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林将军,这样下去恐怕会有问题。”

    “什么问题?”

    “嘴都吃刁了,到时候战时吃得不好,恐怕军心会有问题。”

    韩征北看着一脸诧异的林意,硬生生的憋住了后面一句话,他这几日有些上火,嘴角都燎起了一圈小水泡。上阶将领永远都不需要下阶将领来教导怎么办事,更何况他平时太过忠厚温和...只是看着这些时日林意统领这铁策军的做派,他却还是忍不住。

    铁策军原本就不是某些权贵门阀的私军,无论在军饷的配给和军备上,都无法和那些军队相比,按照铁策军的一贯风格,平时是尽可能省吃俭用,到了战时反而供给更足。

    现在有魏观星在侧,他倒并非怀疑林意的练兵和统军能力,只是在他看来,铁策军和魏观星统领过的那些边军之中的精锐军队也有很大不同。

    以魏观星固有的思维来处置铁策军,便恐怕会有很大问题。

    “无妨,吃得好便有更多让他们花气力的地方。”林意看着欲言又止的这名铁策军老将,微笑道:“魏将军已经在营区转了两日,接下来会因材施教。至于粮饷,你不用担心,应该最近就有大量补给。”

    “哪里来白掉的粮饷?”

    韩征北鼓着一肚子气,觉得林意就是胡闹,就是随便用些理由搪塞自己,让自己不要插手,只是他心中才刚刚生出如此想法,却听到不远处营门前已经一阵喧哗。

    “什么事情?”

    他身边一名小校还未来得及奔去打探,却是已经有几名铁策军军士疾风般跑了过来。

    “是宁州刺史派来的人。”

    几名铁策军军士都是一脸的惊喜莫名。

    “宁州军?”韩征北微微一愣,还未来得及细问,这几名铁策军军士已经忍不住接着道:“带来了五百具轻铠,都是宁州最好的刺蛇铠,除此之外还带来了三具吞天狼重铠。”

    “什么?”韩征北一时没反应过来。

    几名铁策军军士已经满脸敬畏的看着林意,“说是全部赠给林将军的。”

    “.......”韩征北脑袋有些懵,宁州的刺蛇铠都是用特殊皮革包裹的鳞甲,不仅分量不重,防御力不错,而且哪怕是黑夜疾行都没有什么声音,的确很适合铁策军,只是这宁州刺蛇铠每一具都造价不菲,宁州军大部自己都舍不得用,按他所知,宁州刺史家也只有一只近卫有配给,怎么会送这么惊人的数目给林意?

    林意拍了拍这名忠厚的铁策军“老管家”的肩膀,笑着有些得意,又有些不好意思。

    这同样是他厚着脸皮要来的。

    魏观星的身影随着一道风声落在他的身后。

    “又是你的人?”

    魏观星看着林意,面色有些古怪。

    林意点了点头。

    “我还以为应该是我的人送来的...”魏观星看着此时已经通过营门,朝着铁策军库房前行的宁州军,忍不住摇了摇头,“你到底也写了多少信?”

    “不多,就几封,有些是让人带的口信。”林意此时已经远远看到了齐珠玑和萧素心的身影,知道他们两人也被惊动了,他笑的样子便更加有些不好意思。

    “你倒是想的不错。”

    魏观星骤然也忍不住笑了笑,“你在眉山之中救了宁州军不少人,听说又救了宁州刺史家千金,开口要些东西,的确成功率很高,但是我没有想到你如此狮子大张口,对方也会同意。”

    “这些数目可不是我开的,我只是和宁师姐分开时,问她能不能给铁策军弄些甲衣或者别的军械,我哪里知道有这么多。”林意轻声说道。

    但是齐珠玑耳朵尖,远远的都听到了。

    走到林意身侧不远处的齐珠玑一脸的鄙夷,“林狐狸你不知道有这么多?恐怕心里早就有数,我想你应该不是光救了宁凝,然后就让她家中人将她接走了,恐怕就像你给我和萧素心留了些灵药一样,你也给了宁师姐不少灵药?”

    林意一阵干咳,“宁师姐人好,我赠些灵药也是正常。”

    齐珠玑直冷笑,“你原本就已经救了宁州刺史最心疼的千金,还给了些千金难得的修行灵药,而且我听闻你救的那支宁州军之中有些将领的军阶不低,宁州刺史有意,他们又出力,这些甲衣还不是你意料之中?对于宁州刺史而言,花费巨资制造的甲衣,也不可能比他女儿和他女儿的修为重要。更何况那么多人在耳边吹风。”

    林意只眨眼睛。

    他这些时日有求于齐珠玑,连让齐珠玑多读书这种话都不能说,所以他索性装聋,装没听到。

    “不若你不要叫林狐狸,叫林扒皮?”

    齐珠玑看着他这副样子,更是忍不住嘲讽,道:“任何你认识的人,恐怕都会被你扒下几层皮。”

    林意讪讪一笑,依旧不回嘴,只是握拳在心口敲了敲。

    齐珠玑这倒是一愣,狐疑的看着林意,总觉得林意这手势有什么深意,“林狐狸你什么意思?”

    “一日铁策军,终生为兄弟,你到了战场上,就自然会明白。”林意正色道:“一切都是为了铁策军。”

    “......”齐珠玑又是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竟然说这种道理?

    “我和宁师姐说时,我可没想到我会在铁策军做这什么右旗将军。”此时林意又说了一句,“先前只是想铁策军身上连好用的甲衣都不具,可没想到是归我用。”

    这句话一说,齐珠玑一怔,而旁边不远处的韩征北也是听得清楚,一时看着林意的目光也是又完全不同。

    周围这些人里面,唯有萧素心听着不觉得意外。

    在她过往的认知里面,林意原本便是那种不只是为自己考虑的人。

    在齐天学院时,很多时候林意闹事,也只是因为爱管闲事,打抱不平。

    “今晨我接到家中消息,天启军也在送一些东西过来,明天应该会到,还有这边的宁州黄家,也准备了许多粮饷,正在送往这里,应该再过两个时辰就会送到铁策军。”

    齐珠玑深吸了一口气,也不再和林意斗气,他转头看着魏观星,“是你的人?”

    魏观星顿时有些无奈,摇了摇头。

    “又是你?”

    齐珠玑看着林意,心中生出些异样的情绪,在他看来,问宁凝要东西,便显得有些占师姐家的便宜,但是林意竟然能做到连那些人都送来东西,便完全不同。

    “天启是宣威将军部下,此时北边已经战事紧张,还能给你特意送东西来,我的确想不太明白,至于宁州黄太仆卿...你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让齐珠玑最难理解的便是宁州这黄家。

    他隐约猜出天启军送来东西可能是因为林意父亲林望北的缘故,但宁州黄家,这是随着新朝而起来的门阀,和林望北这些“旧权贵”原本就一路数,怎么可能送大批钱粮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