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根矛是九根矛里看上去最普通的一根。

    它的制式不古怪,表面也没有什么花纹和刻痕,它的色泽也不古怪,就是很寻常的青铜色。

    若是丢在军中的寻常兵器之中,恐怕也并不会太过引人注意。

    当林意投出这根矛时,破空声也很寻常,飞行的轨迹似乎也没有异常,这根矛的本身也没有变化,没有喷涌烈火,没有爆发雷音。

    然而这根矛却反而比第四根矛投出时引发了更响亮的惊呼声。

    城墙上吃惊的声音,如潮水一般涌起。

    所有人都看到这根矛在空中飞行,化成的青铜色流光距离林意选定的一株树木明明还有数丈的距离,然而那株同样半死不活的老柳上却是已经咄的一声闷响,出现了一个孔洞。

    接着所有人看到一副诡异的画面,青铜色的短矛出现在了这株柳树后方的地上,而青铜色的流光却依旧在飞行,穿过那个孔洞,然后汇聚在这根已经落地的短矛上,融为一体。

    对于寻常的军士而言,这是难以理解的事情。

    “材质很独特,折光也有问题。”

    魏观星深深的皱着眉头,这一根矛甚至也欺骗了他的感知,他是当这根矛的真身击中树木时才反应过来,原来飞在空中的只是这根矛折光形成的光影,而真正的矛身却早已飞行在前。

    欺骗眼睛对于北方王朝和南方王朝的匠师而言都不难,但能够欺骗修行者的感知,尤其是连他这种神念境的修行者的感知都能欺骗,这却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这种运用在飞剑上都很少。

    修行者的世界里,飞剑的光影和飞剑真身不符,迷惑视线的飞剑有很多,但是材质特殊,再加上能够欺骗强大修行者感知的飞剑,却不超过一手之数。

    这样的材质和制器手段用在了一根用来投掷的短矛上,这只能让魏观星觉得奢侈到了极点。

    林意此时很羞愧。

    他觉得自己原先心中请求的只是一片树林,但南天院那名药师,却给了他一座巨山。

    早知这名药师竟然给了他这样的东西,那他便不应该就此离开眉山,应该再将另外一种灵药也设法寻到,一起交给那名药师的。

    他很羞愧的握住了第六根短矛。

    只是这种羞愧的情绪马上被惊讶所冲淡。

    这根短矛很独特。

    他从地上拔出来的时候,就觉得这根短矛好像能够分成两截。

    他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根短矛的中段的确有着一条很明显的接缝。

    他的双手握住了这根矛,沿着那条接缝旋了旋。

    明显可以旋动,但似乎并不存在旋痕,这根矛的上下部分,似乎只是和他手上的手镯一样,有着自然的吸力,吸合在一起。

    “有意思。”

    林意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心中一动,试着握住下段,朝着前方用力的甩动了一下。

    “铮”的一声轻响。

    这根短矛的前半段破空飞了出去,随着破空声,这根矛的内里响起了丝丝的声音。

    一根玄铁色的细索从矛身之中被抽离出来,连接着那半段飞出的矛身和林意手中这半段。

    当那矛尖坠地之时,林意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人用力往前的推了一把,这根玄铁色的细索瞬间收紧,将他往前拉去。

    只是随着林意下意识的用力站稳,前方那半段矛尖刺入的泥地翻腾起来,那半段矛尖被林意这一扯,往后抛飞了过来。

    这半段短矛飞回的速度也十分惊人,只是林意此时修为大进,却丝毫不慌张,他一动都不动,只是将手中的半段段矛如剑般刺出。

    当的一声震鸣,他准确无误的接住了飞回的半段,又变成了一根完整的短矛。

    “抛索,和军中的臂弩抛索差不多。”

    这下连容意都看明白了。

    军中大多数人都不是修行者,他们自然不可能像修行者一样有飞掠破空的能力,只是借助一些独特的抛射绳索的牵引,他们之中的一些武者,也能够很轻松的翻越高墙,甚至以很快的速度攀越陡峭的山崖。

    “这恐怕是加了吴教习的意思。”

    林意看着这根短矛,陡然明白这九根短矛恐怕不只是因为那名药师的帮忙和授意,刚刚吴姑织和他谈话时,刻意到水面上走了走,提醒他和其余的修行者之间还是有着很多天然的劣势,比如不可能借助真元飞掠,不可能如履平地的走过水面。

    他现在力量虽然惊人,可以冲跳得很高,但是不可能和强大的修行者一样,借助真元在空中变幻自己的身位。

    但是用这根短矛,却是可以解决掉不少这样的问题。

    那名药师肯定不知道他和寻常的修行者不同,那这根短矛便应该是吴姑织的特殊考虑。

    “真的连半分悬念都不留?就如小孩子得了一堆糖,就不能留着过夜,一定要在睡着前全部吃完才甘心?”

    林意将这根短矛重新插在身前,当他又朝着第七根短矛伸出手去之时,城墙上却是响起一个充满鄙夷的声音,“林狐狸,这好像不像你的作风。”

    这声音很年轻,很熟悉。

    而且之前林意认识的所有人里,只有一个人会用林狐狸这样的称呼来喊他。

    林意霍然转身,惊喜至极的叫出了声音,“齐狐狸!”

    许多在城墙上探出半截身子看大戏一般看得入神的铁策军军士也霍然转身。

    一些铁策军军士如潮水般分开。

    一名年轻男子和一名少女走上前,在城墙上露出身影。

    “萧素心,你也来了?”

    看清那名少女身影的刹那,林意再次惊喜的叫出声来。

    “帮我收好这些矛。”

    林意喜不自胜,对着容意说了这一句,便朝着城墙一阵狂奔。

    魏观星忍不住摇了摇头。

    终究是年轻人,喜怒太形于色。

    林意奔跑的样子也让城墙上再次响起一片如潮水般的惊呼声。

    他此时全力奔跑起来就如同一头真正的蛮兽,一个纵跃便是十余丈的距离,不只是步声砸地如同惊雷,身后一团团烟尘爆开,刹那形成了一条冲天的尘龙。

    这种不高的城墙在林意的眼中也如同无误,他到了城墙之前也只是一跳,便和往常一样便直接蹦到了城墙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