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呼啸鼓噪的北魏骑军骤然安静了下来。

    看着数倍于自己的敌军在被己方射杀了数人之后,却始终不敢出阵,这些北魏骑军的喧哗里原本就满是挑衅和嘲讽的意味。

    在深入这南方王朝的之前数场战役里,这支北魏骑军也是是势如破竹,遭遇的南朝军队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更是助长了他们心中骄傲的气焰。

    此时看着对方阵中只是走出了三道身影,这些北魏骑军顿时就感到了来自对方的挑衅和羞辱。

    一声用北魏土语喝出的军令在沉寂之中响起。

    原本围绕着数堆篝火显得杂乱不堪的这些北魏骑军动了起来,只是数个呼吸之间,这支北魏骑军便已互相穿插,完成了列阵。

    这些北魏骑军不算太过刻意,但排列得极为整齐,整个阵势也如一支巨大的箭头对着这三人。

    那数堆篝火被他们的身影遮挡在后,他们的面容彻底淹没在黑暗之中,显得无比肃杀。

    营区里的南朝军士们,无论是重骑军还是铁策军,只是看着这些北魏骑军这样的举动,便顿时感觉到如山的压力,更不用说其实并无多少战斗经验的地方镇戊军。

    能够如此迅捷的列阵,能够拥有这样的沉静气势的北魏骑军,绝对是真正的精锐军队。

    面对着越走越近的林意等三人,这支北魏骑军也是不退不进,也只是沉默的等着。

    夜色里越来越近,近得可以听见周围人的呼吸声,但更清晰的,却是林意等人的脚步声。

    鞋底踩踏在柔软的野草上,踩在泥泞的地里,发出的那种声音,让人越来越紧张和压抑。

    这支北魏骑军中,为首的一名将领目光异常冰冷的等待着,他并非一味的等待,实则一直在计算着自己这支骑军的冲刺距离,以及身后那些箭师射出的箭矢威力最大的范围。

    他的目光在林意等人身前的大片空地里划出了一条无形的线,当一步步走来的林意的脚尖越过那条线的刹那,他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但是他的身侧却出现了一道亮光。

    他抽出了腰侧的长刀,刀身是黑色,但在他急剧的往上挥起的刹那,映衬着身后缝隙中投来的火光,在人眼中,却如同一条突然出现的闪电。

    一片令人头皮发麻的弓弦震动声和破空声同时响起。

    营区里的南朝军士们呼吸骤顿,他们看到前方的夜色里多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点,如同蝗虫群一般朝着林意等人冲去。

    脸色最为难看的是数名轻骑军将领。

    他们这支骑军也是箭军,绝大多数都是箭师,但这数名轻骑军将领可以肯定,哪怕是两支军队正面相逢,同时下军令互相齐射,哪怕他们的数量几乎多出对方一倍,但胜负还依旧在未知之数,而且他们的死伤一定会远远超出对方。

    这支北魏骑军施射的速度不但极快,而且整齐到了可怖的地步。

    双方若是互射,恐怕自己这边还有很多人未来得及射出第一支箭,对方的第一轮箭雨便已经落下,自己这边的很多人便会如同木头一般被伐倒。

    “到我身后。”

    在这凄厉的破空声里,林意的面容却是极为平静,甚至眼睛里燃起了一丝狂热的战意,他看着那些在视线之中显得十分密集的黑点,在判断出对方的箭术都十分精准的同时,他挺直了身体,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着身侧的厉末笑和齐珠玑低喝了一声。

    厉末笑根本就没有犹豫,点了点头,他就像一道影子,又像是一道毫无分量的风,到了林意的身后。

    齐珠玑皱了皱眉头,他微微犹豫了一下,但对于他此时的修为而言,他却依旧有着足够的反应时间。

    眼睛余光里厉末笑的动作,也让他不再多想,让他往厉末笑的身后躲去,略微蜷缩起身体。

    林意站直,尽可能的挺高身体,微微后仰。

    他很自然的变成了厉末笑和齐珠玑的一面盾牌。

    在面对带着狠厉杀意坠落的箭矢,他只是做了一个异常简单的动作,他抬起双臂,护住了自己的面目和头顶。

    噗噗噗噗.....

    他的身上顿时响起沉闷的响声。

    这些箭矢如击败革却无法深入,坚硬的箭杆在箭头之后的位置纷纷折断,爆出木屑。

    完好的箭矢在林意的身侧嗤嗤的穿过,钉在身后两侧的泥地里,更多折断的箭矢在木屑还在纷飞之时,如折翅的蜻蜓颓然坠落在他身前地上。

    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只是发出了一声轻声的闷哼,身体在身后厉末笑的手掌一按一松之间,竟是牢牢站稳,连一步都未退。

    他的双臂便很自然的放下。

    看着这样的画面,那支沉静的北魏骑军终于也有些不安的躁动起来。

    那些训练有素的北魏军马感觉着马背上的震颤,马蹄也开始不断敲击着泥泞的土地。

    “飞剑!”

    “斩!”

    也就在此同时,这支北魏骑军之中有人反应过来,连发两声军令。

    厉末笑还在林意身后,他整个身影似乎还是林意的影子,他甚至没有探头去朝着这支北魏骑军看上一眼,但是和他气息相连的一道飞剑,却是在这两声厉喝声响起之前,已经贴着泥地悄然飞起,穿过马蹄扬起的泥星,在下一刹那,便如同汇聚了风雷,变成了一道凛冽的游光。

    锃锃锃!

    几乎绝大多数北魏军士都在这一刹那同时出刀,近百把刀出鞘和挥出的声音,竟然密集得变成了两三声。

    这种刀同时出鞘,扬起的杀意和决然的气势,让营地里外围的那些重骑军都心中升起凛冽的寒意。

    唰!

    和厉末笑的这道飞剑最近的十余柄长刀凌厉的朝着周身空处狂斩,他们并没有直接去捕捉那一道剑光,只是尽可能在一刹那之间多挥刀,在局促的空间里,布成密织的刀网。

    白月露看着这样密集的刀光,她平静的眼眸里升起一丝敬意。

    这支北魏军队的将领虽然以毫无人性的变态著称,但是她亲眼见到这人座下的部队,却不得不承认,这人所统御的军队的确很铁血,而且平日里练兵的时间,也比一般的军队要多不知道多少。

    厉末笑的眼睛微微眯起,他感知着那些可以行走的缝隙,他的飞剑如同毒蛇一般在一匹战马的腹部一噬之后,借着那匹战马吃痛嘶吼立起的刹那,笔直的往上飞起,剑光又陡然一转,从马上这名骑军的双目上切过,横飞出去,又是嗤嗤两声,切过另外两名骑军的目间。

    这三名北魏骑军同时凄厉惨叫起来,他们的双目都被剑锋割瞎,鲜血和他们眼中的黑白之物瞬间喷涌出来,铺面了面目,在黑夜之中都显得无比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