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三十八章 花样(第一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362293.html
    车厢里的光线有些暗淡,然而进了车厢的刹那,林意却是神色微变,对着车厢外低喝了一声,“容意!”

    “什么事情?”容意的声音很快在马车外响起。

    林意道:“进来说话。”

    这辆马车从外面看起来是辆很普通的马车。

    很普通的马车,车厢便不会太大。

    两个年轻人在这车厢里,便略微显得有些拥挤。

    车厢外的光线从车帘透进来,落在车厢的内壁上,车厢内壁上便不断悄然的散发出一层暗红色的光泽。

    车厢壁很光滑,表面贴着一层很薄但很坚硬的金属,光泽就是从这种金属的表面散发出来的。

    这种金属应该很强韧,林意甚至试着敲了敲,给他的感觉便是再用些力,也应该不会留下痕印。

    光滑的金属表面没有任何的纹理,甚至也没有寻常金铁那种冰凉的感觉。

    只是那一层暗红色的光泽之中却是隐隐凝结着一些更为鲜亮的红线,给人一种很玄妙,很奇怪的感受。

    所以这绝对不是一辆普通的马车。

    这辆马车里有吴姑织从南天院带来,留给林意的东西。

    车厢内里也很简单,座位便是一个大大的铁箱,上面垫着软垫,吴姑织带来的东西,应该都在这个铁箱里。

    先前林意进这马车时,是怀着一颗如同探宝般的心,只是在看到这些光泽中凝结的红线,在感受到其中自然凝聚的一些元气气息时,他便第一时间喊了容意。

    不只是因为容意精通法阵,还因为这些红线之中的元气气息让他觉得有些熟悉,和容意的那九柄剑上有些气息相同。

    容意的面容在看清这些红线的瞬间,便变得很古怪。

    他静默的看着那些红线,眼睛里渐渐充满感伤和感动。

    “这是老师的手笔。”

    他的手触摸着光滑的金属表面,感觉着指尖传来的不同于其它金属的丝丝暖意,慢慢的说道:“老师曾经和我说过,他曾经帮一些贵人做过几辆特别的马车,这辆马车内里的法阵便是红鸾。”

    林意点了点头,他没有说话,他很明白容意此时的心情。

    他的老师九宫真人已经不在人世,这辆马车是他老师遗留下来的杰作,对于容意而言自然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这辆马车最先应该是用来保护某位贵人的女眷所用,红鸾法阵能够迅速灼烧掉飞剑的元气,破坏修行者和飞剑的联系。”容意看着那些红线,眼睛微涩:“强大的剑师最擅长隐匿自己的飞剑,马车这种大型的器物有时反而变成飞剑借以隐匿的所在,坐在马车里的人反而很容易被飞剑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但这辆马车能够防止飞剑的刺入,所以后来也很快被借调到军中,用来运送一些重要的人物。”

    林意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他陡然想明白了吴姑织送来这辆马车包含着多种意思。

    一种是这辆马车对于尚且无法和飞剑抗衡的修行者自然有很大用处,行军途中在这辆马车之中哪怕闭觉感知的修行,都会变得很安全,不用担心被某些潜伏在暗中的修行者用飞剑刺杀。

    但恐怕更为重要的一部分意思,是吴姑织在警示林意,南天院恐怕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就如南天院应该已经知道跟在他身边的容意的来历和师承。

    容意在出了眉山之后甚至并未在铁策军之中登记入册,他除了修行之外,也未做过别的事情,然而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南天院却已经知道了容意的来历。

    而今日里吴姑织对他说的那些话语,也让他心中变得十分清楚,南天院也并非他想象的那般美好可亲,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南天院代表的便是皇帝的意志。

    而皇帝对于南天三圣的态度,便是他对于天下所有强大修行者的态度。

    他希望自己的王朝变得强大,彻底击败北魏,然而同时又忌惮天下间一切强大的事物。

    “从今天开始,我们对南天院也必须一视同仁。”

    林意忍不住摇了摇头,轻声对着有些不能理解的容意说道,“它可能能像今天这样帮助我们,也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敌人。”

    ......

    容意有九柄剑。

    林意打开了这车厢里软垫下的铁箱,里面有九根短矛。

    他很惊喜。

    但同样再次明白南天院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

    那名从刺史起家的皇帝,现今拥有的力量,比他想象的要强得太多。

    从他出了眉山将齐心莲移交给南天院并提出些他的请求到现在,最多也不过十余日的时间,这其中自然还有运送到此的时间。

    那如此算来,南天院利用某处工坊帮他制成这九根短矛,最多也不过花了两三日的时间。

    然而这九根短矛,都不是寻常的短矛。

    更确切而言,这九根短矛在形制上,一眼看去便是都截然不同。

    有些短矛的杆身上,布满着好看的花纹,但有的短矛杆上的花纹是淬炼锻打自然生成,但有的花纹,却是镶嵌或者细细的纂刻而成。

    有些短矛的杆身上,却是有着更奇特的设计,其中一根短矛的杆身上,似乎覆盖着细小的黑色羽毛。

    林意第一时间将这根短矛拿了起来。

    这根短矛对于他而言分量不算沉重,大概有三十余斤的分量,入手很舒服,那种黑色羽毛给他一种柔软而弹手的感觉。

    只是那种韧性和凉意,却是提醒着他,这些并非是真正的羽毛,而是用某种精妙的手段,嵌入在这根短矛上的某种极薄的精金。

    他之所以第一时间拿起这根短矛,并非只是因为制式的诡异,这些羽毛显得很奇怪,而是因为这根短矛的矛尖上镶嵌着一片指甲大小的淡青色陨晶。

    这颗陨晶便是他和齐心莲一起交给那名南天院药师的。

    他有时候的确显得有些无赖。

    因为他传信时说,若是真能帮他制短矛,便设法将这颗陨晶镶嵌在其中一根的顶端,若是不能,便将这片陨晶捎回来给他,他好继续当暗器用。

    不过林意当时想着,帮他做些短矛对于那名南天院药师而言是举手之劳,毕竟南天院有的是各种独特的炼器材料,哪怕用其中最为普通的,隶属南天院的工坊做出来的,都绝对要比一般的强出许多。

    只是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些短矛会这样精致,这么多...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