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四十五章 我们和你(第三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412429.html
    和林意、齐珠玑对话之中提及的一样,此时的北魏的确很强盛。

    它强盛到令所有的南朝人都没有觉得必定会赢得这场战争的信心。

    晨曦里的洛阳城沐浴着淡淡的金辉,这个在很多足不出户却是靠想象将思绪拉得无限远的南朝文人的笔墨下有些不堪的北蛮之城,真正的气象却似乎比建康还要雄壮辉煌得多。

    洛阳之前并非是北方王朝的王城,它的位置其实很靠近南境,在北魏迁都至此之前,它一直是座很包容的大城。

    它包容着南北的差异,包容着很多南方流亡而来的人,让很多从北方到南方学习归来的人可以在这座城里大展拳脚。

    所以这座雄城很多建筑的样式,其实都和南方王朝大城的建筑有些相像。

    只是有些方面,这座北方的王城还是保留了固有的习惯。

    比如说一些权贵的宅院,包括皇城的殿宇,都很庞大。

    太大其实会显得很空。

    太过空旷,便是有足够的财富往内填塞东西,都会很容易画蛇添足,若非失去品味如暴发户一般堆积,便是不像人住的房屋,失去了平时生活起居该有的味道。

    然而太大太空旷有时也有好处。

    比如会让人觉得庄严。

    北魏皇太后的寝宫便很大。

    即便元燕已非当年那个跪在这里等待未知命运的小女孩子,即便她已经无数次的来过这里,但她站立在这座外面很富丽堂皇的大殿外时,这座大殿给她的感觉还是如同一个巨大的怪物。

    她的影子在这座大殿的影子的沐浴下,依旧渺小得如同一只黑色的,不起眼的蚂蚁。

    面对南天院蓄意针对她的围杀,终于从眉山逃出生天的北魏长公主元燕,在回到洛阳之后的第一个清晨,便来到了这里。

    “召长公主殿下觐见!”

    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大殿深处响起,阵阵的回音在空旷的大殿中回荡,撞击着坚厚的墙壁,又变成无数细碎如针般的声音,刺入她的耳膜。

    元燕谢恩,低眉顺目走入大殿。

    即便是皇太后身边的那些人的声音,对于此时的她而言,依旧还是显得威严。

    大殿深处有一道珠帘,珠帘之后的凤榻上便正座着那名威严的老妇人。

    深重的珠帘可以加深这种仪式感和威严感,让人觉得更加神秘,更为重要的是可以让人无法看到她脸上的真正情绪变化,让人无法看到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

    衰老有时候也会让人觉得她在失去原本的力量。

    “母后。”

    元燕到了这道珠帘前方,盈盈行了一礼。

    她在过往的许多年里,已经摸透对方的性情,对方实在不喜欢多话。

    所以在她到来之前,她想要陈述的事情,便已有文书呈了进来,此时招她进来,便说明这名老妇人已经将她昨夜写的文书看完。

    那名先前曾发出声音的宫人和其余的宫女也都已经悄然退出这间大殿。

    在珠帘之后的宝榻上,那名老妇人也很反常的垂着头,显然是在思索一些令她都觉得有些难办的事情。

    “不是你的问题,在你回来之前,便已经查清楚了,南天院里有一名重要人物,是我们北魏的一名叛逆。”在一片死寂中沉默了十数个呼吸的时间之后,珠帘侯那名老妇人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元燕垂头不语。

    这句话便是回应她在眉山之中的失败。

    未能成功将陈宝菀带回来,而且导致许多北魏强大的修行者战死,这自然是她的失败。

    然而老妇人的这一句话,便将这件事定性为不是她的计策和统御失误。

    “魔宗大人的事情....我们不会查.....但是你要查。”

    老妇人接着说出第二句话。

    她这句话说得很慢,之间甚至有停顿,显见她即便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都在微微的犹豫,都在思索,都给自己留有改口的时间。

    只是既然她这句话已经说完,那便是最终的结果。

    元燕依旧垂首。

    她面上的神情没有任何的改变,只是她藏在袖中的双手,却是已经紧紧的握紧。

    这句话的意思对于一般人而言很难懂。

    但内里的这名老妇人知道她一定会懂。

    我们不会查...这我们,便是她和北魏皇帝。

    这句话便明确的告诉了她,从许多年前开始,其实北魏对于魔宗的使用便已经是一柄双刃剑。

    对于魔宗的越是依赖,也越是造就了魔宗的强大。

    直至今日,北魏和南朝的征战,更是离不开魔宗和魔宗座下的那些人。

    所以即便是这名老妇人,在称呼时也依旧尊称为魔宗大人。

    对于魔宗此人,她不可能完全信任,事实上她不可能完全信任任何人。

    只是哪怕对魔宗的强大越来越担忧,她和她的儿子也依旧不敢冒任何有可能触怒魔宗的险。

    但是她又不放心魔宗,又不想让魔宗无限坐大。

    到了此时,恐怕在她看来,魔宗都已经有了危及她儿子江山的能力。

    只是她依旧只敢让她出手查。

    因为她不属于“我们”之列。

    她只代表着北魏长公主的意思,不代表着皇室的意思。

    所以即便她触怒了魔宗,即便出了问题,她都是可以舍弃的对象,都可以用来平息魔宗的怒火。

    这或许对于这名老妇人而言,是很正常的事情。

    她只是一名牧羊女的女儿。

    得到承认,归入皇庭,她当然要报恩,要承担起保护这个皇庭的责任。

    “我一定会查明。”

    元燕的声音在这个大殿里响起。

    她会让这名老妇人觉得自己也是这么想。

    只是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衣袖之中握紧的一只手始终没有松开。

    她这只手里面有一块灰色的石头。

    若是这名老妇人将她也视为“我们”,哪怕和魔宗为敌也会让她付出惨重的代价,她也会将这块灰色石头当成她在眉山之中失败的替代品而交给这名老妇人,告知她这便是传说中的晋珠。

    只是现在,她改变了主意。

    “小心些。”

    珠帘后的声音很温和。

    元燕点了点头,只是在退出这间大殿时,她心中又变得更加冷硬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