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齐珠玑看了林意一眼,觉得林意完全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他有些不想搭理林意。

    “你们家这供奉是什么修为?”

    林意一本正经的轻声问道:“应该不需要我铁策军出资供养?”

    齐珠玑看着如同铁公鸡一样的林意,顿时又是气不打一处来,“那若是要铁策军出资,你是不是还要退了去?”

    “那就不一定。”林意道:“谁知道你家这供奉有没有特殊要求。”

    齐珠玑实在是无语,不过他倒也不能说林意这句话没有道理,除却权贵家的子弟,民间的修行者想要在修行上有些追求,一般便只有三种选择,一种便是进入军队,成为军中将领或是供奉,一种是做依附于富商或者权贵的供奉,第三种是成为知名学府的教习。

    这三种选择都能让修行者接触更广阔的修行者世界,而能够让建康城里的权贵看重的供奉,应该已经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占据重要的位置。

    这些修行者不会像普通的修行者一样容易满足。

    除了基本的修行所需之外,他们往往会有一些独特的需求。

    建康城里的一些权贵的供奉的确有着不同的特殊口味。

    有些供奉喜欢华宅,有些供奉喜欢美姬,有些供奉需要一些特殊的修行典籍。

    以林意此时的能力,哪怕是其中口味最普通的,他也的确无法满足。

    “这不需要你费心。”

    齐珠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林意多做纠缠,他很不情愿的说了这一句。

    “早说不就好了。”林意鄙视的看了齐珠玑一眼,“害得我白担心。”

    “......”齐珠玑差点气晕过去,对于齐家而言,此次示好已经到了极致,齐家在旧朝是皇族,皇族的供奉可想而知,这样数千人建制的铁策军有这样的一名修行者坐镇,实力堪称提升至少一倍,结果林意却反而挑三拣四,爱要不要的样子。

    林意对着他却是又挤了挤眼睛,“到底什么修为?”

    “自然是神念境。”齐珠玑心中告诫自己不要和这人置气,咬牙轻声道。

    林意摇了摇头:“原来也是神念境啊,我还以为到了入圣境。”

    神念境还不满足?

    齐珠玑转过头去,觉得林意是故意气他,彻底不和林意言语了。

    林意想到某件事情,凑上前赔着笑脸,“齐狐狸,能不能再问问你家里,能否弄些厉害的重铠来,倒是不需要真元重铠,寻常的重铠,足够独到,防御力足够便可以。”

    “没有!”

    齐珠玑真是惊愕难言的转头看着林意,“林意,我从来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直接要好处的,人家若是想要好处,也至少要想些委婉的说法,你这样厚颜无耻直接开口,会要得到?”

    “会啊。”

    林意伸手就点了点帮他收拾了短矛过来的容意,“那些短矛就是这样要到的啊,南天院如此大气。”

    “你这意思是说我小气?”

    齐珠玑是气极反笑,“没有!什么叫做足够独到的重铠,特殊的重铠当然都是真元重铠,只有那种真元重铠,才值得名匠师费心费时费材,寻常的重铠会有什么好东西!一件寻常的东西,难道也值得我特地去信向家中开口?”

    “真的没有?那算了,我随便说说而已。”林意释然的摆了摆手:“不必当真。”

    “什么叫随便说说?”齐珠玑真是恨得牙痒。

    萧素心生怕自己笑出声来,连忙伸手捂嘴,扭过头去。

    她和齐珠玑随军在眉山之中行走,对齐珠玑是已经了解甚多,在她的眼中,齐珠玑当然是建康所有权贵子弟之中的佼佼者。

    他聪慧如狐,遇事想得周全,又极为冷静,简单而言,比她熟悉的那些同窗更加成熟,更像是天生的权贵。

    只是在林意的面前,这齐珠玑似乎只剩下无奈。

    当年萧淑霏对林意的评价是有两点,一点是幼稚,一点是痞赖。

    评价的幼稚自然是说林意太喜欢随心所欲,意气用事,做事不瞻前顾后,当然这幼稚一点,在她看来,自然也有萧淑霏和林意之间甜蜜的打情骂俏成分在内。

    不过这痞赖二字,说得却似乎相当精准。

    当年萧淑霏如此高傲难以接近的女子,对林意都很无可奈何。

    “你也可以换个想法。”

    便在此时,魏观星的声音却是淡淡的响起,他见林意在齐珠玑和萧素心面前也并不掩饰一些修为上的问题,他便知道齐珠玑和萧素心是林意的真正好友,对林意十分熟悉,所以他也不避讳什么,轻声道:“若是你所修功法在真元上有所限制,你无法动用真元,也不一定要直接将真元重铠排除在外,按我所知,有些真元重铠本身的材质极为特殊,不贯注真元,只是缺乏一些独特的真元妙用,但其余功用却比一般的重铠要强大太多。”

    林意顿时一怔。

    他发觉的确是自己的思路出现了一些问题。

    魏观星看他的神色,便知道他已经明白,便不再多说。

    有些重铠在真元贯注之后,的确会产生一些特殊威能,例如林意等人交过手的赤羽重铠,但绝大多数重铠在真元贯注之后,也只不过是让修行者行动变得轻便,不限制修行者自身的动作。

    “那白雀重铠便差不多?”

    林意想了想,觉得以自己现在的力量,负重四五百斤左右的重铠便应该差不多,再重恐怕自己一是动作太缓,不够灵便,二是恐怕气力无法持久。

    魏观星笑了笑,正要开口,齐珠玑却是已经一声冷笑,“林狐狸此时怎么不精明了,以你所需,难道不是最好要零陵郡出产的腾蛇重铠?”

    “腾蛇重铠?”

    林意骤然觉得这个名字熟悉,他仔细的想了想,想到自己似乎在一些典籍上也看过这种重铠的介绍。

    这种真元重铠十分独特,重铠内许多部位用零陵郡特产的一种寒铁制成,那种寒铁弹性极佳,所以那种真元重铠虽然重达近七百斤,但是本身内里有弹性机括制成,动作起来却是显得和三四百斤的重铠一样轻便,走路便有腾飞之势。

    “只是我记得这腾蛇重铠好像也只产了几具,能寻得?”他有些疑惑的看向齐珠玑。

    齐珠玑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魏观星身上。

    他此时还不知道魏观星的独特身份,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人不简单,而且很显然,魏观星那面露微笑的样子,似乎也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