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四十四章 写给她的信(第二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412428.html
    魏观星平静的迎着齐珠玑的目光,然后收敛了微笑,道:“腾蛇重铠按我所知现今也只不过剩余七具,既然你先开口提及,想必你有办法。”

    齐珠玑的眉头微蹙,他的感知并不如林意强大,只是此时越是想要深入探究魏观星的修为,他便越是觉得自己在陷入某个深不可测的泥潭,这种感觉让他甚至有些不安起来。

    他没有第一时间回应魏观星的问题,而是颔首为礼,认真道:“您是?”

    年轻人便应该有年轻人的心性,之前林意和齐珠玑的表现并未让魏观星觉得轻佻,而此时齐珠玑的庄重更是让他不得不承认,昔日的皇族子弟的确有些独特的气质是寻常人家出生的年轻人无法企及。

    “末将魏观星。”魏观星躬身回礼。

    齐珠玑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第一时间直觉这人的名字肯定听过,只是一时却想不起在何处听过。

    “也叫魏煞星,昔日骆马湖的沉马贼者。”林意补充道。

    齐珠玑的面色微寒,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林意一直在看他的脸色变化。

    他很想看到齐珠玑大吃一惊的样子,但是让林意失望的是,齐珠玑却表现得十分沉静。

    “原来是昔日的魏大将军。”齐珠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魏观星又躬身行礼,道:“未想到您也在铁策军,晚辈唐突。”

    “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意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齐珠玑,“你怎么一点都不震惊?”

    在林意看来,既然知道...齐珠玑怎么可以不震惊。

    “换了是我,见了你这样的将领,加入铁策军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有什么好吃惊的。”齐珠玑微讽的看着林意,道:“更何况魏将军在某些方面的行事作风,倒是和你相差无几,想必投缘。”

    “你很清楚当年有关他的事?”林意有些不死心,道:“你不好奇当年他为何将那些马贼沉湖?”

    “知道。”齐珠玑异常简单的回道。

    林意皱着眉头,“那你对他有所了解,不索性也将家中提议,将他收为供奉。”

    “对人示好是一回事,直接收入家中又是一回事,略微不慎便引火烧身。”齐珠玑微嘲道:“我南梁和北魏不得志的将领和强者太多,难道都能要得过来?”

    “换了我便是都要想办法要一要。”

    林意转头看着魏观星,“反正我也足够招人恨,你且帮我仔细想想,哪些不得志的,招人恨的,能帮我招入铁策军便帮我招入铁策军。”

    “你这人...”齐珠玑眉头大皱,但此次却并未生气,他直觉林意这人的脑子和处事方式都和寻常人有很大不同,但此时这种提议,对于他而言,却似乎并不算是胡闹,反而让他觉得有些另辟蹊径。

    “这倒是有些意思。”

    魏观星也是微微一怔。这种想法一般将领不会有,缺的并非只是那种胆气和勇气,还有气度。或许这和林意自幼见惯林望北行事有关。

    也只有林望北那种手握兵权的一方统帅,才有那种大手一挥,都入我麾下的气概。

    一般的将领即便好不容易爬到林意这样的位置,想着的恐怕也是如何坐稳这位置,如何多积累些战功,哪里敢做这样的事情。

    “现在是陈家出力护着你,你也不怕你太过胡闹,陈家都觉得你此人做事太过?”齐珠玑看了林意一眼,道:“你本身又是罪臣之后,若是大肆招揽麻烦,别说许多人群起攻之,恐怕皇宫里头都会对你有顾虑。”

    “此一时彼一时。”

    林意认真的想了想,道:“若是无灵荒,无和北魏之间的战事,我如此做的确可能太过,但我南朝和北魏之间,恐怕注定分出生死,外敌压迫之下,一支强军越是强大,即便上有忌惮,恐怕还是想用得多,要有生变,恐怕也在灭了北魏,或者北魏不支之后。”

    “以此时北魏的强横,要想让北魏明显不支,恐怕没那么简单。”林意淡淡的笑了笑,他此时便又忍不住想到了元燕。

    “狐狸就是狐狸。”齐珠玑轻声冷笑了一声。

    听着这两名年轻人的对话,魏观星看着他们的目光便更加有些不同。

    有些军中的年轻将领很擅长打仗,不只是自己修为不俗,统帅的军队战力也很不错,只是这些年轻将领最缺的,便往往是那种权贵特有的审时度势,知道那些能做,那些不能做的能力。

    但很显然,林意和齐珠玑虽然年轻,但却都是天生有着这样的敏锐嗅觉。

    “既然你是认真的,那我便设法去做。”魏观星点了点头,“只是其中有些事情以我之力恐怕难办,若是涉及兵部调动,恐怕需要齐珠玑出力。”

    齐珠玑对魏观星有些尊敬,他微微颔首表示可以,但转头看着林意,却是又不快的冷哼了一声,道:“林狐狸你想要的那种腾蛇重甲我想要到手一具恐怕也要费尽周折,但按我想到的最好办法,你反正不怕惹恼萧家,你索性修书一封给萧淑霏,问她要一具腾蛇重铠,我知道她手上正好便有,我只需负责保证你的书信能够安然传递到她手中便是。”

    “她的手上便有?”

    林意意外惊喜,“那我等下便去写信,只是...齐狐狸,你帮我传信,可不准好奇偷看。”

    齐珠玑冷着脸,“你觉得我和你一般厚颜无耻?”

    林意认真点头,“我看差不多。”

    “你!”

    齐珠玑忍不住发怒,“那你不要让我帮你传信,自己想办法。”

    林意想了想似乎萧家的确不会容忍让自己的信笺传递到萧淑霏手中,而且似乎也的确没有第二个人能保证做到此事。他便顿时一脸无奈。

    “你以为我有什么兴趣,除了要重铠,左右不过些肉麻情话。”齐珠玑看着他的样子,心中大快,“我反而怕看了恶心。”

    林意眼睛一亮,“那你不如发个誓?”

    齐珠玑一怔,脸色顿时有些黑,“你这是求我办事的态度?”

    林意轻声道:“大不了我今后绝对不说让你多读些书。”

    齐珠玑深吸了一口气,面色有些缓和,轻声道:“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