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寻常修行者哪怕是冲阵,也只是如一道利剑破开水浪,深入敌军之中而锐不可挡,然而林意此时的冲阵,给人的感觉却是一个人就像是一堵墙,要无比强横的将这支骑军的所有人,全部堵在他这堵墙的前方!

    齐珠玑并未马上跟在林意的背后,他看着林意的背影,目光有些复杂。

    若是这支骑军之中没有什么特别的人物,恐怕他大多时候只要看着林意战斗就已经足够。

    只是林意面前的这支北魏骑军却并非如此想。

    原本笔直朝着他冲来的数骑朝着两侧分开,但有数根黑色的绳索绷得笔直,随着这数骑上的北魏军士的厉喝声,如数根横在夜色里的竹竿,落向林意的身体。

    在这分开的数骑之后,嗤嗤数声,数枝箭矢带着暴戾的气势,直落林意的面目。

    林意原本就想试着不让任何一名北魏骑军冲到自己的身后,然而这与众不同的数箭,却让他改变了主意。

    “方才我们那三名岗哨应该是你射杀的,那你首先就要死。”

    他看着骑军中那名射箭的北魏修行者说道。

    即便是这种很近距离下直击面门的强弩射出的箭,快若飞剑,但对于他而言依旧有些太慢。

    他在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微微躬身,似乎是在很庄重的对着那名对手行礼,但这数枝箭却就此被他避过,直接从他的头顶飞了过去。

    他手中的剑再次狠狠的拍了出去,也带着之前没有的一种暴戾的情绪。

    剑身拍打在那数根黑色的绳索上,这种用独特的牛筋鞣制而成的黑索上发出了炸裂的声音,那数名北魏骑军一起用力,双脚死死的扣在马镫之中,却是数人的力量都无法和林意的力量抗衡。

    随着数声不可置信的骇然惊呼,这数名北魏骑军在马背上被硬生生掀翻,他们的双脚来不及从马镫中脱出,被他们所骑的战马在地上拖行。

    手持着一柄两端相当尖锐的独特角弓的北魏修行者眼瞳剧烈的收缩。

    他是一名中年男子,两鬓有些花白,身上的甲衣和寻常的军士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是他的头发梳理得很整洁,在身后和许多南朝人习惯的一样,用一根布带扎起。

    虽然林意和他之间尚且隔着七八骑,但林意那躬身一眼之间,他的心中依旧有凛冽的寒意生成,他并不怀疑这名年轻的南朝将领有杀死自己的可能。

    就在此刻,这支北魏骑军之中又响起一声短促而用北魏土语喝出,让所有在场的南朝人无法理解的军令。

    随着这声军令的响起,所有原本笔直朝着林意冲锋的骑军骤然分散开来,没有任何一骑朝着林意正面冲来。

    厉末笑和齐珠玑的身影从黑色的淡雾中冲出。

    林意的强势已经为他们赢得了时间,厉末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的脸面上也出现了一丝之前从未有过的狠厉之气。

    在这段时间里,他的飞剑一直都没有出击,很多人都甚至忽略了他的存在,但他却一直在搜寻着那名发令的主将。

    在这样的乱军之中,他的目光已经牢牢的锁定了这支骑军里的主将。

    那并非是停留在后方不动的数骑之一,也并非是那连连用土语发令之人。

    在这些掩映在夜色里的敌骑之中,他无比冷静而敏锐的察觉,在这几句军令发起之前,那名出声的骑者身侧不远处的一名北魏骑军的右手,便已提前悄然做出了几个微小的动作。

    那名骑军微垂着头,看不清面目,但是年纪并不轻。

    他手中有一柄弯刀,但是背上却还斜斜露出一把刀柄。

    这更加印证了厉末笑此时的判断。

    嗤啦一声。

    他悄然悬浮于上方夜色之中的飞剑骤然急剧的加速,发出的啸鸣如同瞬间切开了数张坚硬的纸张。

    剑光如同流星,直接朝着那名骑军之中的主将头顶射去。

    没有任何的花巧,只是一味的快和暴戾。

    他也并未对前方的林意发出任何的声音,他知道林意一定能够领会他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林意已经开始狂奔。

    他的脚掌周围不断绽开如莲花般的泥浪,从体内迸发出来的力量,让他的身体跑动冲跃的姿势都显得和寻常修行者不太一样,就像是被巨浪抛起的木块一般,看似每一步都似乎已经失去平衡,但是在落步的下一刹那,他的身体却再次以可怕的速度往前弹出。

    他的奔跑速度比这些战马快出许多。

    在厉末笑的飞剑急剧加速,落向那名骑军的头顶时,他已经感觉到了那名骑军的身体周围有种不同寻常的波动在生成,他便是瞬间明白厉末笑这一剑只是为自己在指明方向。

    他的目光落向那名骑者的身体时,他自己的身体却已经到了那名手持角弓的北魏修行者身前。

    这名北魏修行者一声厉喝,他知道再怎么驱马也不可能快过林意,他整个人脱离了马背,往后倒掠出去,双手动作不停,来开手中的强弓,弓弦不断震鸣,又是五箭连珠射向林意。

    轰的一声巨响,在他刚刚脱离的马背上响起!

    他才刚刚离开自己的战马,林意已经一脚踏在了他这匹战马的马鞍上。

    这匹北魏的上等战马根本无法承受林意的这一踏之力,一声惨烈的嘶叫之中,这匹战马轰然砸地,泥浪四溅。

    林意接着这猛烈的一踏,身体再度拔高了些,他根本没有去闪避迎面而来的这五支箭,只是强横无比的用自己的胸膛迎了上去。

    噗噗噗噗...!

    如击重革!

    这五支箭矢几乎同时落在林意胸口,同时在他胸口折断,强劲的力量让林意的身体微挫,但却不能彻底阻止他的进势。

    他手中的刀光迸现,一刀看似无比凶猛的当头斩下,然而在电光火石的刹那,却是陡然变为阴冷,画了一个阴险的弧线,斜切向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脖颈。

    这名北魏修行者浑身寒气大冒,他只来得及举起手中角弓,试图挡住这精妙一刀。

    然而随着林意身体的自然下坠,林意的这一道刀光无比自然的顺着角弓的一端下沿切过,没有落在他的颈部,而是落在了他的嘴角部位。

    一蓬血光涌出。

    锋利的刀锋冷酷的将这名北魏修行者的头颅沿着嘴角切开。

    一片骇然的惊呼声和尖叫声中,血光和飞起的大半片头颅已经在林意的身后。

    那名被厉末笑断定是真正主将的北魏骑军在此时抬起头来。

    他没有第一时间去管朝着自己冲来的林意,而是看向那道飞剑。

    “夺!”

    一声古怪的厉喝从他的唇齿之间喷薄而出。

    一道乌光从他的手中打出,无比精准的击中笔直落下的飞剑。

    啪的一声脆响,一蓬黑雾裹住了厉末笑的飞剑。

    厉末笑的飞剑骤然黯淡,颓然的飘落坠地。

    与此同时,这人放开了手中一直握着的长刀,他右掌在空中滑动,就像是凭空画了个圈。

    两股肉眼可见的气浪同时在地上涌起,裹住了林意的双足。

    然后这人反手拔刀,一气呵成。

    这些北魏骑军大多数人的刀都是玄色或是其余暗沉的颜色,有些刻意涂抹了黑色的染料,但他的刀却是一种明亮的银白色。

    唰的一声。

    夜色里便如同多了一道银色的闪电。

    刀尖涌出足有丈余的实质刀芒,斩向身体猛然往下一挫的林意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