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容意的面色瞬间也变得苍白无比。

    他知道战争是极为残酷的事情,然而想象着那样的画面,他依旧有种恶心欲吐的感觉。

    这还只是想象,他十分清楚,若是真正面对那样的画面,他还不知道会如何。

    “萧东煌有一次只有三千兵马,但是在厥东黑水城,却让有一支三万人的北魏叛军丧失了战斗的意志。”白月露深吸了一口气,她接着轻声说道:“他先行攻下了黑水城,屠杀了近五千人,然后将五千人全部穿刺布列在城外,那支三万人的北魏叛军原本来自厥东数个最骁勇善战的部族,到黑水城原本就是想一口将他的军队吃掉,然而兵临城下看到那样的画面,那支叛军便彻底丧失了攻城的勇气。”

    “那应该就是我们南朝一些杂谈里记载的黑死城之役。”林意剑眉挑起,“如果真的是他,那我要试着杀掉他。”

    “没有人喜欢他,但你知不知道,无论在南朝还是在北魏,为什么根本没有几个人想要杀他?”齐珠玑冷笑起来,他似乎嫌晦气一般,将那片兵符丢还到那名重骑军将领手中。

    “因为很多人都不怕强敌,但正常的人却不会去咬疯狗。”齐珠玑看着林意,道:“萧东煌就是这样一条疯狗,他当年逃到北魏的时候就已经疯了。当年他带着亲兵投靠北魏的时候,拜在中山王元英门下时便说过,他不需要王侯,也不需要重回南朝获得封地,他只需要不限制他杀人,他最想做的事情,是将所有的南朝人杀光。”

    “他为什么会这样?”

    容意无法理解的看着齐珠玑。

    身为南朝人却想屠杀所有南朝人,这是何等的疯狂?

    “因为他的母亲在乱军之中被中州军杀死,而且据说死的很惨,被骑军踩踏成了肉泥。”厉末笑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的妻子也被中州军某位将领强掳,据说不从之下刺伤了那名将领,结果被那名将领赐给了军士,死的也很惨。最为关键的是,他其实也根本不想为前朝皇帝卖命,他其实也是主降派之一。然而他投诚的密笺还未送到,他座下的那支包含家眷在内的军队就正好遭受了中州军的突袭。”

    “怎么会这样?”

    容意莫名的同情起这个“疯子”,他看着厉末笑,“中州军夺人妻室这种事情,都不会遭受惩戒吗?”

    “当年中州军和前朝保皇派一开始打仗打得很辛苦,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当时不是和外敌作战,很大程度上是自己人打自己人。曾是一个王朝的同僚,其实很多人原本在各自为官时便积怨很深,有些下属原本就被上司压迫得很厉害,后来一得报复的机会,手段便往往过线。”齐珠玑微讽的冷笑道:“尤其双方都是知根知底,报复起来,往往波及亲友,军中部将因为仇怨各自做出些出线的事情,哪怕是在城头上将对方敌军将领的九族都杀了,在那样的战阵之中,又有谁会责难?”

    容意脸色苍白,他无法反驳,但心中却依旧觉得,这里面很多事情,还是不对的。

    “别人不愿意去咬疯狗就是怕哪怕打死了疯狗也会被它咬上一口。”林意看着齐珠玑,道:“但现在既然遇到了,只要有可能杀死,我就愿意冒险。”

    齐珠玑知道以林意此时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语并不只是代表着他一个人的喜好,而是意味着领军的思想便是如此,在做出很多决策时,便会尽可能的朝着这方倾斜。

    “只可惜现在这支军队里的最高统帅依旧是方柿子而不是你。”

    齐珠玑忍不住摇了摇头,他想要对林意轻声说出一句这样的话。

    然而也就在此时,他和林意等人都霍然转首。

    急剧的马蹄声响起。

    有数名轻骑军冲出营区,如离弦之箭冲上官道,然后往南而去。

    “怎么回事?”

    林意看着那脱营的数骑,忍不住问一名轻骑军将领。

    “是方将军的意思,令我飞骑报信求援。”那名轻骑军将领回道。

    “求援?”

    齐珠玑看了一眼朝着一处归去,似是刻意避开他和林意等人的那些重骑,嘴角露出一丝冷讽的意味。

    遭遇北魏精锐军队,报讯求援似是第一时间的选择,然而除非这支重骑军决定停留原地不动,否则即便有援军,又怎么可能及时赶到。

    这样直接飞骑出去,反而堕了一场大胜之后的气势,徒然让营地里那些军士不安,影响士气。

    “借几步说话。”

    林意眉头微蹙,他想了想,对着这名轻骑军将领说道。

    这名轻骑军将领此时对林意敬佩至极,但听这一句却是微微一怔,不知道林意要做什么。

    林意却不看他的脸色,平静动步,朝着铁策军布防处走去,接着对薛九轻声说了几句。

    “其余那几个应该不会违背你的命令?”

    看着薛九领着数十名铁策军军士出去,走到马车阴影里的林意点了点不远处的其余数名轻骑军将领,问道。

    这名轻骑军将领又是一愣,道:“我不明白林将军的意思。”

    “你应该看得出我们这支铁策军的战力要比这支重骑军强得多,而且在战斗意志上面,也应该要强出更多。”林意极为简单和直接的看着这名轻骑军将领,平静道:“害怕在遭遇到这种敌军的时候,是最没用的情绪,这支重骑军绝对没有我们有用处。”

    这名轻骑军将领深吸了一口气,他有些明白了林意的意思,轻声道:“林将军您的意思是,在某些时候,我们应该听您的统御来战斗?”

