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四十章 杀器(第一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400438.html
    /p>    两人面面相觑。

    “不是法阵。”容意回过神来,他看着那些如暴雨般坠落在地噗噗有声的木片,有些艰涩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但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又觉得自己在说废话。

    林意修为特殊,没有半分真元,这柄短矛本身没有任何元气波动可言,自然不可能是法阵的威力。

    一道黑影越过城墙,以惊人的速度在半空中穿行,带着一阵狂风落在林意和容意的身旁不远处。

    这是魏观星。

    这名平日里看来和落魄的老军没有区别的神念境修行者,第一次在林意和容意面前显出了属于他这个境界的实力。

    魏观星来得很急。

    方才那动静实在有些惊人,但是看着那些溅落遍地的木片和那两柄斜插在地里的短矛,他便已经明白方才那声响是因何原因。

    “是南天院那名教习给你带来的兵器?”

    他看着那两柄短矛和林意身前剩余的短矛,眉头微皱。

    先前他的确有些看不起林意那种直来直去的投掷手段,在他看来,对于强大的修行者而言,这种手段根本不可能形成真正的威胁。

    但是看着这些短矛,他发觉自己先前的想法有些片面。

    即便是同样直直的一剑,一柄普通的剑和一名绝世名剑的一剑,当然会有绝大的差别。

    林意点了点头。

    魏观星看出了他此时眼中残留的不解。

    “应该是篆刻的刻痕加剧了音爆的作用。”他眯着眼睛仔细的看了片刻那根只留下一小截“尾巴”露在泥土之外的短矛,对着林意道:“在你这支短矛击中那株枯木时,撞击声和流经这支短矛刻痕间的紊乱气流互为作用,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威力,这和军中修行者的‘裂犀箭’的原理应该类似,只是军中的裂犀箭只能使用一次,金属箭杆都会炸裂。”

    “那意思是说,若是这短矛击中的是铠甲,撞击的声音越大,威力可能还会更大一些?”容意有些听明白了,脸色又不自觉的白了些。

    魏观星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是这支短矛本身的材质是否足够坚韧,在击中重铠时,自身能不能承受那样的爆震,会不会产生损毁。

    只是既然这支短矛出自南天院,这或许便是最不需要担心的地方。那些代表着南方王朝最强的制器实力的匠师,不可能花费这样的心思造出如此威力的东西,但又只能让林意用过一次两次便损毁。

    他现在都有些惊心于这支短矛在战场上,会变成什么样的恐怖杀器。

    林意握住了第三根矛。

    这是一根色泽和形制都很奇特的矛。

    这根矛的表面很粗糙,很像山中某根老藤的一段,它表面的纹理就像是粗细不一的裂缝,它的颜色是紫黑色的,当林意的手握住它,将它从地上爬起时,那些裂纹般的纹理之中,却开始悄然的弥散出一些纯正的红色光焰。

    一声清鸣在空气里响起。

    这根矛的破空声很清脆,甚至就像是某些独特的飞剑,然而在脱离林意的手的刹那,随着这破空声的响起,这根矛裂纹般的纹理之中,便开始流淌出炽烈粘稠的红色火光。

    汹涌的火光包裹住了这根矛,在空中拖出一道长长的焰尾。

    轰的一声。

    这次林意眼中的目标是一株半死不活的树木,当这根短矛击中这株树木的刹那,火焰溅射,这株树木便通体燃烧了起来。

    “厉害。”

    感知着空气里那灼热的温度,嗅着散逸的焰尾中传来的焦臭气息,林意自己都没有开玩笑的心情,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由衷的赞叹。

    ......

    城墙上探出了许多头颅。

    当那声惊雷般响动惊到魏观星时,铁策军军营里所有的军士也被惊动了,他们的速度自然不可能和魏观星相比,但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却还是恰好远远的看见了林意的这第三根矛的投掷。

    这些铁策军军士的手中还大多抓着今日的早餐,虽然这名年轻的右旗将军在上任之后的第二日,他们的膳食就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变,但是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还是觉得让这样的一名年轻人来决定他们的命运,实在是太过草率和危险。

    这些从城墙上探出身子的铁策军军士看着荒野上那三道身影,很轻易的猜出方才击出那一道陨星般火焰的便是林意。

    黑暗里,没有什么比火光更温暖。

    而在军中,没有什么比力量更有安全感。

    看着那株通体在爆燃的树木,这些军士看着林意的身影,心中的想法很自然的有些不同。

    好的兵器自然是要用来用的。

    越好的兵器,用得就要更多。

    对于林意而言,真正需要保守的秘密就是他的大俱罗功法和那两名圣者之间的关系。

    所以他没有在意这些铁策军军士的围观。

    他的手握在了第四根短矛上。

    容意突然有些同情这片野地里的树木。

    这片野地里的树木原本就不算多,而且可能洛水河河水泛滥时曾经淹没过这里的缘故,所以那些零星长着的树木就算活着,也有些半死不活。

    因为这不是和修行者之间的战斗,所以林意的这种出手没有任何的掩饰,他便很清楚,这次林意的目光便又锁定了一株半死不活的柳树。

    第四根短矛被林意投了出去。

    这是一根银色的短矛。

    短矛的纹理很独特,就像是很多细长的银色筷子拧在一起。

    一声凄厉的破空声响起,接着便是许多凄厉的破空声。

    一片惊呼声在城墙上响起。

    容意用同情的目光看着的那株老柳树瞬间面临支离破碎的命运。

    许多紊乱的银光飞舞在它所处的那一方空间。

    这株老柳树的身上发出清晰而干脆的切断声,接着变成无数的碎木,如一蓬砂石轰然倒塌。

    这根银色的短矛在飞出数十步的距离之后便散了开来,变成许多细长的银色细索,以至于看着这根银色的短矛产生这样的变化时,林意想到了铁策军对付修行者所用的抛网。

    只是铁策军的抛网更多的作用在于束缚,而这根散开的短矛抛散开来的银色细索的边缘却都很锋利。

    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可以想象,若是这样的一根短矛落在敌军的阵中,可能那一片区域内的敌军,都会被绞成碎块。

    对于杀人,修行者的世界永远有着惊人的想象力。

    无论是北方王朝还是南方王朝的强大匠师,他们制造出来的东西,看上去都是精致的宝物,只是往往都是最残酷的杀戮武器。

    林意握住了第五根矛。

    城墙上瞬间一片安静。

    (我觉得还有四根矛还能写下面小半章,我知道这好像有点恶趣味,但是写起来真的很爽,我想象了一下,你们都在城墙上围观我,我一个人一会儿换挺机枪,一会儿换个钢炮来两发,这种装逼的感觉真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