确没有料到薛九如此干脆,他怔了怔,便有些怒气上涌,道:“一辆都没有,都只是载人,能派多少用处。”

    “都是修行者,需要冥思补充真元。”薛九淡淡一笑,轻声道:“我们尚且还有一些修行者因为车马不足,只能骑马。若是你们有马车,我们倒反而想讨要一两辆。”

    “都是修行者?”

    这名重骑军将领眉头大皱,心中只觉得异常荒谬,他正忍不住要开口呵斥薛九一派胡言,但也就在此时,一阵尖锐的哨声,便在不远处响起。

    在营地的边缘,这支南平郡的镇戊军也早就放了暗哨,此时这示警声,便是从东头野地那一头传来。

    随着这些警鸣声响起的还有一些凄厉的箭鸣声。

    有数支箭矢抛射得太远,或者又像是故意对营地中的所有人示威,在夜风里落向了营地。

    这营地里顿时慌乱起来,那些原本无比紧张的步军纷纷跳起,战马凌乱的脚蹄声,嘶吼声和慌乱的惊呼声混杂如潮水涌动,轻骑军和步军仓皇的看向重骑军,那几名将领在此时谁都没有发出军令,目光落向方台槐。

    所不同的是,所有的铁策军的目光都落向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