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魏观星回望了他一眼,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这种事情我做多了,早就没有了新鲜感,更不需要练习,而且你是一军主将,自然由你来。

    他身体的另外一侧,容意却是有些紧张。

    他紧紧握住自己其中一柄剑,心中想着的是...这样做真的好吗?

    尤其看着前方马车里还坐着两名不动的修行者,再看着那些军士之中也有修行者存在,他便更加紧张,不知道此行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因为真的很紧张,他手上和剑身上的水汽便被他身体里自然震荡而出的气息激得往外喷涌了出去。

    他的右手和这柄剑的外围,形成了一团很大的气雾,而且这团气雾越来越细碎,越来越像一团云,要将他的整个身体都裹住。

    林意此时还没有来得及开口。

    最前方的马车上,两名锦衣供奉之中那名气度温雅,手上也看不出有任何兵器的修行者却是已经从这样的画面感觉到了容意的紧张。

    “是敌人。”

    所以他迅速的轻声说了这三个字。

    “放!”

    没有任何迟疑,那名手持长刀斜指林意等人的青衫修行者一声厉喝。

    嗤!嗤!

    车列中五名箭师以惊人的速度各射两箭,动作的频率也是惊人的一致,前后两批射出的各五枝羽箭竟是只局促的发出两声刺耳的声音。

    这十枝箭的箭头都是蓝汪汪的,而且箭身上也有独特凹槽,此时破开雨幕飞行,在空中竟是如同游蛇一般扭曲飞行,十分诡异。

    林意一滞。

    并非是因为这些箭矢的速度和箭道出乎他的想象,而是因为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决断,竟然不等他开口,就已经直接动手。

    “不地道,交给我。”

    他很不满的嘟囔了一声,在出声的刹那,他拔剑。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并非先下手为强就真的一定占优。

    一道剑光亮起。

    只是一剑,呼啸而至的十枝箭全部被斩断,很凄惨的在雨中飞旋。

    这些箭师的箭技当然精湛,只是对于他而言,这些箭却是太慢。

    太慢,任何的变化就成了多余。

    雨幕里,五名心志极为坚忍的箭师脸色都瞬间苍白起来。

    他们和很多修行者战斗过,但是从未见到有人能够直接用一剑便斩掉他们的这些箭。

    马车里,沈鲲的眼睛骤然发亮,“妙!”

    红衣道人的眉头微微皱起,只是也依旧中肯的轻声赞叹:“好剑法。”

    五名箭师没有再射箭。

    他们身周的军士,包括那名手持长刀,威风凛凛的青衫修行者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们的面色虽然各有变化,但是他们的身影却是如同石雕一般,一动不动。

    林意总觉得要说些什么。

    在他的潜意识里,即便是两军交战,若是列阵相峙,双方的将领之间似乎也免不了问个名号,譬如我乃南朝大将谁谁谁,我剑下不斩无名鼠辈,对面那蛮子报上名来。

    只是依旧没有人想和他说什么。

    那些被他斩断的箭矢还在雨帘之中飞旋,不断卷起大小不一的水花,那名一直在抚弄着白玉笛的修行者倏然抬眉。

    在他的眉毛在脸上往上挑起之时,他左手衣袖便以可怖的频率震动起来,咻的一声,一道银色流影便已飞出,撕碎雨帘,直上渺渺的高空。

    剑意和破空声从高空落下,这一柄飞剑并不想太过隐匿自己的存在,只是它在飞行之时,依旧不断的藏匿在笔直下坠的不同雨滴之后,只是借助这些沾染了剑气加速的雨滴,便很容易迷惑修行者的感知。

    此时萧素心的感知里便是如此。

    她感觉到天空里有很多道飞剑在笔直的坠落,一时竟无法真正确定这柄剑到底飞在何处。

    只是这柄剑隐瞒不过林意的感知。

    他可以轻易的锁定这柄剑的剑路,这种轻易,便让林意此时有些微的不解。

    这柄飞剑,似乎比刚刚开始练习飞剑的容意的飞剑还要弱一些。

    这是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林意抬起头,眯着眼睛,他相信这一剑必有后招...和一般的修行者不同,他是那种越是觉得危险,便越能逼迫出自身潜力的修行者,否则他也不会拼着不断负伤的危险,和容意直接以战斗来修行。

    他手中的剑往上挥了出去。

    剑光在不断坠落的雨珠中穿行,竟是轰的一声巨响,被击碎的雨珠随着他的剑光被狂风卷起,竟是犹如一条水龙被林意提起,随着他的剑往上冲出。

    当剑势成形的刹那,林意脚下的泥水骤然变形,然后以恐怖的速度溅射开来。

    林意往上跳了起来。

    只是凭借肉身的力量,他的身影便如同投石车投出的巨石一般,瞬间迸发出可怕的速度。

    剑光带着水龙直接迎上了那柄直落下来的飞剑。

    这一跳,林意争的只是那一分时光。他要在这柄飞剑有变化之前,便将这柄飞剑击落。

    砰!

    空气里一声闷震。

    无数雨珠破碎成粉,如梦幻泡影。

    那柄飞剑如同失去生命的蜻蜓一般,在雾气里首先飞射出来,它被林意直接一剑斩中,震碎了剑身上蕴含的所有真元,然而看着这柄飞剑,那名衣袖还兀自震颤不已的锦衣供奉,眼中却是没有丝毫震惊的情绪。

    他的身体,也并未因为自己的飞剑被毁而产生剧烈的共振。

    一股强劲的真元已经从他的双手指尖冲出,落在他手中的白玉笛上。

    有呜咽的笛声瞬间响起。

    谁能想到,他这根笛不是用来吹的。

    随着如泣如诉的呜咽笛声响起,一股股看不见的力量在空中震荡。

    他和林意之间的空间里,骤然出现了很多个平面。

    就像是一柄柄无形的刀切过雨帘,形成片片平直的影迹。

    独特的声音带着独特的真元力量冲入林意的身体,与此同时,另外那名文雅的锦衣供奉目光微动,林意身前不远处的一片泥泞之中,一道剑影毫无声息的随着一片飞起的泥浆水一起飞出。

    这道剑影是灰色的,也很像一片泥水。

    “原来这柄飞剑只是幌子,你真正的手段并非是飞剑,而是这音震之法。”

    林意心中响起这样的声音。原来那变化不在于这柄飞剑。

    随着笛声涌入他身体的力量在他的经络之中穿行,寻觅着他的真元,想引起他真元的震动和湍动,将他的真元禁锢或者击碎。

    然而林意体内的经脉之中空空如也。

    他的体内原本就不存在任何真元,又如何以破真元之法破之?

    所以当那道不知何时起悄然隐匿到他身前那片泥泞之中的飞剑悄然飞起时,他的脑海之中甚至想起了一本看过的杂书笔记上记载的笑话。

    那本笔记上的笑话说,有个魔王无人能敌,谁去和他为敌都会很快被吃掉脑子,但是有个村上的傻子却敢和那个魔王为敌,而且最终还将那个魔王战败了。

    后来所有人都奇怪一个傻子怎么能打赢那个魔王,结果那个傻子说,因为大家都说我从小就没有脑子,他吃不到我的脑子,我当然不怕他,我后来就打赢了。

    这是一个很冷的笑话。

    但当时那本笔记上还有更多的阐述,这个笑话其实内里蕴含着更多值得深思的东西,比如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