    “不只是如此。”林意的目光落向那些装载着军械的马车,“在必要的时候,我希望能动用那些东西。”

    这名轻骑军将领的面容顿时尴尬起来。

    “我并不想争夺军功,我现在和你说的,是活命的事情。”林意认真的看着这名轻骑军将领的眉眼,缓缓的说道:“你应该也知道了我们遇到的是什么样的对手。若真是会遭遇萧东煌统御的大部,哪怕我们铁策军再怎么样死战,恐怕也未必能应付。”

    和活命相比,一些别的事情自然不算什么。

    更何况只有活着,才有可能完成上峰传递下来的军令。

    这名轻骑军将领深吸了一口气,微微躬身,然后轻声道:“若是真有那样的时刻,我们会听从您的调遣。”

    “我们绝对不会在你们撤退之前撤退,这便是我能给你的承诺。”林意也微微躬身行礼,然后道:“让你的弟兄们不要过于害怕,我们加上这些军械,哪怕真的遭遇萧东煌的大部,也有活命的机会,只要自己不要先散了。”

    “明白。”

    这名轻骑军将领心中莫名一定。

    齐珠玑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他的眉头从微蹙渐渐松开,嘴角冷讽的意味彻底消失。

    他看着夜色里的林意,开始觉得除了修为和力量之外,在很多方面,自己的确还和林意有着很大的差别。

    比如他更多的时候只是看不惯,只是心中觉得那些人可笑,然而林意却懒得看不惯,而是直接寻找对策,直接去按照他觉得最好的方式,将需要的东西渐渐抓在手中。

    ......

    “这具弓和他的箭能否给我?”

    一个声音在数名重骑军的身边响起。

    这数名重骑军刚刚将那些被杀死的北魏骑军身上的军械清扫收集过来,他们转头,看清过来讨要的年轻人正是方才在战场上十分从容的厉末笑。

    那名提着角弓的重骑军军士愣了愣,这才想清楚有关这名“小武圣”的传说,才恍然反应过来,这名年轻的修行者不只是什么武技一学就会,而且是许多兵器都精通,包括这弓箭。

    “怎么,你对这弓箭有兴趣?”收缴到战利品的分配自然无法由这名寻常军士做主,在这名军士的目光自然的落向方台槐身上时,方台槐已经走了过来。

    其实一开始,和绝大多数边军一样,方台槐的确有些看不起这些地方杂军。但在林意等人出手之后,他们自然不可能再看不起,只是不知为何,这支铁策军似乎有着和他们不一样的气质,让他们自然觉得有些格格不入,不太好接近。

    厉末笑在整个南朝而言都是名气极大,便是边军那些高阶将领都必定会当成座上宾,像他这种级别的将领,自然觉得能够和这样的天才修行者交谈是一种荣幸。

    “这具弓不错。”

    厉末笑对着他行了一礼,道:“而且接下来的战斗,可能要尽可能的多杀一些人。”

    方台槐原本已经示意那名重骑军军士将那具角弓和那名北魏修行者的箭囊一起交给厉末笑,此时听到这句话,他脸上温和的微笑却不免又有些僵硬起来。

    “方将军,边军和地方军自有不同,但林意林将军顺便托我对大人说句话...请将军对我们铁策军抱有些信心,我们必不会让将军您失望。”厉末笑接过弓箭,然后十分恭谨的认真说道。

    方台槐有些失态的转头望向林意所在的方位。

    他突然明白这些年轻人比自己想象的都要聪明,只是凭着这些人...万一真的遇到传说中的那名“穿刺将”,真的能够应付?

    .......

    “如何?”

    看着拿着弓箭回来的厉末笑,林意问道。

    厉末笑摇了摇头,道:“很难改变。”

    容意有些不理解的看着那些重骑军,轻声问道:“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们,我们军中有神念境的修行者,这样这支重骑军恐怕就会有些信心。”

    “一群绵羊再怎么有信心也很难变成狼,积习难返,形容的便是此类。”林意看着这些重骑军,很坦白的轻声说道:“我并不期待他们有什么精彩表现,只希望在关键时刻,他们不要拖所有人后腿。”

    厉末笑点了点头,道:“你不担心这些地方军?”

    “他们现在至少心中已经认为我们是他们上阶,只要我们表现得足够坚定和强势,要管束他们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只是能够发挥出他们的多少战力而已。”林意看着那些重骑,道:“只是这些人并不可能将命运交在我们手里,而且他们自觉是我们上阶,在关键时刻反而会出乱子。”

    ......

    空气里的血腥味慢慢消散,但平静也未持续多久。

    不远处的荒野里,又响起了马蹄声和北魏军士的呼啸声,时不时还有火光亮起。

    林意仔细的听着马蹄声。

    他确定不管这些北魏骑军弄出多少的动静,但实际上骑军的数量也最多只在两百之间,并未有什么恐怖的增长。

    这批军械的重要性自然多过于杀死一两百名北魏骑军,而且对于寻常军士而言,足够的休憩才能保证稳定的士气和斗志。

    “让他们所有人放心睡觉休息,不用去管这些骑军,告诉他们我们铁策军自然会有修行者在外轮守。”

    林意看了一眼聚成一处的那些重骑军,道:“至于他们,先不用管他们,让他们按自己的意思行事。”